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关键字
UI设计UI理论和资料 → 正文
UserFriendly2010开幕主题演讲Dornad Norman(二)
作者: UserFriendly2010 来源: 视觉同盟专稿 时间: 2010年12月16日
再比如说,我在美国的西北大学,它位于芝加哥。这是我从公寓窗口所能够看到的房子,你可以看到这里,这里有两面国旗,他们中间的间隔只有20米,那么你觉得这个风向是什么呢?这是芝加哥,但是你知道有的时候我们的风向是不一样的,这就是我们生活的世界。这里是很简单的门,你知道我每一次演讲都会提到门,这个左边的门是非常简单的,这里是一个信号,它写的是“推”,如果你推左边的门,其实门并不会打开,因为是锁住的,而你如果开右边的话,它有一个把手,这个把手就意味这你应该抓着把手转一下,然后推门,但是如果你只是转一下它并不会开,你还要推它一下。就好像这里的酒店的淋浴间一样的,比如在我的淋浴间里是“推”,用中文也写了一个字,我想也是推的意思吧,但是你实际上在推的时候这个门并不打开,而要先旋转再推它,有的时候这个写的标志和实际上做的事情是不一样的。有的时候门上写的是“推”和“拉”,但是有的时候这个门不需要推或拉就可以打开,所以有的时候即使是非常简单的事情也变的非常地复杂。这里是一个门锁,你要把钥匙放进去转动它,有两种可能性,往左或者是往右,但是问题是我有这么多把钥匙不知道是哪一把钥匙,为了简化,有人把这个上面放了一个箭头,标识是钥匙孔,有的时候我们有很多地方都有标识,这是一个可用性很好的例子,可能有的时候很多人不知道怎么开这个门,所以才放了一个箭头在上面。比如这里放了一个点,标识这个锁门的方向,还有这里也会有一个锁住的标识在上面告诉你们怎么用。再比如说这是一个学校里面的一个设计,比如说你是应该把这个钥匙上的齿往上还是往下,这也是一个可用性的一个标识。那么这就可以让生活变得简单。

那我们再来聊聊我们的老话题,文化差异性与这个复杂性。这是谷歌,大家可以看到它的初始界面非常简单,一大部分是白色的,有极简主义的风格,而这是印度的一个公司,123.印度.COM,亚洲人都喜欢复杂的界面,这是韩国的界面,布置非常地复杂。我们知道东亚人都比较喜欢复杂的东西。你在路上去看一看路上的那些标识也好,广告牌也好,户外广告也可以,它的设计其实都是非常复杂的,你访问他们的网站,你可以看到他们的网站页面非常复杂,对于西方人来说这是不可理解的。这是一个洗衣机,这个洗衣机看起来更为复杂,尤其是与西方的洗衣机相比操作界面非常复杂,这是LG的洗衣机,非常的昂贵,要78万韩币,差不多是800美金的价格,它的操作十分的复杂。我问了一下我的韩国朋友,为什么韩国人这么喜欢复杂的东西?他们的回答是,因为这个代表了你的身份和你的权利,当你购买了一个看上去非常复杂精密的东西,别人看到它的话会对你产生非常好的印象,而这会使使用者感到自豪。

这里是另外一个非常典型的亚洲的设计,很多的颜色,有很多有趣的设计细节。(但是等一下)这其实是英国的戴森(音)设计的吸尘器,我觉得他会在亚洲卖得很好。这是雅虎的一个界面,这个肯定是美国的雅虎界面,这个也是非常简单的界面,但是它不是西方的,它是中国的百度,稍等一下,我刚刚说过西方人喜欢简单化,而亚洲人喜欢复杂化,但实际上也许并非如此。我们再重新来看一下谷歌,它有多简单呢?如果你有耐心仔细的看一下界面的话,其实它是有20个链接的地方,还有一个MORE提示更多,如果你点击了更多的话下面有一个下拉菜单,下拉菜单下面还有更多,所以你觉得谷歌的界面简单吗?其实不一定如此,这是微软的界面,你看上去很简单很高雅,但是实际上这上面有28个可点击的界面,在这个界面上你并不知道这个是什么东西,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换一下他们的主界面。你知道吗?当你在上面移动鼠标的时候,你会找到一些可隐藏着的链接界面,这个界面简单吗?其实简单性取决于我们的目标。

比如说这是谷歌,而这是韩国的一个界面,如果你只是想做一个搜索,那么谷歌是最好的选择,而如果你想知道最近发生过什么新事件,那么你可以看到这个韩国的界面更加好,因为你可以直接在页面上看到大量的信息,但是在谷歌的开始界面,你只能够看到一个搜索条,如果你要看很多东西你就要先点击更多,然后再点击更多里面的更多选项,再链接到其他的地方。所以你的使用目的决定了它的这个页面的复杂性,有一些复杂的东西其实是很容易理解的,比如说在出租车里面,你付款可以用远红外接受器,可以用手机付款或者是用现金付款,也可以用信用卡支付,甚至这里还有一个打印收款凭条的地方,上面有一个导航仪,有一个信号接受器等等,所以这些东西都是很复杂,但是没有人说我不知道怎么使用这些东西。比如说这是伦敦的街道,你看这里有三种不同的道路铺设,有砖块的、有混凝土的,还有小的砖块的,所以仅是从你脚上的感觉你就知道你是在人行道还是在道路上。还有不同的道路标识,你可以看到路上有很多点,有很多曲线,有直线,你可以看到这里有4种线,而且还有那行线,还有交通灯,所有的这些标识都看上去很复杂,但是你看这中间却有一个人从马路当中穿过去,而无视于任何的标识。     这里是韩国的一条道路,你可以看到,如果你仔细看的话你会发现这个路上有很多的东西。所有的装置其实都是人工的,只有一样东西不是人造的。你看这里有一个路上画出来的斑马线表示你可以过路,这里还有上街沿,可以把马路和人行道区别开来,这里还有道路标识,还有国旗,有一个控制器,都是人造的,这里有一个真实的树,但这棵树是人种在这里的,所以都是人造的物品,所有的东西都是被人工摆在那里,装饰街道的,所以这些都是人工建造的。你看即使是这个鸟巢,因为这个不是鸟自己造的,所以也是人工的,只有一样是真实的,就是树上的这只鸟是天然的,不是人造的,其实这才是生活的本来面目。我们可以看一下,这是人们的喜好性跟我们复杂性的一种,人们其实比较喜欢中等的复杂性,如果太简单的话就太沉闷也太单调了,但是事物如果太复杂,那么对他们来说就可能会引起他们的误会、迷盲和挫败感,所以你要知道,我们的问题是怎样平衡这个复杂性和用户的喜好性,所以这只是一个开始。

我们来看一下,对于专家来说呢,你可以看到,我们了解的越多,它的复杂性就越少,你知道作为一个外国人,一开始你开始吃中国菜的时候你喜欢吃最简单的菜,随着你对中国菜肴的熟悉度上升,你就开始喜欢复杂的菜肴,然后你甚至会开始喝中国的酒,就像对音乐一样,你一开始喜欢流行音乐,然后喜欢民族音乐或者古典音乐,这其实就像你玩游戏一样,一开始玩的时候你肯定是一个初级玩家,你只能玩最简单的东西,当你玩这个游戏玩了一个礼拜的时候就成为一个中级玩家,你玩起来更加的得心应手,当你玩一定的时间你就成为这个游戏的专家或者是高手。这其实是一个艺术家的工作台,对你来说这些工具都是复杂而且难以理解的,但是实际上,这张照片是在阿姆斯特丹拍摄的,但是使用它的艺术家,他有很多很多种的画笔和不同的颜料,但是对他们来说,这些复杂性都是非常需要的。对于不熟悉音乐的人来说五线谱是非常非常复杂的,但是对于非常熟练的交响乐指挥家来说这是易如反掌,对于熟练的飞行员来说这些精密的仪表一点都不复杂,但是对于外行人来说它却是致命的复杂。在这里看,其实他们通过经验已经有了他们自己的非常便于使用的经验,而飞行员也是接受了高强度的训练,他们已经有了数千个小时的飞行经验,所以这些事情对于他们来说一点都不复杂。你看这张桌子上面非常复杂,但是桌子的主人却知道他上面的每一堆东西是什么,知道在哪一堆里面寻找到他需要的东西,哪些是旧文件,哪些是新文件,你问他们要资料,他们通常都会找得到。但是如果你有一个非常干净整齐的办公室,也许你什么也找不到,因为你的可视性,可以帮助你在这个办公室里面工作。所以你在这里看到,中间度是什么呢?就是你看到他这个参与程度,如果它太靠左,那么它可能太简单,而如果太靠右的话,那么就是太复杂,,在这里你可以看到你的流程,流程其实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说你不管是在玩游戏、看电影、看电视、看书或者是参与运动,有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可以在你身边消失了,你只是专注于你所做的事情,你完全意识不到多少时间已经流逝了,这个就是你的专注程度。

当你玩这个游戏一段时间之后,我们就必须增加这个游戏的难度来保持你的专注性,所以这就是我们的办法,你如果希望别人专注于你所设计的东西,你就要逐渐的增加它的复杂性,来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和专注程度。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人们在专注于做某一样事情的时候他并不想花过多的时间在这个工具上,而是想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如何完成这项工作或者某个任务上面。比如说在演奏音乐的时候,或者你在做咖啡的时候,你看这个咖啡机非常可爱,看上去非常好玩。但是我想向这个可用性的专家们来说的一件事情是什么呢?就是可用性其实并不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更为重要的是你是否享受这个过程。我相信这里很多人使用苹果的手机,我想知道拥有苹果的这些人,你们是不是喜欢你们的IPHONE,他们通常都会说是的,我喜欢它。我问一个问题,在中国,请你把这个时间区换到韩国时间区,他们会说肯定没有问题,他们会把他们的IPHONE拿出来这样进行操作。首先点击设置,然后来滚屏,他们首先把那个屏幕滚来滚去,找这个相应的软件,然后他们可能是另外一个界面,他们再把这个屏幕滚来滚去,找到国际选项,然后发现这个时间区设置并不在里面,然后他们要把手机颠来倒去的尝试,最后才找到他们需要的功能。大家会看到,很多苹果的用户都会找到很多的问题,这个时候你可以嘲笑他们,这个事情简单吗?但是这其实是很有趣一件事情,他们很享受做这样的事情,而且你做错了操作也不会受到惩罚,他们很喜欢把这个手机放在手里摆弄,当他们找到这个时区设置的时候其实是很高兴的,并没有挫折感,所以这个可理解性也是很重要的。

再看这个咖啡机其实也是很可爱,很好玩的一样事情。但是你知道有的时候也有着不需要的一些复杂性,比如说,钢琴,这里的钢琴就很复杂,但是在这里,你其实是可以做电子的钢琴,你可以进行各种各样的个性化的设置。当你做进了某个设计,并且保存这个设计的话,下次再用这个电子钢琴,就可以点击一下保存设置。这个其实就是它的面板的情况,你可以在这里看到,BUP、你看到这个BUP了吗?请记住这个符号BUP。然后你到这个设置的菜单的时候,它这里会说,我即使是在无电的情况下也可以保存这个设计,但是你觉得这个有没有必要呢?在这个操作界面上已经有这个一键储存的设置,为什么我们还需要这个功能呢?其实它就是人为的把这个事情弄复杂了。这个上面的指示,使用指南上面给你了一、二、三步,应该怎么样进行这些操作。它说,储存已经执行,那么你这个时候就觉得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觉得我这个设置早就已经被保存了。再到后面,当你的备份记忆已经结束的时候呢,它的显示都会回到原来的样子。

为什么要把操作流程弄的这么复杂呢?因为有一些功能其实并不需要那么复杂,我们的敌人是什么呢?首先是那些评论员,有一些杂志、报纸的评论员,他们希望让别人觉得他们的思想非常地有深度所以他们把简单的事情说得很复杂。还有一些销售人员,比如说我们的手机其实是非常简单的,但是它很难卖得好,因为有一些手机店的销售人员会说你为什么买这个功能这么简单的手机呢?你看这个手机价钱一样的,但是有很多不同的功能,用户也会因为看到这么多的强大功能而感到非常的兴奋,通常他们会买一些功能更为复杂的手机,尽管他们并不需要这些功能。这个尽管有一些功能没有,但是他会说我们这里有一个非常好的触摸屏,然后也有很好的键盘,而且它的功能配置都非常好,有一个320万象素的摄象头等等,但是它只不过是没有那个语音拨号功能而已。那么我们在这里可以看到有一些功能蠕变的情况,这些功能到底需要不需要。在这里它本来应该是一个简单的手机,只是满足人们打电话的需要,但是,我们这个公司可能需要有一个医疗监护的程序,你可以看到这上面所有的键盘和菜单,其实它本来是可以简单的。

再比如说尼康有非常复杂的菜单,然后佳能就说,既然尼康有这么复杂的菜单,那么我们也要有同样复杂的菜单。比如我要买一辆车,我看了丰田、马自达等厂家的车,那么买哪一辆车呢?我就看一下具体的功能,比如自动锁啊等等功能,这里有七、八个具体的细节功能,你再看这后面有更多的功能比较表,然后你可以看到再下面,还有,无穷无尽的功能比较,还有,还有,你看到了吗?其实有很多很多,很多的信息,还有,终于没有了。这简直是很疯狂的一件事情,一个人怎么能够接受这么多这么多的信息呢?这个问题在于,我觉得我们这里有很多,当你增加一项东西的时候,它的可用性也就相应的下降了,你再增加一样事物或者一个工具的功能时可用性就逐渐的下降。你有没有想过,其实我们并不需要这样子做,我们的解决方案就是一个很好的设计,我们其实有两种好的选择,两种解决方案,一种是自然的,一种是人工的。我们在这个复杂的世界当中怎样能够找到自然的一些解决方案呢?比如说,我们这里是在芝加哥一个很小的一个城市里,它可能是在芝加哥的西面大概20公里的地方,我在这里想坐火车去芝加哥,但你要注意这里其实是在美国,我们并没有一个很好的火车体系,火车只有一小时一班,当你赶到火车站的时候,我有没有错过那辆火车呢?还是火车没有来,你在这里可以看到一些社会的,人文的标识,比如说你看到很多人还在那里等车的话,你就知道车还没有来,但是如果那个车站上空无一人,就知道车已经开走了。所以在这个社会中其实有一些很自然的指示可以让你来理解这种情况。再比如说你在这里可以看到有一条小径。比如别人走过的路对你来说就是一个意向,就是你可以走别人走过的路。而对于这个社区的人来说,其实你这里就应该放一条人行道。

再看这里,这里有一个路上的斜坡,我们怎么才能够上去呢?这里有一个小径告诉你可以从这里走,而对于从事道路建设的人来说,应该在这里多建一条路。在这里,你看以前可能在别的地方,人家只会走到草地上面,而在这里的话,它却会有一个道路,请不要走在草地上,可能在别的地方会写不要走草地。再比如说在亚马逊,在你浏览不同的书的时候,它会给你一些信息,比如买了这本书的人还看过其他的一些书,或者你买一个电影的碟片,他们会再给你一些另外的信息,就是看过这个电影的人还喜欢另外一些电影,再比如说在这个界面上会告诉你,看过这个界面的人还看过其他的一些界面,你再看到这本书上面,有一些书的间隙比较大的地方表明你曾经看过,你在这里的信息是非常有趣的,所以你在那里看过很长的时间。

比如我在这个地方放一个用过的咖啡杯,下面一个人看到这个情况之后,就知道,我也应该把我的垃圾放在这里。第三个人看到之后,这就是非常明显的信号了,就应该把东西放在这里。请大家注意我说的这句话,不要把这个词给忘掉,这个词很难使用,很难理解的,你知道这个可用性其实是可使用性的一个信号,在这里,其实最关键的是你得到的这个信号,这个信号是(什么),所以我们会用这个词,信号。比如说一个可以让你摆放杯子的界面,这就是你接收到的信号。

我们看一看人为的一些信号,比如大家可以看到这样一个小柜子,可能在上面摆放很多的东西,这是1874年设计的家具,整体的设计让人非常的迷惑,让人记不住什么地方放什么东西,所以设计不成功。再来看摇控器,最正确的这个设计方案就是目前这个例子,大家可以看到这是一个非常简洁的摇控器,前面是我房间里面的摇控器,我把所有的摇控器整合在这个摇控器里面,现在我用这一个摇控器进行其他的一些功能,你可以用这个摇控器进行看电视、听音乐、下载到IPOD里,你按一个按纽就带入到下面一个界面,把所有其他的可以误导你的复杂性都整合到一起,非常简洁的界面。再看到谷歌,前面有一个高级搜索,很多人一般不用这个(选择条),谷歌在这个高级搜索里面规避了一点一点的复杂界面,所以它用一条来代替了,就是你简单的说一句话,或者一个词组,谷歌把所有的这些进行了一个重新的诠释,谷歌展示出来的是,所有的这些信息是自动化的,我一下子可以读取出来。另外一个解决方案就是模型和建模,整个系统的这样一个建模,如果你能够做得很好的话,就可以看到一些很好的效果,当然这是一个微软的窗口界面的这样一个系统下面的一些模型。大家知道这一层夹着一层好象一个迷宫一样。整体这些都是人为的一些信号。那只是一个非常优良的一种概念上的设计模型,使得它非常易于理解和捕捉,所以什么样模型是有用的,什么样的设计是好的设计。

大家可以看到我这个整个的图片文件夹里面有很多张图片,这是其中一个小的照片,如果你把所有的这种条目做成这个样子的话可能就比较难去找到你想要找的那个文件,如果把它做成概念化模型的话,搜索的时候就非常的便捷。另外就是从系统的角度来思考,IPOD从某种程度上并不是成功,因为它太好看了,它也不是第一个音乐播放器,当时韩国人第一个发明出来MP3的播放器,但是它的外型非常漂亮,为什么它能够成功呢?因为它理解系统的重要性,它把所有的东西整合到一起,成为一个系统内互相协作的平台,所以苹果公司,首先就是让在线购买音乐得到法律的保护,然后建立一个网站,便于大家从这个网站上线上购买音乐,然后会自动的下载到你的电脑,然后再到你的IPOD里面,在这样的平台里面很容易找到你要的音乐,这是一个集成系统的连贯性,所体现出来的功能。目前来说有两个主要的品牌,一个是SONY,另外一个就是MZONEK(音)的阅读器,这是MZ的图片,SONY和它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屏幕稍微再大一点,做这两个屏幕技术的是一家公司。在SONY要下一本书的话,要在网上下载、购买,而MZONE就简单多了。你怎样使用这样一个电子档的集合呢?不用再做搜索,因为它是内置在阅读器里的,而且这个KINGDOM(音)的设计师觉得如果想搜索书的话,只要30分钟就可以找到这个书的资源,我觉得KING(音)目前没有这个版本上市,但是在英语国家已经上市了。为什么复杂呢?因为我们需要复杂性来帮助我们解决生活中的复杂的事情,我们要理解,而不是单纯的理解简单的现象,所以要谈到设计,我们要设计出概念性的模型,要把复杂的东西做到便于理解,把所有的东西建模,让所有的复杂的东西变成小的单元让它易于理解,要有很好的标志,让大家知道怎么去做还要有一个系统的思考模式,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去欣赏生活中的复杂性,感谢大家的聆听。

主持人:下面会有工作人员传递麦克风,每一个要提问的听众请举手示意我们的工作人员,他会把麦克风递到要提问的嘉宾处,谢谢。

提问:Donald  Norman你好。为了去真正的理解文化的内涵,而且去理解文化在设计这个角度所呈现的一些新的现象,那么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特质呢?我重新来问一下这个问题,为什么我要问这样一个问题,就是因为我们通常呢,大家知道,很多人会从他们家乡的这种感觉出发,然后来到另外一个国家,然后再离开另外一个国家回到他们产品出产的国家,他们期待着通过这样的一次旅程就能够理解所有的不同文化所体现出来的新的现象然后进行设计,我觉得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所以我的问题是,我们到底需要怎样的特质和方法去理解文化的内涵,第二我们如何去界定设计过程中所呈现出来的这些文化的一些特质呢?谢谢。

Donald  Norman:好的,问的问题特别好啊。来自于香港的Dinel先生。是一个澳大利亚人,生活在香港。我其实也不想让大家认为觉得就是说文化是很好理解的。从技术的这个层面来讲呢,我们在很大程度上尝试着去征服文化,但是因为目前我们有日新月异的技术,比如说机动车啊,在全世界也是很好的例子,同样电脑也是,手机也是,所有的这些设备本质是一样的,但是风格不一样,他们呈现在公众的眼中是不一样的,所以我坚信的是什么呢?我可能讲的不是特别的正确,也会犯错误,我不怕犯错误,因为只有犯错误你才会成长和学习。

所以如果大家和我,我说什么大家都同意的话就没有什么不同了,产品本身来讲是相似的,但是人在这个产品基础之上的行为模式和互相互动的模式和整个产品的销售模式是不一样的,产品的应用是不一样的,很久之前我在苹果公司任职的时候我就意识到这一点,我们为不同的文化,当时做了一个特别不好的项目,如果你整个设计一开始不正确话,你这个翻译都做不好,你必须要在翻译的这个层面上就做到一个本地化,让当地人帮助你理解、解释当地人习惯的说法,从而真正呈现当地文化的一些正确的内涵。比如说在加州生活的中国人和中国本土的中国人说的汉语表达出来的意思已经不一致了,所以想要深刻的了解文化的内涵不那么容易了。所以产品在设计的时候,最终的目的一定是要在当地进行设计。我不知道我这个问题回答到这里,有没有解答你的提问。好,Bill  Buxton问我一个问题,Bill  Buxton和我特别愿意互相去争论,几天之前我们在汉城,当时那里也是有一个大会,三个主讲人,我和Bill  Buxton:还有BIBOLY,今天我们两个人又聚在一起,Bill  Buxton是在微软任职,他是刚刚从北京的微软办公室过来。

(责任编辑: 徐大维

作品欣赏

  • D&AD创意奖平面设计类包装作品
  • Free Rabbit图标设计
  • 智利Mauricio Cancino概念设计
  • 葡萄牙09FDIP公共中心
  • 躺着的艺术雕塑公共座椅设计
欢迎关注视觉同盟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vudn2004”或扫描下面二维码:
English | 关于我们 | 站点地图 | 联系热线 | 合作伙伴 | 艺术顾问 | 订阅 | 手机版
版权所有 © 2004-2019 视觉同盟 visionUnion.com)
Copyright © 2004-2019 VisionUnion.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05192号
视觉同盟旗下子站:品牌专区 | 中国创意设计人才网 | 视觉同盟社区 | 视觉同盟论坛 |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