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关键字
工业设计工业设计访谈 → 正文
摩托罗拉亚洲区设计总监邱丰顺、资深设计师陈铭镛访谈
作者: fape art2000 来源: 视觉同盟专稿 时间: 2005年12月12日

2005年12月1-2日,由美国伊利诺理工学院(简称IIT)设计学院和中国知识产权局主办的国际领先设计与中国新兴市场论坛在京举行。期间我们遇到了参会嘉宾摩托罗拉亚洲区设计总监邱丰顺和资深工业设计师陈铭镛并做了简短访谈。

邱丰顺,1990年台湾大同大学工业设计系毕业,2003年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EMBA毕业。曾任飞利浦台北设计中心资深设计专案经理,台湾实践大学工业设计系讲师,现任摩托罗拉亚洲区设计总监,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工业设计系特聘讲师。
陈铭镛,1990年台湾实践大学工业设计系毕业,2003年澳大利亚斯温伯尔尼科技大学设计研究( Design Research )专业研究生毕业。曾任飞利浦台北设计中心产品设计师,摩托罗拉北京设计中心资深工业设计师。

采访人:樊鹏
摄影:廖翔
采访时间:2005年12月2日
采访地点:北京

视觉同盟:请谈谈参加国际领先设计与中国新兴市场论坛的感受?
邱丰顺:从议程来讲的话,每个人的感受不一样,因为我本身已经在北京呆了五年了,所以当然有一些信息对我来讲已经不是那么新鲜了,但对一些国外的嘉宾,他们会有一些感触。很多演讲者都谈到中国大陆的设计现在面临的问题,我认为只谈问题对中国的设计是不公平的。当然我们必须要承认中国在设计领域跟全世界有一段的距离,但是作为刚刚发展20多年的行业,在发展初期遇到这些问题是在所难免的。不管是日本、韩国都是一样,其实都走过这条路。中国在这样的一个过程当中,算是一个后起之秀,我觉得我们接受的挑战更大,每个人都知道我们现在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要走,这就是今天很多参会者为什么花那么高昂的金额来参加这个会议的原因,他们希望能够跟外面有一些互动。所以昨天(会议第一天)我的感觉,可能比较偏重于是谈中国大陆设计的现状,在谈中国设计出现的问题,但是没有提出我们要怎么去改进的方法。中国的设计人才事实上跟全世界设计人才从本质上来讲没有任何差异,那怎么提供一个什么样的机会让中国本地的设计人才能够透过一个channel(管道)发展起来,中国大陆的企业管理者也逐步意识到这个问题,现在也有企业开始打造国际的品牌,象联想并购IBM、TCL并购汤姆逊等,这样给中国设计一个更大舞台施展从而快速发展。那我相信中国会用比日本、韩国用更短的时间达到这个目的。我为什么有这么个信念,第一个是人,就是说中国设计界这些人的素质我觉得跟全世界优秀的没什么差异,他本身的这些技巧没有差异的;第二个就是中国有很大的市场,这个市场就在你(设计师)本土,没有人比中国人更了解这个市场,所以我认为会很快速的,会在工业设计这一块表现的更加明显。

视觉同盟:您作为MOTO亚洲区的设计总监,能介绍一下亚洲区的设计团队?
邱丰顺:
我们现在是这样,讲到亚洲区这个团队之前事实上必须要讲到整个MOTOROLA全世界的概况,你才会比较出亚洲区是怎么样的。MOTOROLA总部在芝加哥,全世界大概有270多位(设计师),精确数目没办法知道,在北京这一边大概有四十多位设计师。我们在韩国也有设计中心,韩国大概也是三四十位(设计师),在新加坡比较少,大概五六个人,所以在亚太地区就是这三个设计中心。北京、韩国跟新加坡(设计中心)以前都是归我管,现在因为工作职务的关系,韩国已经独立出来了就不由我负责了。他们(韩国设计中心)比较着重是在CDMA,我们北亚中心(北京)就是GSM还有高端的一些产品,新加坡是是负责低端的产品,主要的分工就是这样的。我们这一边在亚太地区来讲的话大概工业设计占的还不是唯一主要的部分,我们大概有四十多位设计师在工业设计,界面设计部分也将近二十七八位,而且大概明年预计会扩编到,会扩编到四十位左右,所以这个整个加起来明年的团队有一个计划大概是到六十位左右,工业设计大概不会再增加了。

视觉同盟:为什么在UI方面会有一些扩展,把这个团队扩展的这么大?
邱丰顺:
我觉得不能用工业设计师的角度去看user interface designer(用户界面设计师),因为user interface designer分工更细,比如说一个工业设计师他一个人他可能就可以handle(负责)整个project(项目),但是user interface designer不可能,一个UI project的完成可能需要十个人甚至二十个人的team(团队)去完成。所以这么看的话一个工业设计师对应到五个user interface designer,所以在你心目中可能觉得我们扩编很快,但是在我们觉得可能还不够,还有更重要是MOTO在北京有一个研发部将近一千人,那这么大规模的研发团队当然要有相对应设计师去跟他们配合来把这些产品推到市面上。
陈铭镛:北京设计中心的产品研发比较集中就是在手写输入。这款手机是我设计的,这款手机月底就会上市。(这时陈铭镛为我们展示一款即将上市的手写输入手机,因为保密现在无法提供照片,可以看出这款手机不像传统手写输入手机那么大,体积非常小,应该是定位于女性)
因为我们MOTO在北亚这边还是在手写输入上面是最强的,在这商务机上我们也占有一定市场份额。所以北亚这边将来会有很多产品会把这样的功能慢慢的加进去。

视觉同盟:我们知道MOTO众多的产品线,从高端到低端,而且MOTO在全球各个地区都有这么多设计中心,何统一协调MOTO一个品牌整体风格呢?
邱丰顺:因为像我本身虽然是位置在北京,但是我直接report给Chicago(直接向总部负责),我不report给亚太地区这一边的任何人,我们每年度都有(针对多年后上市的新产品的)计划,基本上在这些计划推出了以后,就会有一个市场战略(来指导设计)。因为我们MOTOROLA设计的单位事实上六年前才成立,所以不瞒你说,我们也在磨合期,从V70推出了以后我们(设计部)才渐渐被MOTOROLA甚至被外界认识,事实上我们的设计策略最近比较清楚了,从V3推出了以后,接着我们会推出U6,然后L7。怎么样去推这些东西(MOTO视觉风格),事实上我们会在每一次(设计新产品的时候),比如说现在2005年我们可能就在做2007年的东西,并不是由某个设计中心做,而是全世界设计师(所有MOTO设计师)一起做,我们在每一个礼拜的时候都要召开一些会议,而且这些东西是公开的,在全世界所有的人(MOTO的设计师)都可以看的到,比如说美国可能知道北京在做什么,北京知道韩国在做什么,我们都知道大家在做什么。透过这样公开的讨论,我们渐渐把这些设计语言找出一条路出来,不管是设计笔式输入的、低端的、高端的,都会有一个(设计)语言在那里。V3是我们第一款完全没有透过任何的市场测试就推出去,非常得成功。所以我们现在很有自信,当这个推出去成功以后,我们就知道,这个设计语言是对的,所以我们接着会有一些其它中端的、低端的产品会跟着V3这样的设计语言去走。同时我们在这个方面我们也在试着另外一个设计语言,相关产品大概是在应该也是在差不多一个月就会上市的,我们也会去测试这个市场的反映。


 MOTOROLA U6


MOTOROLA  L7

视觉同盟:您认为怎么看待一个优秀的设计师具有什么素质?
邱丰顺:我认为天分很重要,但是天分不是最重要。我觉得第一个就是作为像我们这样的设计团队,他一定要是一个team player(团队的一员),他必须能够跟其他团结成员合作,因为有时候一个案子可能有几个设计师一起合作,你一定要能跟别人合作;第二,你要乐意和别人沟通,乐意沟通不只是你跟设计师之间的沟通,你还要跟工程师去合作,把你的设计实现出来,那你本身的沟通能力就要很强,这跟你的设计能力有关系,专业有关系,但是跟你的沟通能力也有关系,因为有时候,你个人性格也会影响到你的沟通能力,比如说你认为自己的东西不能改,那这时候就可能会产生跟其它部门之间的摩擦,毕竟每个人都会从他的专业去看这个东西,所以沟通能力就很重要。另外更重要的就是:要愿意去分享,就是去听别人的意见,因为毕竟我们设计师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是解决一些消费者心中的一些问题,所以你一方面要组建,另一方面要乐意去听,比方说消费者他给你什么反馈,你不能因为说你是消费者不懂设计,不能这样的,你要做很opening man(开放的人),去听取。第三点就是,我觉得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速度也很重要,现在就手机这个行业竞争这么激烈,你越快地掌握这些技巧,掌握这些快速设计的方法,我觉得这个也会让你很偷闲。最后一个特别是针对于中国的设计师,就是语言能力,因为你在你的合资公司,像你在MOTO,如果你不会讲英文的话,你基本上没有办法跟同事谈这些东西(你的设计),你是个哑巴,那这样的话,有时候你就没办法去说服人家接受你设计的观念,我们的市场部的人基本上都是老外,你不会沟通的话,你怎么去说服他呢?对不对,所以语言能力也是蛮重要的;我想大概就是这几样,只要你是本科系毕业的,具有这些能力,我觉得就够了。

视觉同盟:请陈先生和邱先生对年轻设计师提一些设计上的建议?
陈铭镛:专业技能上分蛮多方面的,包括设计技巧,设计流程的了解等。我觉得现在大部分学校在培养学生上,会比较注重他们的技巧养成,比如说手绘,还有电脑技巧等,这些对于学生来讲,多半是在磨手上的功夫。但是对于他去做设计的时候,他怎么样去把一个东西从无画到有,这种解释,这种背景故事,我觉得在中国的学生在这部分是比较缺乏的。那这个要怎么去培养,我觉得要从比较早的时候开始,比方说学生在学校的时候就要将这样的课程授与他们,而不是大部分的课程都注重在一些手绘,因为手绘到公司后,都可以拼命地去磨出,公司都有大量的画图要求,这样很快就会培养起来。但是对于你怎样去计划性地去构思,这个产品是怎样产生出来,我觉得这个更重要。你画了一张很漂亮的图,人家问你这个是怎么画出来的,你说不出来,很多时候人家就认为你这只是画了一张很漂亮的图而已,用一种传统的眼光来看你,你就是一个绘图的人,你是美工,但实际上,你不认为自己是美工,因为设计是很涉及很多方面的,那你就要开始去建立这一块,比如说,我这个按键放在这里,是因为什么原因,这才是重要的。因为我去清华美院讲一些课,跟学生有接触,那我们发现学生就是说他会特别崇拜某一个技巧特别强的人,其实我认为这不是一个对的做法,技巧特别强的人,你手绘特别好,最后还是要有自己的风格,去模仿他没有错,但是久了,你还需要自己的风格,一个设计师跟艺术家某些地方是共通的,你要有自己的style(风格),可是在学生这个时期,你如果捕风捉影学这一点,学那一点,我觉得这对学生是一个不太好的开始。
邱丰顺:我补充一点,因为我本身在清华美院帮他们上了一阵子的课,我认识了很多年轻的学生,我觉得就是说,事实上在某种程度是中国设计一个现状很直接的一个反映,就是说这个技巧是可以养成的,它是比较容易的,也比较有成就感,但是我们更应该注意的是创意是怎么产生的这些过程。因为中国在工业设计的发展的部分本来就比较短,目前我们的师资也相对比较少,现在设计院校又非常多,学校就很容易教一些偏向于速成的,可以看得到成果的课程,那对设计的程序,创意的养成(为什么要去做这样的一个设计),这部分现在相对来讲是比较缺乏一些。我认为,这些东西我会对一些刚走出社会,刚毕业的设计师,我会建议不要太在意多少钱,不要太在意工资多少,你要投资一些时间,然后你就会开始有一些你自己的东西会沉淀下来,而不是每次都很表面的画图上,但是在院校对这部分的交流比较困难,为什么?因为公司和院校毕竟不一样,设计师通常在设计什么东西的时候,他公司市场部人士会很清楚地告诉你,这些产品的用户是谁,市场是在哪里,我有多少成本的预算,当我这个规范很清楚了以后,事实上真正在大公司上班的这些设计师,事实上他是在一个圈圈里面,玩这些game(做设计)。但是学生不一样,他没有这些参数,去过滤我的设计到底是对不对,所以他比较容易去天马行空地去想一些东西。那这个是现实,我想不止在中国,可能是象在美国有的院校也有这个问题,但是ART CENTER除外,因为他一般可以得到某大企业赞助并直接参与企业的案子,他们有比较多的机会,很快地跟业界衔接。但是对于中国的院校,我觉得这是比较缺乏的。所以我还是觉得学生毕了业以后重新再学习,再教育,我觉得这是必然的。

视觉同盟:请问MOTO有没有招收过这种设计方面的实习生呢?
邱丰顺:
我们每年都有,我现在里面清华美院的七位设计师都曾经在我这边实习过的,他们实习了一年,我们觉得他理念已经跟我们接近了,我直接让他进来。为什么我们和清华美院关系这么密切,就是因为清华美院搬家以前就和我们挨的很近,美院也很支持,白天的时候实习生就在我公司里面上班,有课才回去上,所以基本上他跟一般的设计师没有太大的差异,我们通常希望我们实习时间是1年,从9月份开学开始,在大四或者研一阶段里招收一些这样的学生。

 
摩托罗拉设计中心亚洲区设计总监邱丰顺(中)、摩托罗拉北京设计中心资深工业设计师陈铭镛(左)、视觉同盟主编廖翔(右)

更多相关文章请访问

(责任编辑:  
网友评论

作品欣赏

  • D&AD创意奖平面设计类包装作品
  • Free Rabbit图标设计
  • 智利Mauricio Cancino概念设计
  • 葡萄牙09FDIP公共中心
  • 躺着的艺术雕塑公共座椅设计
欢迎关注视觉同盟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vudn2004”或扫描下面二维码:
English | 关于我们 | 站点地图 | 联系热线 | 合作伙伴 | 艺术顾问 | 订阅 | 手机版
版权所有 © 2004-2017 视觉同盟(VisionUnion.com)
Copyright © 2004-2017 VisionUnion.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05192号
视觉同盟旗下子站:品牌专区 | 中国创意设计人才网 | 视觉同盟社区 | 视觉同盟论坛 |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