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关键字
院校同盟院校专题 → 正文
人才与未来—中国设计教育与企业发展高峰论坛主题演讲:《设计师的创业之路》
作者: 曹金花 整理 来源: 视觉同盟 时间: 2009年9月21日


早晨设计创始人、设计总监魏来

    主持人:今天下午的论坛现在开始,下午有三场演讲,首先是我们邀请到早晨设计的创始人、设计总监魏来先生,然后他演讲的题目是《设计师的创业之路》,大家欢迎!
   
    魏来:各位老师、前辈、设计界的同仁,还有未来的设计师,大家下午好!其实我每次做演讲还是挺紧张的。我刚才早点来,我在楼道的小房间里躲着,背背的我的演讲稿。我每次演讲都找个地背熟了,才会和大家讲。然后有一个志愿者的小女孩,特别好,跑上去说:“魏老师您是不是特别紧张啊?”我说:“没有啊。”她说:“您在女厕所呢。”我说:“这个真不赖我,是我们的设计师在设计标识的时候,确实是验别能力比较弱。”
    有一次我跟王敏还有英国的一个设计师在上海的一个酒吧里喝酒,他们俩啤酒喝多了就冲进女厕所了,然后出来以后,王敏直跟那个人道歉“真不好意思走错了。”因为王敏是跟着他进去的,实在是我们学生设计的时候太注意形式了,有时候真是分不出男女。这是说一个笑话,调剂一下气氛,因为下午有点困。
    演讲最怕四个事:第一,就是来人不多。第二,就是来了以后,演讲开始,老去小便。第三,就是小便一去就不回来了。第四,就是回来也不鼓掌。
    下面不说笑话了进入正题。其实设计师挺不容易的,他们说设计师跟美女有一拼,说美女跟设计师都是“三维”活着,美女是靠身体的三围,设计师是靠脑子的三维,这个不算笑话。这是首都师范大学,上个月,我们去首都师范大学做了一个讲座。当时我就说:“因为我是一个设计公司的经营者,平心而论在今天这个社会里面做设计师这个职业真的不是一个特别好的选择。”为什么?在我入行的时候,这个行当的收入真是很高,后来每一年的工资不是在涨,而是每一年设计师的收入在降,这真的不是一个特别好的现象。
    我跟伦敦的一个设计师交流,他说:整个英国创意产业的人数,差不多有六万人,他们这六万人担负了全球70%的创意工作。昨天我们论坛上知道我们每年新毕业,进入到这个行业的年轻人有二十多万,这就是一个严峻的现实。所以我们必须考虑设计师进入这个行业之前的一些问题。
    我上次在首都师范大学做完演讲的时候,当天晚上,这个学校的一个学生就给我写了一个邮件。他说:“那天晚上听完我演讲特别激动。然后半夜的时候,他就碰到上帝了。”上帝跟他说:“你见到我,我会满足你的心愿。”他还挺高兴的,但是这个小伙子还挺爱国,没有想到自己。他说:“你能帮我把日本从地球上消失吗。”然后上帝说:“这个好像不太好,你能换个心愿。”他说:“那你能让中国的设计师薪水涨一涨吗?”上帝擦着额头的汗水说:“把地球仪给我,你第一个愿望是什么来着?”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早晨设计的魏来。我其实并没有接受过特别正规的设计教育,但是在1997年4月份的时候,我在北京一个小胡同的家里,当然现在这个地方成了旅游胜地,就是金融街购物中心的楼上,就是我们早晨设计创始的地方,我们是它的拆迁户。我们在那里创立了早晨设计品牌。当时并没有太大的理想或者是奢望。但是到了2003年的时候,我们突然发现早晨居然在北京小有名气,这个鼓舞对我们所有的合伙人和我自己都是一个特别大的改变。从2003年的时候,我们才开始去经营这个企业。到今天早晨设计这个品牌已经是中国赫赫有名的公司之一了。所以两个月以前视觉同盟说邀请我在这个论坛上做《设计师创业之路》的演讲,可能是因为我的这段创业经历。
    其实在这十几年里,我个人事业的打拼过程中,我在不同的四个行业,创过四家企业,这四家企业今天都活着,而且都有一个良好的生态在活着。只是早晨设计这个企业与其它的企业相比特别不同。它最大的不同,就是它发展得太庞大了。也许这就是设计行业的一个特点,你是不可以改变的。
    所以今天中午吃完饭,在咖啡厅我跟现在正在演讲的邱丰顺老师也谈到了这个问题,这是一个需要平心静气做的工作。如果昨天我跟郭老师在晚上交流的时候,他也说,如果不是因为兴趣,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对设计行业的理想还没有实现的话,可能我们这些人早就改行了。我有同感,我觉得这个就是设计行业的一个魅力,这是我们不能改变的。
    在今天对设计产业有非常不好的,或者是有非常诱惑的一些东西,就是我们在口头上创意产业这些名词满天飞。有很多是张冠李戴或者是道貌岸然的一些说辞,以创意产业为一个旗帜在膨胀我们的行业。就像去年的中国文化产业周,还是叫什么的一个展览,我看捏泥人的,画扇面的,做景泰蓝的,还有穿着五四青年服的导游,还有什么旅游胜地都算创意产业,我觉得着创意产业的包容性是不是太大了。
    所以我觉得,其实我们的行业还是一个特别未知的行业,这个行业还充满诱惑。为什么呢?你们知道吗?在中国今天已经不是三百六十行,两千多个行业里,设计产业是唯一一个还没有第一、二、三品牌的行业,这对于后来的年轻人来说,充满了巨大的诱惑,这种机会在全世界的行业里都非常地少,就像买股票,这就是最绩优的一支股票了。但是看我们这些从业人怎么做。
    我去年帮助一个我的客户,是装修设计行业的一个客户做品牌规划,这个客户,他在全国的装修设计行业排名第七十六位,我帮他做品牌规划的时候,我发现前五位企业,这个数据在装修协的网站上有公布。前五位的年营业额加起来是整个行业的3%-5%,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比例,也就是说这个行业蕴藏着巨大的资源。这还没有算那些不开发票的包工队的收入,如果加上那些不开发票的包工队的收入,这个行业前五位的年营业额加起来不到这个行业的1%,而这个行业的龙头第一企业是金长廊,它是上市企业,它的年营业额是20亿,你就想想这个行业蕴藏着多么大的资源。我想设计行业是无法统计的,因为这个数据更没法调查得清楚。
    你就想想中国能数得着的所有公司营业额加起来,肯定不到这个行业的百分之几,这就说明,我们这个行业仍然是一个尚待开发的金矿,我们今天这些公司在拼命地争夺,拼命地加班、熬夜,拼命地争抢,拼命地降低、报价,为了生存所争夺的只不过是附在金矿上薄薄的那一层浮土。我想很多人不会等到这个金矿被打开的时候就会被累死了或者是气死了。我想很多人都看不到这个浮土下面矿山真正的样子,那才是将来中国的创意产业。
    今年我在三、五个月之前,在北京服装学院做过一次演讲,我做过一个预言,我今天还敢做这个预言,就是说未来的十年,或者未来的十到十五年,中国一定会出现国际级的设计大师。我问好多小孩说为什么?小孩说:我们积累了十几年的财富,积累了经验,积累了什么。真的不是,你没有看到这个问题的本质。是中国的那些民营企业家,中国服装厂、衬衫长的厂长,幕后的那些老板,他们需要有设计师提高他们产品的价值,并不是中国的设计师具备了这个条件。为什么日本在六十年代、七十年代涌现了一代国家级的设计大师的道理是一样的。
    我今年帮助一个企业做品牌,大家都知道叫凡客诚品,它是卖衬衫,一件衬衫卖99块,打折卖60块钱,他们是15个人创业,一年半做到了150人,1.45亿的营业额。我跟他聊天的时候,就有一个惊叹。因为他找我来做品牌,我说:“你为什么要做品牌,你的衬衫卖得这么好?”他跟我说:“我们的发展就源于金融危机,金融危机中国的那些衬衫厂都卖不出去了,所以在理我们这么小的单子,以前是根本不会跟我们做衬衫的。而且我们得感谢那些外国人,那些外国人把他们的价格和品质都训练出来了。”我就开玩笑地说:“你这个真是暴利的行业,你一个衬衫来一件就二、三十块钱,你卖99。”他说:“啊,二、三十块钱,一个衬衫才6块。”就是因为我们产品的附加价值太低了,所以这个6块钱的衬衫到美国卖60美金,都是中国制造。所以我说我们的产业还是会有一个巨大的爆发,未来的十年到十五年,但不是我们现在一些企业在争夺的市场和那小块利益。
    既然我们是一个只见森林不见大树的行业,我们今天在设计师创业之路的话题上所探讨,如果我们继续探讨那些如何打造一个更多的设计作坊,我想对于像我,或者像小冯这样的著名作坊的创始人是没有兴趣的,或者是没有意义的。其实我们应该以一个更大的胸怀,以一个产业、行业的胸怀去探讨和面对我们这个行业。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经常去接触一些刚刚走出校园的学生,我在与他们的交流过程中,我发现他们对行业的无知,对社会的不理解和误会,关键是误会,不能帮助我们行业未来的发展,这是我最大的忧虑。
    我知道今天在座有很多学院的老师,学院的教育家们,所以我特别斗胆走到这儿来做这个演讲,我也是非常想说,如果我们的后继者越来越远地偏离了设计行业或者是设计的罹难,或者是设计行业经营理念的话,我们会把那些天才少年慢慢地送到小众化的自娱自乐的世界里面,为他的人生或者对设计产业的发展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的。
    我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大家回顾一下,这几年大专院校的毕业生展,平心而论是不是我们设计学生的毕业生展越来越像行为艺术沙龙。我觉得他在越来越偏离设计的本质。
    我下面就想读一段某著名大学,因为这个校长是我朋友,我敢朗读,别人我也不敢招。毕业生展上的一段前言,他是这么诠释设计师的。他说:设计师是梦想者,也是实干家;是艺术家,也应该是工程师;是创意的来源,也是结果的实施者;是信息的传译者,也是信息的主创者;设计师是上帝吗?所以我认为我们这个行业过度夸大设计师地位的这种思维,不仅违背了现实,而且违背了社会专业化分工的规律,这最容易造成设计师自大,不容易合作的陋习。其实在这种自我膨胀里,虽然我们这个行业,你看着大师满天飞。“大师”,昨天我们开玩笑说已经变成了中级职称。可是我们真正具有实力,具有领袖作用的大企业寥寥无几。所以我们昨天在论坛画了一个坎儿是50人以上的企业家上台演讲。50人的企业在整个社会行业里是多么微小的一个企业,一个会计公司还得好几百人呢。所以我觉得作为一个设计企业的经营者,我平心而论地想传达给那些设计行业的青年们一个最简单的道理,设计不过仅仅是社会分工的一小部分,设计从业人员从素质上面并不比其它行业人的素质有多么优势。那种没有根据的优越感,无缘无故的自大情绪,恰恰说明了我们行业对自己认识上的风险。恰恰相反的是我们行业中的一些专家,还有我们的一些设计师,每天以他们的工作在给产品的生产,给信息的传播制造麻烦。
    所以我今天作为一个晚辈,我特别想站在这些教育家门前进行一个呼吁,呼吁你们天天在培养着我们这个行业的后继者,他们应该在对设计的理念上,应该对设计管理的理念上强于我们。如果这样,这个行业将来才有可能变成产业,才有可能产生中国企业家所需要的国家级的设计大师。所以我也特别愿意向好多行业的设计师,特别愿意到学校里去开设一些讲座和课程,来传授现实中我们遇到的一些问题。下面就是我的几个观点:
    第一,设计的本质是一门服务性的生意。
    在今年,我听了唐俊先生的一个演讲,最近唐俊挺好的,我听了他的一个演讲,他在诠释什么是商业的时候,我觉得挺有意思的,他:“赚钱就是商业,不赚钱就是慈善。”我觉得这个是特别有趣的一个回答。作为设计师来说,我坐在底下,就想到了我的行业,商业设计,其实我不太喜欢商业设计这个词,因为我觉得在我看来,设计并不分商业或者和所谓的什么设计。我个人认为设计从诞生那一天就是一门服务性的设计,即使是商业设计,最终商业设计不就是赚钱的设计嘛,帮助你的客户赚钱,帮助设计师自己赚钱。可是我们的行业,我经常听演讲,或者是听设计学生交流的时候,我觉得我们行业的从业者有点视金钱如粪土的气概,起码他们在嘴上说:“我们不为了钱而设计。”我知道他心里不是那么想的。但是为什么要这么宣扬,我就感到了非常地困惑。
    我在印刷学院做演讲之后,有一个小孩上台跟我交流说:“魏老师,难道我们就为了钱而工作吗?”我说:“爸爸、妈妈花了这么多钱,让你学一门手艺,难道你为了什么吗?”真的,我们行业的很多成熟、不成熟的设计师经常在违背着生意的原则去做事。比如那些设计师在创意的时候根本不考虑客户的承受能力,根本不考虑现实情况去推行他的主意,比如说我们两个公司互相竞争,根本不考虑成本,最后说我为了赌气,我白送给你,我不做了,这样都是涸泽而渔的做法,都不是一个为行业发展的做法。这是要从小,要教给孩子们说:“你从事的是一门生意,而不是一个创作。”
    有一次我在一个大学上做演讲,他们问我什么是设计,我觉得这段话我说得挺精彩的。我说:“设计就是有一个人雇一个人做事;有一个人雇佣一个叫设计师的人做事;有一个人雇佣一个叫设计师的人帮他做事;有一个人雇佣一个叫设计师的人帮他做他想做的事,其实这就是设计。”我们这个行业的设计师经常会在辩论中,我想现在大家很多人脑子里反驳的案例都出来了,有很多设计师经常会在辩论中举出一些极端的案例,用那些极端的案例证明他的伟大创意不是冒险。比如说苹果、贝纳通、哈里戴维森很多、很多这样的案例,但是请大家仔细的审视一下我们今天的客户,我们生活的土地,我们周围认识的人,他们中间有乔布斯吗?他们是不是贝纳通?他们是哈里戴维森?如果他们不是,他们根本也无法复制那些经典案例的传奇。所以我们的客户在目前的阶段,根本没有能力去实施你的假想,而且你想一想,如果苹果永远失去了乔布斯,因为我们都知道,我们最敬仰的,伟大的领袖乔布斯,他已经得了胰腺癌了,你想一想,如果苹果公司永远失去了乔布斯,那么这个公司会怎样?它在纽交所的股票价格会怎样?不言而喻,对于投资商来说,这种个性和极度个人化的经营方式,对于投资人来说是极不安全的。所以面对设计师情有独钟的这些故事来说,真的设计师对资本市场和资本运作的了解非常地局限,对于一个企业来说,对于资本市场来说,资本是无法补充的弹药,一旦资本耗尽,不能得到利润的补充,那么这个企业就很快会因为贫血而死亡,所以作为设计师或者设计企业也是一样的。如果我们的设计企业,我们生产的作品,我能够马上地在市场上换回赢得的回报,那么我们把时间都浪费在争论,浪费在互相猜疑,浪费在互相不信任,浪费在南辕北辙的努力中,设计企业发展自然就非常地缓慢,经营不善那是不言而喻的事情。因此,在设计师走上创业之路之前,必须要有人告诉他,商业社会的游戏规则是什么,他们应该懂得设计的本质是什么,设计能给客户产生怎样的价值。这些回报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设计企业运营模式是什么样自的,这些资本的道理,应该告诉那些即将走向创业之路的设计师们。
    第二,设计至少有两个作者。成功的设计至少拥有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作者,而排在第一位的往往不是设计师本人。基本上一般的规律是客户。
    我不知道诸位专家,昨天我们一起吃饭的专家很多都从事过北京奥运会的设计活动,或多或少都从事过。他们都非常清楚,他们那些创意难道没有接受刘淇书记,难道没有接受刘敬民市长,难道没有接受蒋效愚副主席的建议吗?不是这样的。所以有这次我们在一个大学里探讨中国传统文化的时候,我们有一个话题,他说:中国有那么多渊源文化流长,我们的设计师为什么没有继承。因为我说话比较极端,我说:“中国有设计的文化吗?”他说:“当然有了,我们设计出那么多伟大的建筑。”然后我说:“你能说出故宫的设计者是谁吗?长城的设计者是谁吗?”他说:“说不出来。”我说:“我能说出来。”你们知道是谁吗?帝王。中国的设计师都是帝王,五千年的文化一直传承到今天,你是无法改变的。因为这就是我们五千年的文化。
    我看那些特别有个性的设计师在奥运会的会议探讨中,也是五体投地的在听刘敬民市长的教导,说怎么改就怎么改。所以当着人骂街,别背后骂街。我认为客户是设计的投资人,也是最早的创意人,你想想,是谁创意带中国开奥运会,是设计师吗?我想不是,是我们的政治家。他有这个伟大的创意,说我们中国要1990年去申办世界奥运会,那个时候中国的设计师想都不敢想,谁更有创意?我们的客户。
    所以设计师在很多大型的工作中,创意的原动力,并不在于设计师本人,而且在很多大型的设计任务里,设计师不仅仅需要客户的帮助,还需要那些市场的调查专家,数据的分析专家,传播专家等等其它专业的人才去帮助设计师共同完成这个工作。因此,在设计师走向创业之路的时候,我觉得养成一个友善的,与人合作的能力,是特别重要的。因此,我认为与人合作,与相反观念合作,尤其是与相反观念合作,是我们未来设计教育中一个最为重要的东西。因为我接触的年轻设计师,不仅与人合作能力的差,与想法观念的合作简直是不会,就变成吵架。这是他们能力的欠缺。他们需要具备的能力不是主观和感性,设计师应具备的能力是逻辑性和协调性,什么是设计师?设计师是社会资源的整合者。如果你没有一个较强能力的整合能力和谈判能力,以及协商能力,你是没有办法让你的想象力得到发挥的,尤其是设计师想在合作过程生,合作过程中拿到主导地位,他这方面的能力应该是更强。而那些另类的,所谓小众的不妥协的设计,往往是会因为缺少社会的帮助而面对市场来说,没有任何商业价值。
    昨天我跟王老师在吃饭的时候,探讨他的三个得意门生,当然也是宋老师的得意门生。那是五、六年前,设计行业的三大英才,刘治治、广煜,何君,这是我们设计行业的三大英才,今天过着非常贫寒的日子,他那么年轻,为什么得不到工作?是因为我们教育工作者把这些英才带到了一个狭窄的生活空间里。
    所以我的第三个观点是设计作品不同于艺术作品,设计师总是标榜自己是艺术家为荣。恰恰这个习惯是一个致命的错误,它阻碍了设计行业发展的步伐。因为设计作品永远不能跟艺术作品相提并论。
    首先,面对设计师,我们遗憾地会发现,设计作品拥有的生命周期不像艺术作品那样永恒,设计作品与生俱来就带有旅行的色彩,并且与生俱来就深受世俗文化的影响,我们可以渗湿一下前辈的经典案例,放在今天的这个时代,或多或少都会感到不合时宜。我们拿出十年前出版的设计作品集审视一下。那么1980年的工业设计品,不可能再成为今天市场上的商品。
    即使在当代设计产品的生命周期可谓是越来越短,曾经风靡一时的iPod手机,因为它简约的设计,让全世界的手机商目瞪口呆,但是不到短短三年,今天的年轻消费者,你在博客,在网络上去看,今天的年轻消费者对这一款设计多有微辞。而我们看今天拿这个手机的都是老头,今天的90后根本不用这样的手机了,时代变化了。在他们眼里,iPod、iPhone早就不是什么新鲜玩意,甚至已经是有点老土了。在我们这些设计师看来,这是这个设计最伟大的一个设计,这个世界最伟大的第一个设计,帮助乔布斯赚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三个100亿美金,你不觉得设计产品的生命是非常短暂的嘛,另外设计作品,艺术作品是不受外界欢迎制约的,艺术作品已张扬艺术家自我个性为原则,而设计作品是不一样的,他深受着来自成本、市场、客户、消费者、时间等等方面的制约。因此,美国的设计家,设计评论家,设计批评家,叫苏珊•耶拉维奇(Susan yelavich)。特是一个犹太人,他说过这样的一句话,给设计下了一个定义,我觉得非常地好。他说:“艺术是冥想,设计是协商。”
    第四个观点,设计的起点既是终点。
    我认为在中国的设计教育中有过多学院派的设计明星在把持着黏性设计师的头脑,而更多的真正的设计师,像乔治•阿玛尼(Giorgio Armani)、Coco Chanel等等,这些成功的商业设计师并没有在他们的头脑里有一席之地。可是我觉得这就是我们教育中的一个误会。
    Coco Chanel有一句名言:“我之所以让时尚进步了四分之一世纪,是因为我懂得如何解释我们的时代。没有接受过一天设计教育的女人,她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她所接受的唯一的设计教育就是冒险织帽子。那么她从孤儿院长大,流落到酒吧做一个歌女,她通过她的男友和情人,进入了上流社会,从一个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甚至最终引领了门第森严的法国的贵族阶级的审美,最终成为上个世纪绝顶伟大的设计师,这段传奇的经历,我想对着那些抱着设计发古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一种嘲弄。其实在行业里,在设计行业里,有太多这样的故事了,世界顶尖的设计师几乎有一半是半路出家的门外汉,花样滑冰选手维拉•王,他能够成为世界首屈一指的完美设计师,我想是因为她从8岁开始就跟随她的母亲巴黎购物时装养成的习惯有关。军医阿玛尼中士能够最后成为世界时尚之王,我想是因为他在米兰最好的百货公司做了八年采购部经理有关;一贫如洗的意大利鞋匠费尔南多,他只是一个皮鞋匠,如果不是他那些苛刻的,声名显赫的明星客户的挑剔,我想他不会成为世界一个著名的时尚品牌,这样的故事,在我们中国的设计教育里真是太少了。我们的小孩脑子里只知道冈特•兰堡等等一批这样的。我觉得挺伟大的设计师,但是他们不是商业设计师,他们在经营上非常地失败。
    其实在世界上,搜索所有的设计师行列,我们会惊奇地发现,没有一个设计师是诞生在打印店的,没有一个设计师是在非常低的期间中起步的。我们今天这个行业是一个职业淘汰非常高的一个行业,我们所有从业者设计师都会在30岁之前考虑一个问题“30岁之后我干什么?”能够做到30岁以后的设计师,真的寥寥无几,这是为什么?这是需要我们大部分设计师在离开学校之前就要学习的知识。对于这个行业的陌生,甚至根本不了解这个行业,四年的学习,他们仅仅认识了一些软件,外国的名字,认识了一些设计风格,仅此而已。他们对他们要进入的行业一片茫然。而往往是第一份工作就断送了他们事业的前途。
    第五个观点,设计家不能远离生活。
    今天,有人质疑最好的设计教育是否要回归漫长的耳闻目染的时代,我认为那是一定的。举个例子,很多人都在品评早晨设计的工作环境,很多人都在品评早晨设计优雅的氛围,问我这是怎么造成的?我非常简单地告诉他,这是我妈妈从小的训练。我从小记事的时候,我们家就一尘不染,我们家所有的东西都井井有条,我所有的审美都是我妈妈在收拾屋子中教育给我的,所以很多设计师到了我们公司感到惊讶,说你们公司那么多人,为什么那样的整洁和干净?我说:“这是设计师最基本的条件。”我参观过很多设计院校的宿舍,还有设计院校的食堂、厕所,我觉得不能令人满意,中国现在很多设计院校盖起了非常好的房子,设计校舍从外面看是国际级的,但是半年以后,它的厕所就不是国际级的了。我觉得在设计教育中拥有一个高贵的审美和优雅的生活品质,这是必须的。
    还有就是着装,设计师的服装不同于别的职业。设计师的服装不同于别的职业,这就像我想举两个例子,同样是在旧金山的两所著名的大学,一个斯坦福,一个是伯克利。两所学校的学生、老师,从气质和着装上迥然不同,那么斯坦福着装严谨,伯克利着装随便。为什么斯坦福培养的是世界顶级公司的CEO,伯克利培养的是那些自由的思想家,这就像我们在培养设计师一样,设计师是这个审美的缔造者,我认为很多设计师在自己的生活和自己的审美上都有非常大的欠缺,这个是在设计师教育和设计师走向创业之路之前必须要做的功课。
    设计师的人生观是一个入世的人生观,而不是一个超凡脱俗的人生观。因为设计师追求的目的不是曲高和寡,设计师必须对主流的大众审美有敬畏和关注的态度,在现实的生活中,能够找到那些需要解决的问题和答案。
    我举个例子就是陈逸飞先生还在世的时候,他曾经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就是前清华美院,在东三环的时候,他在那儿做过一个讲座。陈先生曾经提到一个观点,得到了台下人的嘘声,他说:“我觉得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是最容易培养设计师的院校,是最容易培养顶级设计师的院校,你们知道为什么吗?”然后底下的学生肯定沾沾自喜,老师也沾沾自喜,觉得陈先生真给面的,当着校长直说好话,晚上得请喝酒,因为我们师资强大,因为我们有悠久的设计历史,因为我们师资雄厚,因为我们学生来源好。陈先生说:“不是,因为你们离着国贸近。你们的设计师可以天天去国贸。”很多小孩就倒彩嘘声,陈先生没有解释为什么。但是很多设计师听不懂。然后很多设计师在歧视名牌,说:“这个人真庸俗,还穿名牌什么的。”可是有一天我在讲座的时候跟设计师说:“你不知道吗那些名牌都是世界顶级的设计师设计的?你不知道吗,国贸的里每张纸都是世界上著名的平面设计公司设计的;国贸里的每一间店的每一个装修都是通过世界最好的装修公司设计的;国贸里的每一个橱窗几乎都是跟香榭里舍大道,纽约第五大道同步发布的,都是世界上最好的橱窗设计师设计的;国贸里面卖的每一样商品都是经过多少设计前辈精心设计的。”
    由此我认为在设计教育中,我们培养设计师高雅健康的生活习惯,比培养他们简单技巧要重要得多。感谢大家在刚才的这40分钟里聆听我的胡说八道,或者是我的演讲。
    下面这段话是我诚信之语,一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我觉得设计行业是我们每个在座的人赖以生存的行业,真心祝愿大家享受我们的行业,享受我们的工作。所以我希望能够聚集在这里的人,都是因为源自少年时代对这个行业的热爱。可是我们今天内心中对于设计还有多少儿时的冲动。所以我想用这句话结束我的演讲“无论我们走得多远,不要忘记了出发的目的。”谢谢!
    按照视觉同盟的安排,留了20分钟互动的时间。我想在座如果有我什么问题可以提给我,我特别愿意给大家回答。
   
    提问1:我有一个问题,怎么样把不同的非常有个性的设计师管理在一起,让他们一起做项目。   
    魏来:这个就是我们作为设计经营者的一个难题,有两个办法来解决:
    第一,我不知道这个呼吁有没有作用,就是我们要告诫设计院校的教育家们,不要再按照培养艺术家的方式去培养你的设计师。因为艺术学院的副产品是骄傲和自大,它或多或少会有传授给设计师们。为什么呢?我们大家都知道,艺术市场是靠着张扬卖钱的。艺术家越张扬,也许他的作品价值越高,设计师不是,设计师张扬没人理你。设计师凭什么去跟客户张扬呢?所以这就是两说。
    第一,我请求设计院校的老师能够在培养设计师的时候,让他们更多地了解设计行业是什么,设计师应该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
    第二,就是今天培养出来的年轻人,就要让他们更加了解这个社会,更加去理解这个社会,看到自己的不足,看到自己的差距,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张扬是多么地浮浅。因为我小学五年级被我妈妈送到中央美院学习美术,因为我没有受过设计教育,要我从小学美术,我从五年级就在那个院子里长大,那时候在王府井,我浑身都是张扬的目标。
    我进入设计行业,我改变了这些毛病,花了十年的时间,我今天变成一个平和的,随和的,能够和客户交流的,能够说服客户的,穿西服的,打领带的,喷香水的,爱干净的人。跟这十年的历程有非常大的关系。
    我从美术学院出来也是大肥裤子,大皮鞋,长头发,也是无拘无束的样子。这个改变有一个故事了,就是有一次我的一个客户是远洋地产的,他做一个项目,这个项目就是在长安街上的凯旋广场,一个五百万设计费的项目,他请的是世界上最有名的设计公司叫SON,世界上作为最高的建筑都是SON做的。那次我跟瑟姆(SON)有特别密切的接触,跟他们交了朋友,这是我职业生涯中的一个转变,那是2001年。我第一次跟瑟姆(SON)开研讨会的时候,因为中国有一个规定,就是说概念设计可以找外国的团队去做,但是结构设计和施工设计必须由中国的设计公司来完成,因为外国的设计公司没有资质,中国的设计公司有资质,当时我们是一个圆桌会议,这边做的就是瑟姆(SON),包括SON的首席合伙人和所有的设计师,也有我现在这个岁数的年轻人,基本上坐的都是北京建筑院的设计师,有两个设计大师的人。我是跟客户坐,跟远洋地产坐地,我坐在了中间,这个视觉的反差,让我懂得了什么是工作一年五百万美金的设计费,是工作五年一千万人民币设计费的差距,这个差距就是这边都是整齐的西服,干净的领带,洁白的衬衫,严谨的发式、发型,优雅的发言,没有争吵,非常低调的声音,这边都是毛背心、毛坎肩,衬衫布打领带,肩膀上头皮屑,真的。当时在那个对比下,我知道了国际顶级设计师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所以就得让这个设计师明白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明白设计师是过什么日子的人。
   
    提问2:您能讲一讲设计师合伙制方面的问题吗?另外还有一个问题,我觉得合伙制更像是追明星演员的制度,还是更像一个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的制度?
    魏来:我们这几年合伙制改革,受到了行业广泛的关注,合伙制是在股份制之前最原始的一种经营方式,很早以前就有。只不过是他比较适合于那种人和的企业,所以企业有两种:一种叫资和,一种叫人和。
    股份制公司叫资和,也就是咱们三个人成为股东,一人投多少钱,来创办一个企业,我们的利益,以后一辈子的利益,永远根据咱们今天投的这个钱来说话,就叫本钱,做买卖就叫本县,因为我出了本钱,本钱是有风险的。
    合伙制企业不是资和,是人和,是我们几个人以我们的人品和能力放到这儿来合作的。我们永辈子的分配方式,不是因为我们今天投入的本钱,而是因为我们为大家付出的努力,哪个人付的努力不一样,哪个人就应该得到的多。
    那么为什么我说创意产业不适合股份制经营?因为这个产业不需要投资,在创业之初是这样的。为什么?你想想,我小的时候,买台电脑,挺贵的,现在的电脑真的很便宜,一台电脑,我小时候还得做广告,现在不用做广告了,因为有网络,网络做广告是不花钱的,你也就可以做广告了。你没有办公室没有关系,星巴克30块钱坐一天,你又接待客户了,你又在这儿做设计了,还有一个优雅的办公环境,只要有人找你做设计,你就创业成功了。所以设计产业,用资和是一个特别困难的问题。
    像我们这个行业有的企业家跟我聊天,说:“我的员工也有股份了,我许诺他五年之后给他20%的股份。”我说:“你这纯骗人?”他说:“为什么骗人?”我说:“你敢把他的名字写在你的营业执照上吗?那叫给他股份。”所以以后你们如果有从业者,你的老板说:“我给你股份,干股。”你就说:“写在你的营业执照上。”如果他把你的名字写到他的营业执照上,你就成了股东了,你就可以不干活了,你就说:“拜拜,我回家,不要这个工资了,我年底来分红。”创意企业受得了吗?所以说股份制企业在创意产业来说有点问题,当然任何形式都能做成。只不过是有一点问题。
    合伙制是比较适合于人和的一个条件。平心而论做股份制企业有几大洪沟是必须逾越的,第一就是创始人的心理洪沟。很多创始人是不愿意把自己的企业拿给同事们分享的。我做这个内心的挣扎,2003年我开始知道有这么一说,到真正做2007年,我花了四年的时间,这四年的时间全部是内心的挣扎吗?就是我真要这样吗?你知道早晨设计有一天会选举,让我离开这个公司,我无条件就得离开这个公司,这是真的,这是写到营业执照和写到我们的章程上的。
    第二个不可逾越的洪沟,就是它的纽带是友谊。有很多小孩问我说:“哥几个想弄合伙制企业。”我就问他说:“你们几个人是不是有这个友谊?如果你们没有这个友谊,很难做成。”那么早晨设计的这些合伙人是十年来大家没有离开,不离不弃,我们就像姐妹一样的友谊。
    举一个例子,昨天我的一个合伙人,一个小姑娘,她找对象,她长得很漂亮,我一直帮她找对象,找得挺着急,因为做我们这个行业的都挺封闭的,我们社交比较封闭。昨天终于介绍了一个,也是咱们行业的一个著名设计师,我觉得他有房子、有车,适合这个条件,我就让一个朋友介绍他们见面,后来他们俩一拍即合,这个小伙子知道说:“你那么漂亮,真没朋友吗?”真没有。我问我那个合伙人小姑娘,我说:“看中了?”她说:“挺好的。”你知道我放下电话内心里特别失落,特别地失落了。因为我们合伙,之间有一种特别的亲情,这种失落有点像哥哥失去了妹妹的感觉,她跟我不沾亲不带故,是我的学徒,只不过跟了我八、九年了,现在是我们的合伙人。所以这个友谊是挺难逾越的洪沟。
    那么至于是律师事务所,还是经纪公司,这只是我自己的发明,你看到的肯定是我的文章,别的合伙制的文章没有这么写。只是因为我和华谊兄弟的接触和熟悉,王中磊告诉我一些艺人的经营方式,我觉得可以拿到设计公司来尝试,然后我主要借鉴的是律师事务所的合作模式,最后我创造了早晨设计略带张扬的,有一些自我宣传成份的合伙制企业。谢谢!
   
    提问3:介绍一下咱们早晨这边设计工作的流程,就是合作的创意流程?
    魏来:创意流程跟好的设计公司的创意流程大概是一致的,因为我们都沟通过。第一,就是在于洽谈。所以设计师要具备非常强的洽谈能力,因为你要多少钱,人家给你多少钱,完全是你谈判的能力,因为设计这个东西没有价格,你可以五万,也可以五十万,完全看你谈判的能力和你的包装,企业的包装,个人的包装。所以首先是洽谈,我觉得洽谈是非常重要的,洽谈应该得到的是客户的尊重。如果你得不到客户的尊重,我们几乎就退了,不会再继续了。因为一个不尊重你的人,然后你跟他合作会非常痛苦的。所以我们基本上在洽谈过程中得到的是尊重,就是他信任你,他觉得你能帮他做好,他相信你能做好,哎,我们一起合作,这样会非常地快乐。
    洽谈以后,我们回来基本上是一个学习和资料收集的工作。这个早晨的效率比较低,早晨在一个项目的学习工作,短则两个星期,长则一个多月。我觉得很多小的设计公司,不负责任,我们都是无知的人,就是设计师都是无知的人对于客户来说。为什么?你看今天一个自行车找你做设计,你懂自行车吗?今天一个汽车找你做设计,你懂汽车吗?今天一个制糖厂找你做设计,你懂制糖吗?你都不懂。所以你要拿时间去学习人家这门生意,就像我得到艾诺这个公司,五年给了我很多钱,为什么?其实非常简单,就是我的学习能力,我跟王斌老师去跟张老板,那非常优秀的企业家,就是艾诺的创始人。我们一桌吃饭,他说想做艾诺品牌的改造,那个时候艾诺的牌子很烂,妈妈选择的品牌。就是你问一个稍微时尚点的小女孩说:“你穿艾诺内衣吗?”她说:“我妈妈穿艾诺内衣。”张老板要改变这个现实,说要时尚的小姑娘穿艾诺内衣,要改变艾诺的品牌,要做中国第一品牌,他也没有说把这个工作交给我,他只是这么一说就完了,所以你得回家去学习这门生意,我回家就学习了内衣,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生意,真是有可干的。我就学习,满桌子都是内衣,人家来了都以为我是变态呢。我再跟张老板吃饭的时候,他也是男的,我再跟张老板吃饭的时候,我把内衣说得头头是道,今天我跟女性要聊内衣,我能聊得门清儿,什么型号,什么材料,什么流行我全都知道,这就是花了两个星期,简单,现在网络世界这么方便,哪儿用请教,你自学,什么都能学会,那网上造原子弹的公式都有。我就把内衣这事说得头头是道。同桌吃饭,当时张老板是跟我、宋协伟、王老师我们一起吃饭,同桌吃饭,第二次还是我们三个人,张老板是想请宋老师做设计,可是宋老师没时间去学习内衣,可能宋老师也不在乎这个,大老爷们弄那个,宋老师第二天吃饭讲的还是学生的事,还是那些词,要有味道什么的,还是那些专用的词,我是一个晚辈,我得最后发言,我得在人家发言之后才能发言,张老板就觉得这个年轻人行,因为我上两个星期之前跟他吃饭,都不懂内衣,这两天他懂了,说得还不错。所以他就叫我到他办公室来谈,这样我得了一个五年的工作计划,为艾诺打造品牌,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我学到太多的东西了。我第一次跟专业的调查公司合作也是因为跟艾诺,之前我也不懂设计公司为什么要跟调查公司合作,后来我就懂了,太应该跟调查公司合作了,所以我们叫尼尔森合作了两次,在两年的时间内合作两次,跟尼尔森的合作改变了我设计师的世界观。
    第一次坐到透明玻璃前面,是面红耳赤的,因为被调查人员,来品评你的作品的时候,他不知道设计师在玻璃后边坐着,他随便地说,那个消费者的用词是没有顾忌的,一般的有点自尊心的人是根本承受不了的,但是后来到今天,我非常地习惯。为什么?我要听他们怎么说我的设计,我要听他们哪个受的对,哪个说得不对,哪些对我改进这个而且是有帮助的,这是一个非常拉的转变。所以我们单位的很多设计师经过这个训练以后,今天做完设计的时候,先拿到楼下跟那个阿姨,就是扫地的阿姨去问,阿姨你看我这个设计的是什么?它是什么行业的?没有字,把字遮住了。阿姨说卖饼干的,那我设计对了,走了。阿姨说卖墩布的,那他就得回去想想,对吗?谢谢!

2009年7月25日
·
中国设计教育与企业发展高峰论坛致辞
·对话1:《培养设计人才,院校如何与企业合作》
·对话2:《设计师在企业中应该如何成长》
·对话3:《企业在培养设计人才过程中的责任与义务》

2009年7月26日 活动B
·
主题演讲: 《网页设计行业的人才培养体系》
·主题演讲:《工作室机制与设计教学》
·主题演讲:《设计师的创业之路》
·主题演讲:《深圳设计企业发展与人才培养》
·主题演讲:《技术PK创意:均衡性设计教育的重要性》

2009年7月26日 活动C
·
主题演讲:《培养自主创新人才 推动民族品牌发展》
·主题演讲:《产学研与实践教学在汽车设计后备人才培养中的重要性》
·主题演讲:《国际设计组织的选才标准》
·主题演讲:《设计师如何在跨国企业中成长》
·主题演讲:《从IDEO看中外设计人才培养的差异性》

更多请见:人才与未来——中国设计教育与企业发展高峰论坛专题报道

 

(责任编辑: vincent
网友评论

作品欣赏

  • D&AD创意奖平面设计类包装作品
  • Free Rabbit图标设计
  • 智利Mauricio Cancino概念设计
  • 葡萄牙09FDIP公共中心
  • 躺着的艺术雕塑公共座椅设计
欢迎关注视觉同盟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vudn2004”或扫描下面二维码:
English | 关于我们 | 站点地图 | 联系热线 | 合作伙伴 | 艺术顾问 | 订阅 | 手机版
版权所有 © 2004-2018 视觉同盟(VisionUnion.com)
Copyright © 2004-2018 VisionUnion.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05192号
视觉同盟旗下子站:品牌专区 | 中国创意设计人才网 | 视觉同盟社区 | 视觉同盟论坛 |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