行业关键字
院校同盟院校专题 → 正文
人才与未来—中国设计教育与企业发展高峰论坛主题演讲:《工作室机制与设计教学》
作者: 曹金花 整理 来源: 视觉同盟 时间: 2009年9月21日


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教授 肖勇

    主持人:大家好,现在开始下一场的演讲,来自中央美院设计学院的肖勇教授,为大家演讲的题目是《工作室机制与多元化文化在设计教学中的应用》,大家欢迎!
   
    肖勇:因为名字比较长,所以改了一下叫做《工作室机制与设计教学》。我想找几个关键词,这几天每次探讨的东西,基本上谈得太相似了,但是现在的变化是很重要的,就是搞设计教育的人很大程度是要靠周边发生了什么情况,现在的天时地利人和的变化。
    一、是“新经济”,现在跟设计相关的就是知识经济和创意经济。
    二、是“新媒介”、“新媒体”。我们看很多学生现在做的作品,包括招贴、书籍,怎么去引导他们,因为他们很投入,上大学之前就特别希望能够做出一些很直观,很平面的作品。但是现在很多学生大学毕业以后,很难找到这方面的工作,最起码来讲,比如说出版社现在很难聘长期的工作人员。报纸、杂志竞争很激烈,对设计师的需求也不像以前那么多。印刷活也越来越少,这个就是新媒介所影响的。所以现在很多平面的学生,包括我们的学生,也在向多媒体方面发展,不是转型,反正是必须要考虑新的生存和工作渠道。
    三、是“全球化”。现在人才的培养,包括很多国际、国内的活动,都能看到很多国际的公司在中国的业务非常红红火火,而中国的公司现在越来越受到很多的影响。还有就是他们设计师的构架,中国设计学校学生的比例是非常少的。这一点就说明我们国际化的设计师和人才,很难跟现在中国的需要搭配。还有很多国外的设计师慢慢地熟悉中国的文化、中国的语言,所以他们也具有了更强的竞争力。这是我想在北京,我们的首都,我们的水平应该具有什么样的素质和能力,我们作为设计教育能够做一点什么样的事情,考虑一下这个地理的特征。
    还有就是一个大学,一个教室,一个专业都有一个教育的定位,这一点非常重要。很多学生、很多院校、很多老师也都在探讨应该培养什么样的学生,怎么去教学。我想这很难找到一个标准答案,如果是设计标准化的话,我们就不太需要去探讨了。也就是到目前为止中国的各大院校都没有标准化的设计教材,这在各个院校,各个专业来讲是觉得不可思议的。另外一方面,我觉得也非常好,因为设计本身就是在不断在变化中求变化的专业。
    教育定位,目前我稍微总结一下,有这么几种:
    一是实践性、前瞻性、注重研究的教学。这些也就是不实用,学生可能有思想、有想法的一部分人。我觉得他们也是需要的。
    二是职业型、应用型的人才,这个就是短兵相接。
    三是复合型人才,复合型的教学。主要在教学的学科,还有课程当中采用一些新的教学方法。像荷兰,部分的德国院校,还有北欧的院校正在做这方面的实验。包括我的母校赫尔辛基设计大学,也是要跟其它大学合并。不知道是不是受中国大学合并的影响,他们合并的是这样的,一个艺术、设计类的大学,跟赫尔辛基的经济大学、商业大学、赫尔辛基的理工大学三个学校合并。那么它合并的目的,最早是设想创立“芬兰国立创新大学”,我想这个就是从大的规模和大的教育框架当中,把艺术类跟市场类,还有技术类、理工类的学校进行合并,受益多的是老师,因为很多老师和院长要下去。受益最多的是学生,因为他们可以进入更多的教室,享受更多的新的学习机遇。这是第三个方向。
    这三个也是根据不同学校的特点去考虑。就是每个学校很难有一个绝对的标准化模式。也就是说很难通过讨论能够找出一个方向,可能是只有不同的多元文化、多种方向。
    (这个字打得不太对)这个表我很早以前就画了,但现在来讲可能还是非常实用的,因为学生进入彷徨期的时候,就是刚毕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他很难找到自己的定位。我想技术型、技能型、素质型,还有学术型的人才,可能是需要在各个层面去展开的,因为中国原来有很多职专学校,突然升格成了大学,现在中专和职专方面的人才是非常匮乏的,都集中在大学当中,大学生出来又不愿意去干技术性或者操作性的工作。所以导致现在很多设计公司,找好的学生,实用型的学生或者是管理型、策略型的人才都非常匮乏,这是从教育结构上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教育输出,在结构上是一个问题。
    再一个管理型的人才,现在几乎没有。管理型的人才,不一定都是要学设计的,像最早的伦敦商业学院是最早引入设计管理,就是把设计学科引入到设计当中去,而设计的商业学科引入到设计的学科当中去,这在中国各大院校可能开展得并不是非常及时,现在都有点晚了。据我所知,有两个方面,市场学、管理学往设计方面去融合的学校是非常少的。这一点直接导致了设计师总是单兵作战,很难形成一个强有力的团队,设计公司很难有一个长足的发展,在市场的竞争当中,慢慢地失去了话语权和对市场竞争的优势。包括设计师,很多设计师很难直接跟搞经济管理、市场管理的人直接去沟通,直接谈我这个设计怎么好看,怎么美,很少会站在对方立场上考虑到我的设计给你创造了什么价值,这是从教学知识上的一个匮乏。
    还有一个就是学生的发展方向。昨天我们看到不同的企业家、自由设计师,他们都是现在多元设计就业的现象。
    这个表格可能比较全,囊括了现在毕业生所有的走向。就我的学生来讲,我接触的学生,我个人认为90%以上是可以做设计,但是做不了好设计,只有10%的人将来能够成为所谓的设计师或者是希望能够成为设计精英。这个时间要等到十几年,比如像东道设计的解总,他是我们第一届的专科生,现在他又回到我们学校来读艺术硕士,实际上这个时间是需要等待的,也证明了很多人永远找不到他的影子,想拿出一件作品参加展览,根本就找不到他。他在哪儿呢?也在北京,也在望京,也在我们学校附近。所以如果开校庆的时候,我是根本不用去通知,上街道办事处贴个通知就行了,或者是通过当地的喇叭、广播就都回来了,都在那儿。所以我觉得这一点挺遗憾,就是全国这么多优秀的学生来到北京,他们并没有到全国去落地开花,而是都集中在北京扎堆,这样并不见得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好的结果。我希望学生或者是老师对他们有更多的引导。现在我很愿意帮助的是一些外地的学生和老师能够到北京,因为他们的家在那儿,他们的根在那儿,他们将来肯定会回去的。现在很多本科生基本上就是到了大城市就不愿意回去了,现在有这种现象。导致地方二、三线的城市很难有好的设计公司和设计著作。
    这个就不再展开了,因为讲的东西太多。能力与素质,我想这十条,一共二十条都非常重要,后面会简单地总结一下。
    我想设计师的未来应该是在设计之外,而非设计之内。就是设计师本身所掌握的知识和技能是有限的。成长为一个设计师,可能三年的时间就够,但是如何能够成为一个长久发展,在地区或者是国际上有影响力的,他的外延是非常重要的,就是他的外部支持。包括内圈的管理,就是设计管理能力;外延,就是多元的技能和知识面,比如说对社会的关注,对人的关注,对经济、市场的关系,对科学与技术的关系,对现代艺术,对新兴文化的了解。
    平面设计师比较简单,不知道在座有多少是平面设计师,我们发现一个学生拿着笔记本就能跑单,能工作了。但是室内设计师和工业设计师是不可能的。其实他的工作结构我也总结了,但是今天就不展开说了。
    我讲一下平面设计师是非常单纯、单一的,他的工作模式是线性的,是非常简单的。所以一个人也能工作,两个人也能工作,三个人很难合作。因为你的想法,都是我自己的,很难跟人家去分享,你想完了找一个制作或者是加工的就可以了。但其它的专业是必须通过协作的。
    平面设计师也需要协作,特别是在后期,在它的实施和市场推广上也需要协作。设计院校主要完成了中间的环节,就是创意、设计和表达、表现的发展。前期也是非常匮乏的,这是需要市场去检验的。后期是需要经验的,所以这三大块,都是很重要的。
    我们的工作室,就是针对目前的状况或者是一些情况,还有学生自身的特点,希望做成更加开放、更加国际、更加有前瞻性的教学目标。这是我们学校里面有一个聚会,这是2007年7月7号7点7分,在北京怀柔照了一张相,照出来挺奇怪,出现了这么一个彩虹。
    工作室的结构跟其它的院校不太一样,因为我是95年来到中央美院的。全国所有搞设计的都是中央工艺美院毕业的,所以特别羡慕,人家随便打一个电话几十个校友都来了。我们很难去找到人,所有人都在北京,都在望京。
    专业是通过这么几年的变化,基本上一年级是基础课。我们现在把基础压缩为半年,而且不是把素描、色彩独立地去划分,总的来讲是造型,搞素描、色彩都归纳为造型。第二是构成。第三是专业表现。三大块,所有老师基本上是融合的,有连带性,这样每一个课程都能够做衔接。
    二年级是分专业的,就是工作室教学了。三、四年级是在工作室是双向选择,所以学生来我们这儿,比如说老师可以选学生,学生也可以选老师这样的双向选择,所以有时候也挺尴尬的。因为前些年由于各种原因,反正是选我的学生非常少,所以也特别尴尬,不要也得要,不要就没人了。但是后几年,现在的学生又特别多,有一年选我的学生达到了平面学生的一半,这个时候又不能都要,都要其他老师就不好说了,也教不过来。所以这个时候就可以选,哪个学生适合你,就会有一些考试,每个老师都会面临这种情况,学生多和学生少,实际上是一种隐性的竞争机制。所以工作室必须要有特点,专业的特点,专业的特长。学生也很挑剔,他们提前能够知道学什么,从其他的毕业生身上能够了解很多信息。研究生是直接进我的工作室,这是我们工作室的一个结构。
    导师,有一定的责任,能够主导一些课程,或者是请老师,或者是学生的安排,直接向学院汇报就可以了,学校没有一层层的教学管理方式。
    工作室成立于2001年,前几个是后来新的专业过来的,比如说首饰或者产品设计,平面设计是有五个工作室,每个有一个方向,包括有一个外教,Amy老师是美国的一个教师,她是双语教学,她也能用中文教学,这样能够给学生提供很多不同的教学方式。
    工作室有导师,有教辅,我们是聘的。因为北京的费用比较高,所以工作室的钱也比较少,每年的预算也就是两、三万,但是也得做事。我们的方式就是聘兼职的助理,每星期来三次,一次上午三、四个小时,通知各个学生,有事情,有课题要来,这样他的费用每学期是不到两千块钱,这个助教也是我们原来的毕业生,在国外留学回来的,这样他也兼任了其它学校的课程,这样就能够有效地使用人力资源。因为你要养一个老师,你给他五千块钱,那是不可能的,你给一两千,一个保姆的价格,他也不会来,所以你给他算好时间是合理的。还有一个工作室助理是研究生来担当,很多具体的事务,他们可以去安排,帮助我去协调。
    学生的架构是本科生、研究生、进修生、留学生还有访问学者,还有其他的,像王敏老师等等还有博士生,这些老师、学生的梯队,就能够对课程起到很好的补充作用。
    我们有一个课题,就是这个学生是相互地构成,而不是单一地给本科生或者是研究生,我想他们之间能够学到很多东西。最早我看到一个建筑学院是高年级、低年级混班,上课的时候,低年级也能听高年级的课,他们这样互动是非常强的,进步也非常开,如果是把教室割裂开,这样学生的沟通能力就非常弱,直到毕业他们都不认识低年级的学生和高年级的学长,所以这个就是非常遗憾的一件事情。
    还有每学期,我们现在也接收其他学校的一些老师和研究生,短期学习。比如说跟我的母校,山工艺,一个月换一个老师过来,这样每学期我们只有一个名额,但是可以来十个老师,这样利用率非常高,而且可以跟我们学校的教学、老师、学生达成很好的默契,包括他会带领他的学生来北京,获得一些新的资讯。这就是通过我们工作室的平台能够做大的。如果通过学校的平台,来一个进修生,要提前半年考试,要达到什么、什么资格,最后再让你上下去,第二年再申请,两三年之后就不想来了。所以这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我觉得工作室就是有一定的自助性,可以帮助很多兄弟院校和同学、老师共享设计资源。
    我们有四个教学的方向:
    第一,实践,学以致用。
    第二,注重研究。特别是我们研究生的研究课题,应该有所差异,不要做别人做过的事情,尝试一些新的课题。
    第三,比较注重交流,因为北京的大环境还是比较好的。还有就是学生有了基本技能以后,很多程度上,他的开发能力是通过交流来产生的。
    第四,就是学习。学生不同的方向、特点、缺点,我们可以安排一些新的课程。
    比如说像韩国安尚秀老师,经常跟我们有固定的编辑设计和字体设计课。他的很多教学方法就弥补了我们目前师资方面的不足,包括国内很多其它实践性的老师,还有设计师都可以过来上课。
    这个架构就比较清楚,就是我刚才说的结构。这是信息图表设计,我做的,一年级、二年级到三年级,三年级主要是强调观念、意识、经验的交流。包括学生能够去参与很多会议,或者是展览等等。有一些需要他们自己去联系,有一些我们派一个主管负责每一个事情,让学生的作品能够有效地完成。
    再一个是国际的交换,我想我们工作室04年通过各方努力,真正实现我们的大四的学生和研究生可以到国外任何一个院校去交换参观六个月,这个免学费的,而且是对方都有很好的安排,同时也接纳他们的学生,每学期大概有四、五个,跟欧洲、美国的学校进行交换,他们的效果还是非常好的。因为从语言上,研究生一般都掌握了两门外语,到国外学习的时候,也可以去公司实习和学习,我觉得这是非常有效的。
    还有就是交互性的课程,就是跟国际院校互动的课程,工作坊还是比较多的。我们从01年就开始了,目前在很多院校当中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方式了。我觉得我们是一直在坚持做。
    还有就是实践。我们学生也去南方、上海、东南亚很多设计公司去实习。这能够缩短他们在学校比较幼稚的思想到实践性能力的一个过度。这些我们目前设定了十几个,相对比较稳定和固定的渠道。
    再总结一下,这是我们的方向定位,就是兼容并蓄,融会东西,鼓励创新和创造,还有策略、管理。这些都是通过不同课程的老师来实现的,而不是我们的一种提法。
    教学特色:一是互动性。互动包括好多方面,一个是教与学的互动;一个是学与学的互动;一个是学校之间的互动;一个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互动。这些都是对学生非常有帮助的。还可以发现让学生自己去亲历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地区,比如他们可以去下乡,可以上山,也可以出国,这个目前都不是太大的困难,去找到他们新的兴趣点。
    二是跨文化和国际化。毕竟他们将来的工作环境,绝大部分是在中国,但是对于世界的认知和了解也是非常必要的。
    三是注重文化、社会、生活、团队协作。这几方面都是我们传统的教育上学生很难去获得的,在工作室我们尽量地去完善。
    课题的选择上,我们有这么几大类:
    第一,实题虚作。比如说你做一个实际的项目,但是这个项目并不是一个委托的,而是我们自己去畅想的,基本上属于注重概念的。特别是在大三的时候。
    第二,虚题实作。找出一些虚拟的题目,比如在我们之前我们也做了很多和奥运相关的,实际上跟我们没有关系,但是可以去做一种联系。
    第三,虚题虚作。在研究生阶段,他去探索或者去找一些更有意思的选题。
    第四,实题实作。这个就是实践,就是能够直接做事,不能含糊,而且要非常注重结果。
    这个案例就是我们做的很多奥运的课题,也是在前几年,通过我们做四、五年奥运的项目,老师和学生能够积累很多经验,这样奥运的景观有80%是我们设计学院来完成的,老师和学生共同的完成。当时有将近大概200多个学生的参与,我觉得这个就是实战性能力的一种检验。
    昨天有很多老师也谈到我们在教学上东方和西方学生的差异性,我想不一定是东西方,实际上是学生个性培养当中的差异性。我也去过一些国家上课,也发现确实有很多差异性。 
    我简单地总结一下,在我们的课程当中,传统教学上非常注重结果,比如说结果是不是能获奖,是不是出版,是不是展览,但是你会发现很多国外老师上完课以后没有结果,很多学生留下的是永久的思想、思考,这个过程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理解这个过程(Process)也是理解了好多年,到现在还是不明白,但是非常重要的,就是从开始到最后的控制力,还有思维的方法和获得,是需要一个国家的。这个过程当中是需要方法的,方法还需要方法论的支持,包括有一些具体的支持和细节的内容。
    再一个从文化上,我们传统的文化可能更加强调中庸,从学画的时候,就从临摹开始,模仿开始,千篇一律,但是在设计师,我就觉得很危险。因为你的客户不一样,你的对象不一样,你做的设计结果也不应该是一样的。一样的东西不会获得注重和认同的。
    再一个,可能我们注重虚的东西,精神比较多。从西方的设计上可能更加强调理念,就是为什么,才去做。现在我觉得这种差异越来越凸显。
    还有“技术不等于设计”。很多学生,特别是我接触的一些地方的学生特别强调技术,学生在一起就是谈软件或者是表现,但是思维也是很重要。还有团队的精神,也是非常重要的。昨天一个老师就说:现在的学生不会分享,布置完作业以后,学生根本不交流,跟老师不交流,四周以后过来把东西往那儿一白,爱给不给分,让你改都不改,可能所有的老师都碰到了这个问题,你一给他提意见,要非常委婉,你说多了他不高兴,你说得太暴力了会有人身危险。这些都是。
    还有一个我一直在考虑的问题,以后以前总是考虑到底怎么回事,这个学生能不能改变,这么两三年能不能转变,后来发现根本不可能,不要抱任何希望,因为他父母都改变不了他。不能分享,可能中国的教育,从小就有的。比如现在很多小孩玩玩具,拿到玩具就说:“这是我的,就不给别人。”你会发现很多这种现象,这就导致他成人以后,我的想法我没有必要给别人看,其实文化教育是长期的。
    那么怎么选择学生呢?我现在有一些技巧,就是看星座。非常简单,你改变不了的时候,只有选择。具体的要保密,不公开了。
    那么教学的目的是为了提高素质,全面的素质和能力。这几个词非常简单,但是做起来太难了。能力就是刚才说的。还有一个就是教育也是新知,信息、思想、意识、文化、方法。
    具体的执行是在内容、课程、结构,整个过程当中,这是需要整个学校或者是科系,专业整体的配合。像我们工作室也只能通过两年的时间解决一小部分。
    要去发现,要去关注。很多学生都关注什么呢?怎么去挣钱,怎么成立公司,怎么成为一个设计大师,怎么有名。我想比较麻烦,因为比较急功近利,很简单他注重结果,他没有考虑到要成为一个设计师,像靳埭强,三十多岁,三十六岁才可以有台风,他要经历几十年才能成为设计师;像陈幼坚也是从不专业到专业,都经历了很多过程。现在很多学生可能很难去想象,或者愿意去投入、付出这些代价,我想这个代价可能不需要几十年,但是我想几个月,几年很多人都不愿意付出,这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要面对现实,面对我们社会。
    还有就是文化的差异性,设计是为人服务的。我们王敏院长提出“设计为人民服务”的理念,实际上“人”是一个主体,设计师也是人,但是你服务的对象也是人,但是很多人性的内容并没有真正地去挖掘。
    比如说现在中国社会的老龄化问题,再过三、四十年,中国有三分之一的人口是六十岁以上的老人,不可思议。当你在街上看到一群老头、老太太逛街的时候是什么样的,现在欧洲就是这个状态了,所以可能要解决非常多的设计问题。从城市规划,到行为方式,到消费方式到生活都是要考虑的,等出了问题再解决就已经太晚了。
    执行,就是刚才说的几个方面。
    第二,就是整合国际资源,比如说很多老师能够来到北京,我们尽量去邀请他们过来,来分享他们的思想和设计成果。我想在北京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式,就是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当然我们也跟很多地方院校达成共识,就是我们的老师能够多几天,时间长一点地我们尽量让兄弟院校也能够知道这个信息,这样他们也可以获得这些老师教育的机会。交流是非常重要的。
    还有就是学习、深化专业,每个专业方向,我看到很多学校都开动画、多媒体,但是没有一个真正的,非常特别的适合自己地区或者是城市发展的专业。比如说我们民艺,现在突然转而就成为设计了,手工艺没有人管了,老师也不懂,学生也不懂,民艺的老人越来越少,很快,这些人就进博物馆了。所以这些都是比较麻烦的事情。尽管我们也做不到,但是在专业方向上一定是因地制宜,量力而行。特别是全国这么多的地方,应该是不能求同,而应该存异。
    还有研究要有前瞻性、实验性,不要仅仅是研究历史和过去,过去就让它过去。现在的设计是面向未来的,但是有的研究是永远在过去打转转,所以我不是很赞同这种方式,可能在某些研究生层面上需要,但是在设计上,因为设计是一个实践性的学科,所以应该更注重现实性和前瞻性。
    再一个我们尽量开国际化的课程。这个国际化包括学生与老师的介入,还有一些课题的介入,更多地去了解多元文化。
    再一个就是国际的互动,尽量让学生和老师有更多的机会参与国际的一些交流活动,其实能够受益很多,也是以前提出的“适应异常”,能够借鉴兄弟院校的一些方法,也是孵化我们中国未来的设计师。
    有一些提出我们没有这种机会怎么办?我觉得参加国际竞赛、展览、项目合作是非常多的,你要非常主动地去做这些事情。
    我们在01年开始网络课程,目前也在继续,就是通过网络可以让不同国家的学生和老师进行沟通。比如说这个课题,他们可以去探讨他的社会、生活、工作和学校发生了什么,有什么想法,通过网络进行交流。这是跟丹麦的一个对话课题,每天学生把他们的想法或者是发现,通过一张20公分的黑白图片发给我们,然后今天做了什么,有什么想法,有哪些有意思的事情,这对很多设计师来讲并不陌生,因为善于画草图或者是拍照的话,就可能把你最有兴趣的东西找出来,这就是一个沟通。这个做的叫“视觉日记”,每天要表现你做了什么,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右下角这个,早上几点点起床、洗澡、吃饭等等,可能很小的事情,但是可以记录下来。
    还请了很多国际、国内的设计师,包括做过的一些课题。这个是一个课题叫“中法交流”,是“中法文化年”的一个课题。学生在做的时候,一开始也很茫然,中国有什么?可能太熟悉一些传统的内容,但很难提炼出一个符号,当跟法国进行对比的时候,就会发现中国的国旗,中国的国色,中国的中药,中国的建筑,中国饮食等等是那么的不一样,我觉得对比才能有发现,才能有兴趣。如果仅仅在一个地方的话,这种发现新东西的感觉并不是特别地明显。
    还有讲学、讲座也很重要。特别是我们的学生,每星期去听很多的讲座,哪怕不是专业的讲座,因为现在非常多的专业也是免费的。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思想、意识、经验的传播,一个设计师做一次讲座,有可能是几十年的经验,能做一个半小时,还是很容易去获得的,这个比看书,可能要更加地直观和直接。目前北京这个环境还是非常活跃的。
    交叉性的课题,我遇到很多学校,互动是非常少的。老师可能是有个人交往,但是院校之间总是同级别的很少交流,总觉得我们学校干嘛要跟你交流。我们在做的课题有这么几个,我觉得可以有必要去尝试的。
    比如说我是在设计学,我们就跟建筑学院的老师,有的是平面的,有一个建筑老师,我们共同做一个课题,叫“奥运的信息站设计”,可能大家都知道,这个信息站是要有信息的,有符号的,有空间的,有体量的,有距离的,我觉得这个课题的探讨就是几个老师进行互补,让很多学生形成不同的小组,他们的配合也非常好,对我也是学习,我相信学生也学到了很多的东西。所以这种交互性、主动性,可能对学生很有帮助。
    还有跟北大的传播学院也上过半年的课程,他们有很好的传播,市场的专业,还有很多有经验的学生,我们学生的特点就是把这种理念、想法、特点视觉化。这种设计的结合是非常有效的。后来发现,市场上就是这样一种做法。一个品牌要诞生,就必须有想法、有策略,最终演化成可看、可视、可触觉,摸得到,最后才变成消费品。我想学校之间的交流,可能要比他们到社会上以后再寻找共同的语言要容易得多。
    在国际上的课题,我们也做了几个,比如跟诺基亚的合作,跟丹麦的几个学校,包括意大利的几个学校,这些我们也找机会,就是特点有赞助商或者是企业介入,这样我们就可以省费用,给学生的展览,都是他们来负担。我觉得也算是他们支持发展中国家了,还能帮助很多学生。
    对话,我们看第一次是网络的。第二次学生来到了北京,因为他们觉得成果非常好,来了大家很高兴。其中沟通也很重要,我们这个小组没有翻译,尽管很多老师也懂,但是学生都是哑巴,我说:“你们学了十一年英文,只能说你好、谢谢、再见。”还有“可乐”。所以放在一起,你要么就学,要么就回家。我发现两周之后,他们都基本上能讲独立的中式英语,基本上打不起架来,我想目的达到了,一旦有好的开始,就不会有结束。所以我想交流必须让他们发挥主动性,如果安排翻译,他绝对请翻译的,因为我们没有钱请翻译,所以只能自己去练,每个人带着字典,所以有些时候必须是强制的。
    第一课题就是“标识与符号”。这个小组到城市当中去发现北京老城有什么符号,有什么样的记号,有哪些代表着过去,哪些能够代表现在。这是过去非常多的符号,可能互相一看,现在很多符号都标准化了,浮雕。在很多老的城区也被拆掉了,这些记忆对他们来讲也是非常好的回忆。
    这个符号代表了改革开放以来的城市变化,找到了这个符号。用这个符号作为新的故事,新的发展。这个小组是《寻找花木兰》,把花木兰做了一个故事,把符号进行演绎,让丹麦学生也熟悉花木兰的故事和情景。
    另外一个小组是用丹麦的符号做的叫做《皇帝的新装》,这些都经过了再设计,是以丹麦的国家符号为主体来做的。这个符号又可以重新演绎,演化成符号语言,游戏等等。
    另外还有相当多的实践项目,就是不仅能想,还要能干。其中是“奥林匹克文化节”,这个我们有九个同学成立了一个小组,当然有一些时候,主创的形态或者是设计是我来敲定的。这个“文化节”在04年,就是奥运国际形象推出之前,并没有一个这样的形象,我们就用奥运五环的颜色,变成线,代表一种时空的变化。这是各种图像。这是CD的设计,这是音乐节的开幕式,让这个线变得律动、有节奏。
    这个是在会场,在设计讲坛上,当时也让学生去看现场了,我们整个的外形不能影响建筑,他们非要做成商业性的效果。这个执行时间是十五天,学生必须作出有效的计划,包括最终的效果和控制。
    这是音乐会的节目单。比如说节目单我们当时就设想,很多喜欢画这样的图形,还有小字的。我们就分析,看节目的是谁,很多是中国男人,再一个他们视力并不太好,还有音乐厅的光线一般是比较暗的,不像教室这么亮,所以这儿就不能特别小,就不能有底,这就是告诉他们为什么,而不是说我喜欢小字,我喜欢底图等等,这个就要因地制宜。考虑到你设置的对象和场景。这是背景,这一套不小心获得了全国美展的奖。
    还有就是我们接的一些商业的单子来找学校设计,第一要求很高。第二给钱很少。第三免费使用老师和学生。这样来做的事,所以有时候其它的空闲时间我们可以做消费的事情,比如说学生经常会创作活动,都让他们去参与。还有其它院系也举办设计大会,我们也会做一些辅助的设计,比如说这是“国际建筑交流大会”,我们设计了整个形象,这个布景是我的研究生来做的,是根据人家的灰砖元素做的。然后做了两个系统的招贴,一个是代表了公益,一个是代表了城市和街道。包括一些标签,下面是地贴,是贴在地方上的,引导受众过来参观、展览,这是美院的大门,灰色的。然后每次有大的活动,都是这样的。所以整个的设计必须要考虑得非常周到。
    还有美院的导视系统,很少发现,像北大、清华都很少有完全的导视系统,当然清华因为设计学院、美术学院的介入,会把形象有一些提升,但是我们学校也是在逐渐的做,我们公司做了整个小区和设计大楼的形象。这是一开始的一些想法,想尝试一些新的材料。后面选用的是颜色,当然很多过程,我就没法再展开了。比如说我们做了调研,学生和老师喜欢什么样的颜色,一开始我的想法是设计要酷,要沉着,必须用黑色。但是很多人反对,说黑色太闷了,而且我们电梯是黑的,挺吓人的。所以楼里面是灰的,所以就做成了这样一个颜色的系统,还是能够接受的。
    主体设计也是我们设计的,因为要面对很多领导,所以在学校做事很难,做好了应该的,做不好是你没能力,做砸了就是不行,所以特别麻烦,我也有一些策略。策略很重要,要不然最后事做好了,也挺麻烦的。
    这个信息设计是哪层楼把哪层楼的信息拉开,特别简单。因为在学校,针对艺术院校学生的破坏力是很强的,善于涂鸦、画、贴,所以我们考虑了用钢化玻璃,上面用丝网印,这样他刻、画都不会,到目前来讲还是比较安全的。只要有一个人破坏了,其他人就跟着上,这个特别有意思。从这块就能看出变化来,我希望是干干净净的。
    还有这个底是空的,因为打扫卫生,运输不要磕碰。这是最终的效果,设计非常复杂,信息有时候太多,设计师必须在里面去调整一些重要的信息,还有中英文的一些表现方式。
    这个是卫生间,当然有一些人不太喜欢这块,本来要截断。我说:干嘛要找事呢,挺傻的。所以就用了黑和灰,这个图形很大。我的工作室用的是灰,这块用的是红。还有摄影专业,摄影专业在半地下,所以我们做了一个特别好玩的,我的想法是用学生的影像,由学生具体去实施,就是学生拍学生,把他们每个图像坐在标识上,标识也是中英文的。后来实验出来,学生觉得挺特别,挺好玩,这个标识对于教室里边的人来讲是不会去看的,它最重要的是给新来的人,但是这些东西慢慢地都被接受了,所以很有意思。这个标识的左边和右面是不一样的,一左、一右这个图形就变了。
    这是一个标牌,稍微走一步,这个图形就会发生转变,中英文就突然变了,每一个图像都不一样。这个是睁一眼,闭一眼,有的是挤眉弄眼,有了逗眼,特别好玩,你能想象的所有表情,我们让学生自己去做,摄影师去拍,把这个素材拿来以后,我们的设计团队再去选择,这样每个教室都不一样。后来就比较麻烦,因为保安经常过来,每个学生都在那儿看,保安就过来问“你们在看什么?”他们说:“这个东西挺好玩的。”就是改变人们对小角色的一个态度。
    我们做了一本小小的杂志,叫《7家》,是期刊,今年可能会变成正式出版物,原来是内部教育刊物,这个想法是让学生们自己去做一些素材,包括编辑、设计、整理、采访等等,完全是一个小组团队,由新的人员去轮换,就是保留一个上学期的人,这样有一个交接,所以这几期都是这样做的,研究生、本科生、进修生共同参与完成的。我们出了三期,尽管这个东西要花钱,然后我们想办法让学生自己去筹钱,后来决定,我们的毕业生虽然不是太多,哪个学生如果有了公司或者是工作室都给他们去发Email,说我们有杂志,你要不要去支持一下。支持一下,一个位置有500块钱的,有1000的,有3000的,有不同的位置。如果他们的生意不错的话,会比较支持。这样的话,会筹集到一些基本的经费,然后就是开印,他们还要找纸商和印刷厂赞助,目前还是良性运转,我们没有贴钱,如果将来发行量大的话,就更好办了。这样出了三期。第一期是有学生的毕业设计,有他们的想法。
    还有就是学生经常去不同的地方,包括国际交换,有一些课题,还有一些访谈。比如说其中一个课题叫“信息设计”,这个课题比较成功,就把整个过程和案例,学生的想法、作品表现出来。这个课题“信息设计”最早是调查改革开放,建国以来《人民画报》的封面,通过他们的变化看出对设计的发展。《人民画报》非常配合,所以让学生自己去找,我们老师找的话,有时候比较麻烦。还有学生在不同的学校和国家去实习,所以他们会把一些重要的信息和课题介绍过来。
    还有学生也要推广这个杂志,比如说目前学生的交流能力很差,他们就在学校里发广告,然后一下子来了十几个人文学院的研究生,过来帮助他们校对,包括外语比较好的帮助翻译,最终可以出了一本杂志。学生其实很爱学,很爱参与,所以要找到一个契机。包括销售,他们也在网络上进行销售,作为一种交流也是挺有意思的。这是其中的一些版面,也是反反复复地改,非常辛苦,学生总有三、四个人非常累,有的时候是熬夜或者是轮班去做,因为你要给他们一个日期,也挺锻炼人的,他们出来以后,做其它的项目,杂志,至少印刷品就没有任何问题,我想这也是一个设计实践的过度。比如我们去东南亚,他们去采访不同的人,他们自己要去问问题,去做访谈,然后找作品,最后整理出来。
    包括前一段时间去深圳,也包括王序老师等等很多设计师对同学们很支持,也做了一些访谈,对公司有了更多的了解。这也是培养学生的一种沟通能力、整合能力。这是他们学设计的招贴,特别是高考和考研期间,他们自己宣传了一下。所以这个《7刊》,现在很多学生已经比较认可,这里面有越来越多的内容,现在基本上是双语,有部分英文,还有就是跟东南亚、欧洲的学校做一种交换。每次还有毕业生的回访,包括我们做的一些项目,比如说前段时间大使馆让我们做一个博物馆的设计,就是我学生做的一个作品,后来他们选中了其中的几个,当然这个学生也正好是毕业生,也得了几万块钱,通过这个大家都得到了很多的锻炼,所以能够有这些机会是蛮好的,而且我们做也是非常公平的。比如每个人随便做多少个,而且每个老师都不知道是谁做的,按照国际规范,把他们的名字放到信封里,信封封好,贴到后面,完全是公开的评定。
    左边这个是芬兰大使馆的一个中国收藏博物馆,今年下半年就会开馆。还有我们做过奥运项目,像展台,还有景观等等,都有学生参与,这是我们当时的一个场景。我想团队工作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也在组织一些国际活动,因为有时候是学校给我们任务要去完成,最近的一个项目也希望将来更多的老师和同学们参加,叫“世界设计大会:国际设计教育论坛”,也在今年的10月底,在美院举办,我这里有一个网站,可以去看一下。
    我想:教育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设计师的素质要通过这么几个方面,在我们工作室尽量把这些资源,社会资源、人力资源、知识资源进行整合,提倡智的完善,就是知识、文化、创新和智慧;眼力的拓展,就是信息、视野、审美都要变化;手,是技术的表达能力,管理能力,执行能力。可能对没有毕业的学生来讲,他的执行力,管理能力是非常弱的,包括自我的管理能力也是非常弱的。所以通过这些项目,通过高年级到低年级的带动,就能够发生很多变化。再一个很重要的就是心态、思想,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就是我们的学生不去盗版,不去抄袭,拒绝那种低价格的设计项目等等,很多学生都达成了共识,我觉得这样长期做下去的话,还是非常有帮助的。包括这个过程、毕业设计、毕业论文、研究生论文,每年都有一个小组专门去打假,就是说你这个论文当中有多少是别人做过的课题,是别人的文章,别人的素材,当然每年也会有一部分,我们很难去透露这个数字,小部分,有过度的借鉴和部分抄袭现象。所以这个是必须从心智方面去解决。今天我就讲到这里,各位有问题可以提出,谢谢!
   
    提问1:您能简单地说一下工作室的课程设置吗?
    肖勇:工作室的课程设置我没有具体讲,其实我们工作室的方向是信息设计和视觉传达、品牌设计的一个方向。我们工作室开设的课程是围绕这个方向开展的,但是其它工作室也是开设不同的课程。比如说像品牌、编辑设计,我们不叫“书籍设计”,还有像短期的课程,三、四年级这拨比较多,工作坊。所以每年也在挑战,不是一个完全确定的。总的是工作室提出两个课程,五个工作时就是提出十门课程,上学期是全进修,下学期可以同步的两个课程选其中的一个,总体不能离开视觉传达这个大的方向。
   
    提问2:肖老师我看你的工作室是一年级、四年级,包括研究生、进修生都是在一块的。我想了解一下,本科生,包括研究生的毕业论文和毕业设计,还有毕业答辩这块的问题。
    肖勇:我工作室的学生主要是大三、大四和研究生,这个要求不太一样。本科生的毕业设计基本上是独立去决定课题,还是比较自由的。研究生得根据专业方向选课题,并没有一个完全限定的方向,基本上他们提出两三个方向,我们帮助他们选择。
    本科生的毕业论文,不叫毕业论文,从两年前开始叫“毕业报告”,就是所有的设计,围绕你的设计过程、方法、资料等等,可以做一个整体的毕业汇报,这个文字也是不太多的。因为本科生写论文很困难,我们也尝试过,非常不成功,不如直接写报告,就是围绕着他的毕业设计为主体。
    研究生要考虑不同课题的选择来做。这块要求就不太一样,每个工作室有一定的方向,比如说有的工作室是以自己为主的,像其它的工作室更强调艺术性与设计的结合,我们主要强调信息设计包括导视设计,这几个研究生自己也都很清楚要做什么,否则太偏差了,就比较难做指导。
   
    提问3:他的课题是单独考试还是集中考试?
    肖勇:我们是这样做的,因为本科生的学生太多,所以我有一些秘招可以透露一下,你自己指导太多很麻烦,我觉得一个老师指导毕业设计的学生最多不能超过5个,但是在很多学校是一个老师带20-50个,是很多的。我的方法是我之前把我们的指导老师,包括社会上的很多设计师跟学生配对,包括研究生来指导本科生,这样大概三个人指导一个本科生,一个设计师,一个设计老师,一个研究生来指导一个毕业生,包括到最后的展览、执行等等,这个小组是非常严密的,我都知道他们每周做了什么,所以基本上我就脱壳了,我就不用去参与了,我只是在背后。
    研究生比较紧,因为他周期比较长,所以早期是很重要的,一年级就让他们上很多本科生的课程,二年级就交流、课题,包括他自己的专业也是非常必要的。三年级主要是论文。有一些论文他们也在获得其他老师的支持,包括也出去考察、采访等等,尽量让学习的知识超越书本,是这样的一种做法。
   
    提问4:我看您那里是标识、导视,还是什么都有。为什么没有网络设计方面的内容?我想知道,老师对网页设计怎么看待?我看很多刚毕业的学生做网页设计还是平面的办法,而且没有那么多交互?
    肖勇:是这样的,你提的问题非常好。所以我前边也提出新媒介对设计的影响。首先我不懂,即使懂也很难直接进入多媒体和网络设计领域。但是我们的学生有1/3是比较擅长的,他们有合作伙伴,比如他们去设计,然后制作人员帮助他们去完成网站,而且现在有几个人还开了几个公司,还是不错的。具体怎么去操作,他们去上多媒体的课程,有一些技术他们自己学,我们有一个香港老师叫马可,他上过这个课,大二的学生就了解互联网和多媒体的设计。至于他们是不是感兴趣,是不是愿意做,就看他们将来了。我工作室的学生,目前大概两、三个也参与一些互联网的网站设计,直接做商业项目,我这里可能有两个网站。
    有一个是多雅,这个是我学生的网站,专门做网络的,他们小组有一个多媒体的学生技术特别强,他本身技术也很强,也懂设计,所以他们这个团队的业务非常好,前一段时间我还想让他们帮我做一个网站,后来发现我付不起那个价格,已经很高了。
    还有一个我们的研究生做的,著名的年轻摄影师,叫陈曼,在网络上可以搜索起来,她的网站是我学生做的。我没有具体看过,据说好像是不错。所以我的学生他们在跨界和信息领域确实做了很多尝试。原来我的观点是不要太冒险,走得太远。我担心他们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行,后来发现如果他们很感兴趣的话,也会做得很好。所以现在有几个学生在这个方面,包括今年的研究生做了一个互动媒体,做网络界面,我觉得做了非常深入的研究,他去了西门子、爱立信这些地方做过研究,而且做了很多案例,毕业以后让他去工作,他不屑一顾,他觉得这个公司培养不出设计师来,所以他还是希望做更多自己的事情,但是他对这个领域已经非常熟悉了。所以我觉得探索很重要,因为他会对他感兴趣的领域了解很多。这两个网站的网址如果我拼的不太对的话,大家可以在我们七工作室的网站上找到他们的链接,都能链接到。
    有一个小的课题,可以给你们放一下。这是一个研究生的课题,主题是为老年人考虑的导向系统设计,当然这个不是说这个研究生设计得多么好,我觉得他是比较关注人性的一个研究课题。老年群体,可能要在导向系统当中能够对他们有更多的考虑,他有这种概念的出发。还有研究具体内容从声音、位置、材料、光、图形、符号、文字和色彩去研究的。包括案例,这个案例是跟一个公司合作的。
    比如刚才这个图是一个案例,但是非常不适合老年人群体。还有尺度的变化,比如说他也研究不同群体的身高、位置、可视面积、可视角度。当然也考虑到能够出门的老人是有限的,但是老年人口增加,特别是中国独生子女比较多,很多老年人就得自己去活动,必须考虑到这个群体。所以这个案例是一个社区的很多老年人作为一个主要的比例。这个设计的想法是让标识景观化。因为老年人对字不敏感,对色彩也不敏感,所以做这种设计把它变成一个景观,而且标识更加地醒目,老年人更容易去识别,参与到社区的活动当中来。这个是已经实施的,我想作为研究生研究的项目能够去实施,把一些想法带到现实当中去,同时有一定的前瞻性,我想这个还是比较有意思的。
    去年有一个学生研究的课题是残障儿童,就是盲人儿童玩具的设计,也去进行了解,和他们互动。我觉得这是是非常重要的,就是考虑到我们的设计确实是跟人有关系的,无论是跟大部分群体,还是少数群体都有着密切的联系。
    他提出“设计应该是有生命,是有跳动的。”所以从开题就获得了很多老师的认可,就是要关爱老人就是关爱我们自己。
    这是平面的学生,他们也是跨学科的,包括跟工业设计的学生一起做的课题,由于时间关系我就不再多讲了。
    还有一个课题是本科生的,也比较有意思,叫《自由自在》,就是我们生活中有很多生僻字,已经被废止或者不用了,日常的文字大概有三十多个,像我们互联网上的一些字,都是由于网络传播才得到认识的,否则的话早就消失掉。所以她的研究就是“让生僻字能够活下来”。出了研究和解决方案,我就不再重复了。还有就是她做的作品都是自己手工做的,这也是我们比较强调原创性的很重要的方面,就是她做的东西一定跟别人不一样。我们在开题的时候,有一个要求,我跟他们讲,就是你去图书馆看看以前的毕业生,只要原来毕业生做过的东西,你不要做;原来做过的课题,你不要做。就这两个要求,但是我想已经很难了,因为每个人都想创新,所以必须找到自己的兴趣点。她的作品也是以丝网印的方式,最后来印制的。完全是自己做的,一个小女孩。她做的田字格,作为一个基本的构架,所有的生僻字,每一个字的读音、意义写出来,转化成非常直观的,拿起来就能看得见,摸得着的作品。而且她现在也在卖这些东西,直接转成商品了,没有客户,自己就是客户。这是她找的一些生僻字,非常有意思,毕业答辩,就让她把所有的生僻字念出来,挺困难的。我只认识这个字,很多字是非常蹊跷的,也非常有意思,就是你似曾相识,但是不认识。她的制作也是非常地细心,用了一些原生态的材料。还有我们的展览不允许学生破坏地面和墙面,怎么来、怎么走。因为这是所谓的社会责任感,你看很多毕业设计把地毯、环境弄得乱七八糟的,每年花很多钱去浪费。这个也是从绣到印,两个工艺。
    还有一个毕业设计算是好玩的,也不是获奖的,但是我觉得给了学生很多的空间。它叫《能吃得到纸》,就是每个作品必须有想法,找到来源,为什么要做这个,而不是我喜欢做这个。这个说的就是现在很多人坐地铁,读报纸的设计越来越短,吃饭时间越来越短,所以就想到这个报纸能够食用,能够吃。这个设计就有这个过程,有的是从小的爱好,有的是小时候的阴影,有的是很多偶然的现象,找出为什么这个课题跟他有关系,这样才能跟别人不一样。他的媒介是用威化纸,是可食用的一种淀粉制作的,原来是做甜品的,还有食用色素,都是天然蔬果色素,对身体也是无害的。选用了一张标版,08年的一个新闻版,这是原来的内容,把它转化为可食用的报纸,因为威化纸都是原形的,不是方形的,所以他把有限的信息能够印上来,都是自己印的。这个红是蕃茄酱,这个就是巧克力,这个就是柠檬,这个是菠菜汁,这些都是有来源的,都是可食用的,但是印刷精度有限。还有一些下脚料就做成新闻薯片。这是整个展场,比较简单,所以毕业设计,有的花几万块钱,有的只花几百块钱,所以钱不是最重要的,但是对自己很重要。这是他模拟的实验场景。谢谢各位!
   
    主持人:感谢肖教授的精彩演讲,今天上午的论坛就到此结束。

2009年7月25日
·
中国设计教育与企业发展高峰论坛致辞
·对话1:《培养设计人才,院校如何与企业合作》
·对话2:《设计师在企业中应该如何成长》
·对话3:《企业在培养设计人才过程中的责任与义务》

2009年7月26日 活动B
·
主题演讲: 《网页设计行业的人才培养体系》
·主题演讲:《工作室机制与设计教学》
·主题演讲:《设计师的创业之路》
·主题演讲:《深圳设计企业发展与人才培养》
·主题演讲:《技术PK创意:均衡性设计教育的重要性》

2009年7月26日 活动C
·
主题演讲:《培养自主创新人才 推动民族品牌发展》
·主题演讲:《产学研与实践教学在汽车设计后备人才培养中的重要性》
·主题演讲:《国际设计组织的选才标准》
·主题演讲:《设计师如何在跨国企业中成长》
·主题演讲:《从IDEO看中外设计人才培养的差异性》

更多请见:人才与未来——中国设计教育与企业发展高峰论坛专题报道

 

(责任编辑: vincent
网友评论

作品欣赏

  • D&AD创意奖平面设计类包装作品
  • Free Rabbit图标设计
  • 智利Mauricio Cancino概念设计
  • 葡萄牙09FDIP公共中心
  • 躺着的艺术雕塑公共座椅设计
欢迎关注视觉同盟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vudn2004”或扫描下面二维码:
English | 关于我们 | 站点地图 | 联系热线 | 合作伙伴 | 艺术顾问 | 订阅 | 手机版
版权所有 © 2004-2018 视觉同8耍╒isionUnion.com)
Copyright © 2004-2018 VisionUnion.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05192号
视觉同盟旗下子站:品牌专区 | 中国创意设计人才网 | 视觉同盟社区 | 视觉同盟论坛 |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