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关键字
工业设计工业设计访谈 → 正文
【人物专访】GOOD DESIGN AWARD奖项海外事业部负责人薛萌
作者: 视觉同盟 来源: 视觉同盟专稿 时间: 2017年4月1日

【薛萌】公益财团法人、日本设计振兴会、GOOD DESIGN AWARD奖项海外事业部负责人。


薛萌

视觉同盟:首先我对优良设计奖很新奇的一点是它是一个循环的设计奖项,它不仅是评出奖项,还要继续负责,您能介绍一下这个过程吗?
薛萌:
其实我们做的这个奖项跟其他奖项最大的一个区别是我们是公益性质的,并不以盈利为目的,这是我们是宗旨。循环是通过这个奖项,我们去搭建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把一些好的设计推广,让社会百姓来真正接触到这些好的设计,这是循环的一个过程。用评审的形式来发现社会问题,那这些社会问题是一些设计师或社会学者提出来的,然后他们会带着自己的解决方案来报名参加这个奖项。如果我们觉得这个问题非常好,值得继续探讨下去的时候,就会告诉社会上其他一些人,比如普通百姓,现在这个设计背后的问题是这样的,这个问题会不会有其他的解决方案,这就是一个整个的循环,也就是把这个问题放到普通大众中,形成一种全民参与,全民思考的一个过程。比如时晓曦的这个3D针织鞋,他提出的问题就是原来鞋子可以这样去想,他的这个想法会激发其他的想法,然后其他的想法再去报名参加这个奖项,所以这个过程是一个良性的循环过程。

视觉同盟:你们这个奖项最初好像仅限于产品,但现今已拓展到建筑、环境、媒体、服务设计等领域,所以你们的评判不仅仅是一个产品,而是设计背后的东西和想法吗?
薛萌:
是这样的。其实呢,我们这个奖项刚开始在1957年的时候叫做优良产品评价制度,这是日本国家和政府的一个行为,当时不是一个奖项,而是组织一些社会学者包括设计师去市场上找一些好的设计,然后我们以日本政府的名义去颁奖,不是收报名费啊什么的,但是能够称得上是好的设计当时也仅限与一些产品。然后逐渐经过60年的发展我们觉得这个奖项并不应局限于产品,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产品是传递设计的载体,也就是产品只是中间的一个媒介,而想要传递给消费者的东西是隐含在产品背后的。所以我们才会把这些硬件的东西扩展开,比如说平面的也有,广告、服务、商业模式的也有,其实呢,这些都可以称作是硬件,而我们所要表彰的是硬件背后的一些东西,比如刚才讲的日本美少女组合,它隐含在背后的是什么呢?实际上是给日本这些年轻人的一个希望,哪怕是唱歌跳舞也好,你只要去努力,向着目标前进,你是有机会的。

视觉同盟:优良设计奖提倡的是从“消费者”到“生活者”,请问这是什么意思?
薛萌:消费者是什么意思呢?是我要花钱买;生活者是什么呢?是我要真正去享受这个东西,我花钱买这个东西的目的是为了提高生活品质。那设计的话,包括硬件也好或其他的东西实际上最宗旨的目的是要为了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

视觉同盟:所以这可以理解为是对人的价值的肯定与发掘吗?
薛萌:对,我们是要抛开表面上的一些东西,当然我们也会看表面做的比较商业化的东西,但其实那都是在为商业服务的。我们最关注的是产品是否有意义,是否对社会的进步有所贡献,如果有所贡献的话,那这就是一个好的设计,如果只是在商业上非常成功的话,比如卖出几十万台的东西,那只能说在商业上很成功,但在对社会的贡献上来讲的话不一定。

视觉同盟:所以你们这个奖项是更高级的?
薛萌:对,其实商业的东西我们也会关注,但社会的属性在我们权重之中是占到一半以上的,因为毕竟我们不是商业性的奖项而是公益性的财团奖项,类似于国家奖的这种感觉。

视觉同盟:您有说到你们优良设计奖更多的是在寻找一种可能性,那么这种可能性是指什么呢?
薛萌:比如说去年一个非常好的例子:时晓曦的这款3D针织鞋,其实这种可能性都是我们司空见惯的---织袜子的机器嘛,在日本大家也非常喜欢这个设计,但并不是喜欢这个设计本身,而是背后他思考的这种方式。他对袜子机的重新思考或是换一个角度思考,实际上事情是一样的,但这却把可能性给拓展开---袜子从另一个角度看就是一个鞋子,那这种可能性给日本的传统袜子机提供一个想法,就是袜子机除了做袜子,能不能做鞋,我想大概是这种可能性。我们只是提出来袜子机可以做鞋,那袜子机还能做什么,这是我们想要引起全社会公共关注思考的。

视觉同盟:那可以理解为时晓曦先生设计的这款3D针织鞋只是一个开头,他打开了一种可能性,可以引起各种其他的思考与探索?
薛萌:是的,所以我们表彰的、给予奖项的都是具有启发性的一些设计而不是追求完成度的设计,只要你产品的社会属性足够有意义,然后设计做的不难看,就OK,就可以获奖。但其他奖项就是你的设计必须要做的好,表面看很好,或完成度很高。这就是本质上的不同,我们会考虑设计背后的东西更多。

视觉同盟:你们的奖项是想实现通过设计来引导社会的健全发展,那你们怎么去引导?或说你们评出一个奖它怎么去具体的影响呢?
薛萌:是这样的,日本的整个商业社会来讲比中国要成熟的多,各个企业的生存压力也会非常大。所以说,跟国内不太一样的是现在日本公司做的一些商业手段的东西比中国要成熟的多,但是呢,或多或少会有一些恶性的循环,比如压价,它就是为了降低成本。那我们觉得价格战这个东西,实际上你的产品价格低是一定要牺牲什么东西的,不然价格不会降下来的。有一些企业报名的时候就会告诉我们他们在价格上的优势,比如这个电视机是全世界最便宜的电视机,但我们只是觉得OK,那你只是在成本控制上做的不错,但是呢,不会给你加分,因为我们觉得因为你陷入到价格战的时候实际上是跟社会的良性发展背道而驰的,我们还是坚持好的东西我们愿意花钱去做它,而消费者也是愿意花钱去买好的东西。

视觉同盟:所以你们是在行为上引导?
薛萌:
是的,因为其实我们每年在奖项评审时,最终的目的都是在准备10月末到11月初的优良设计获奖作品展,就是每一年的所有获奖作品都会集中到东京,面向大众进行为期一周的展览,让普通百姓看到今年日本好的设计是什么样,大家会看到其实这个东西并不是很帅,也并不是很漂亮,但是为什么给它奖项呢?然后通过看一些描述文字,明白原来它是发现了这个问题,那就会引起大家一起去思考。比如日本现在面临的巨大的社会问题---老龄化,面向老年人的一些设计可能对于年轻的设计师来讲,让他们去考虑老年人的一些设计会比较困难,但是呢,这个市场存在,这个社会问题存在,那给老年人做的一些设计只是这个问题的开端而已。我们只是通过这个设计,通过报名打开了一个讨论的空间,让大家在这个空间里一起去讨论这个问题,这是我们做优良设计奖的一个宗旨。具体的行为引导不得不提及1957年东芝设计的一款电饭煲,其实当时日本的国家电网还没有建立起来,有些家庭是没有电的,那这款电饭煲其实是解放了家庭妇女的时间,怎么去理解呢?如果说你烧柴,用这种很传统的方式去烧一锅米饭是很难的,在没有煤气炉没有电的情况下。那这款电饭煲的存在,把家庭妇女做家务的时间大大缩短,她们可以用节省下来的时间来做其他事情,这就是所谓改变人类行为方式的意思,因为你节省了时间,其实就跟洗衣机的发明是一样的。

视觉同盟:可以理解为东芝的这款电饭煲是关注了一般不被关注的弱势---家庭妇女,所以你们的评奖标准会有对于弱势群体的关注吗?
薛萌:是的,这是我们要考虑的问题,就是我们会挖掘出真正的生活者和使用者所面临的一些实际问题。其实日本是一个非常极端的国家,有很高科技的东西,尤其是电子类产品非常发达;又有很传统的匠心,也就是工匠精神的东西,就是很守旧的东西,中间的断差非常大。现在在日本设计界,作为一个国外设计师来看日本的设计的话,科技在前面走,普通的生活者和使用者不可能像科技那样有日新月异的变化,终归会有一个差距,那设计实际上就是在解决高科技和我们日常生活的这个断差,怎么去融合这个断差。你的设计可以倾向于一些高科技,比如智能手环去检测身体各项数据;也可以用高科技的打磨做表面处理的方式来把这个东西做的非常精致、非常完善,这也是设计所要解决的问题。我们是尽可能把设计的可能性拓展开来,并不仅是为了做一个产品,或做一个服务,而是用设计的思维去解决一些问题,

视觉同盟:您怎么理解目前国内倡导的工匠精神,与日本的匠心有什么联系和区别?
薛萌:
其实日文中的工匠指的是三百年以上的传统技艺,而在国内一个初创的公司都敢宣称所谓工匠,我认为他们没有理解工匠的真正内涵。在日本,工匠精神其实有两种意思,一个就是精益求精;另一个就是我要固守一件东西,同历史传承下来的这个东西我要守住它,坚守住一成不变的东西,这个才可以称为工匠精神。所以现在国内好多公司宣称以工匠精神在做产品,但其实那并不能成为工匠精神,只是一种认真做事的态度,工匠精神是位于认真做事之上的,这属于理解上的偏差。

视觉同盟:那您觉得从设计师角度发现社会问题并以设计方式来尝试解决真的会有效吗?
薛萌:
为什么说设计师会发现社会上的一些问题呢?因为设计师这一行业比较特殊,设计师要懂科技、技术,还要懂文化,还要懂生活。让工程师去考虑一些社会问题的话,他可能会做的深入一点,比如搞电子的、搞工程的,但他们会很容易陷入到小环境中。但设计师所提出来的这个问题可能是说我是作为生活者、消费者,我觉得现在有些什么样的问题,这个问题提出来之后,可能用设计师自己的力量会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所以设计师更像一个中间人,或者说作为一个整合的力量出现。其实在日本大家在逐渐淡化设计师这个概念,而是说从设计师变成开发或说企划。这样的话设计师知道的东西要很多,触类旁通的东西多了之后才会发现原来社会上是有这些问题,那我需要找什么样的人来解决。

视觉同盟:您觉得时晓曦先生获2016年优良设计奖对国内的设计氛围有什么影响吗?
薛萌:我觉得是有影响的,因为我在海外回过头再来看国内的一些设计,其实大家还是处在一种比较急躁的状态,就想赶紧获奖来宣传自己。但实际上获了奖之后要做些什么呢?时晓曦的这款鞋子获了奖项之后,其实从完成度上讲并不很高,但这种可能性我们希望可以启迪国内的设计,明白时晓曦他们是在发现并尝试解决社会问题,或一些可能性,就像做袜子的机器能做鞋一样,那做袜子的机器换成其他机器呢?

(责任编辑: Admin
网友评论

作品欣赏

  • D&AD创意奖平面设计类包装作品
  • Free Rabbit图标设计
  • 智利Mauricio Cancino概念设计
  • 葡萄牙09FDIP公共中心
  • 躺着的艺术雕塑公共座椅设计
欢迎关注视觉同盟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vudn2004”或扫描下面二维码:
English | 关于我们 | 站点地图 | 联系热线 | 合作伙伴 | 艺术顾问 | 订阅 | 手机版
版权所有 © 2004-2017 视觉同盟(VisionUnion.com)
Copyright © 2004-2017 VisionUnion.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05192号
视觉同盟旗下子站:品牌专区 | 中国创意设计人才网 | 视觉同盟社区 | 视觉同盟论坛 |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