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关键字
2022中国设计智造大奖 | 2022台北设计奖 | 2022金芦苇奖 | 2022年时报金犊奖 | 2022 INNODESIGN PRIZE
平面设计平面人物与团队 → 正文
推动中国设计国际交流的引路人——执教50年设计作品展余秉楠教授专访
作者: yimei 来源: 视觉同盟专稿 时间: 2012年10月23日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余秉楠教授

视觉同盟:请您谈一下五十年从教这个经历,以及对中国设计教育的看法。
余秉楠:
关于设计教育,中国是1956年成立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自己成规模地培养设计师,应该说是一个开始,一个里程碑,。但是那个时候的教育,我认为是很受限制的,你看它的名字叫工艺美术,工艺美术实际就是一个手工业时代的设计概念,它不是现代工业设计。德国的包豪斯是一个纯粹的现代设计,摒弃了手工业时代的设计,采用了与现代大工业设计相适应的设计原理和方法,这是一个巨大的差距。为什么说我回来感到孤独,我学到的一些知识在国内很难用出来。我在出版界开过很多会,做讲座,大概从文革以后,七十年代末开始一直讲到二十一世纪初,讲版面设计,构成主义、网格设计,自由版面设计。但是影响不大。后来我在学校教学当中,跟学生讲课,他们毕业以后在社会上工作,对设计的影响就显现出来。这个过程比较长,网格设计,自由版面设计是很新的东西。网格设计是五十年代开始流行的,它是从包豪斯那儿发展来的,自由版面设计是八十年代从美国开始的,所以我们的设计教育要和时代与时俱进的话,必须把国际上最先进的东西学过来,并与中国的现实融合在教学中传授给学生。这两种新的设计方法,到现在我还在教,目的是改变我们原来手工业的设计方式。以前我们的院校看重的是染织设计、陶瓷设计、装潢设计、装饰画、壁挂,屋子里的一些挂件、装饰,书籍只设计封面、插图,这些东西都是手工业时代的方法,生活当中也是需要的,不可缺少的。但它还不是大工业设计,大工业设计比如汽车、飞机等,平面设计实际上是为工商业服务的,必须要适应现代社会的发展。所以我觉得我们的设计教育也是在转变体制和观念,现在转变为什么这么快,一方面经济发展这是一个基础,暖瓶不再是几十年不变的,只是换一个花样,瓶壳子还是老样子,也在变。经济发展了,工业发展了,社会进步了,所以都在变。另外一方面就是现在留学生也多了,能够在经济上,在实力上足够的话都可以出国去留学,没有限制。回来的人也多,对教学的影响是很大的。所以我觉得现在是一个非常好的发展时期,比我们那个时候好多了。现在设计师比过去多很多,但是要提高素质和能力,要用一种全新的理念来进行设计。关于设计教育从大的方面讲是这么个情况,正处在一个转变的阶段。


展览海报


余秉楠教授在展览开幕式上

视觉同盟:请您谈一下您推动中国设计参与国际交流的情况。
余秉楠:
国际交流是在文革以后开始的。从我最熟悉的人开始,我的德国老师阿尔伯特•卡伯尔教授,1986年他第一个到工艺美院来讲课,紧跟着还有几个我德国的同学,还有西德这方面的专家来讲课。从那时候一直到1992年。我参加AGI是1992年,是一次机会,1990年,国家新闻出版署推荐我参加日本国际排版文字字体“森泽奖”竞赛国际评审团的工作。评委当中,有一个在香港的美国人叫石汉瑞。因为在那儿,他们都讲英语或者日语,日本人讲日语,欧洲人讲英语,只有他是在奥地利出生,虽然他在美国时间长了,但还可以讲德语。所以我们两个就能够聊,他比较注意我,因为第一次有中国的评委去。他看了一下中国送去的展品,这里有我上课的学生的展品,他很欣赏,所以他想跟我交流。二年后他就把我介绍到AGI,认识了很多设计师,我想这么好的设计师,应该让中国的设计师和他们交流。我第一年在美国开的会,第二年在英国剑桥大学,我向理事会提出来希望AGI能够在北京开会。但是当时只有我一个会员,他们认为条件不成熟,建议我先搞小规模的活动。我请了五个AGI会员,当时CI很热,他们都是CI专家,到北京来搞了一次展览和座谈,搞的挺好的,这样就开始了国际交流。然后不断的请一些会员,像石汉瑞,美国的AGI主席等,请到中国来,一个是讲课,给我们工艺美院上课,给厦门大学、苏州美校,都去讲过课。再就是咱们办了很多展览,请他们来当评委,开研讨会。这样经过差不多十年,他们觉得对中国了解了。2001年的巴黎大会是AGI成立五十周年,理事会主动找了我,说希望在中国开会。这样2004年在中国办了一次,清华大学主办,办得不错,挺满意的,来的人也很多。那一次会,我打破了它的一些限制,它本来是只有AGI的会员和亲属才能参加,我提出我们中国的设计师要参加,他们说不能超过1/2。他们来了一百个人,咱们中国的非会员设计师就参加了五十个人。
还有一个常规也打破了。他们来了想要旅游,要花钱,我就找了很多院校,可以点名邀请一个两个,请他们到学院来做讲座,交流,但是要负责从北京到他那儿的机票和当地的旅游费用,这样他们很合算,这些AGI会员也很高兴。这两项是打破了他的惯例的。AGI跟中国的交流就这样开始了。1996年,AGI的主席米勒访问中国,跟我讲,现在你可以考虑介绍三个到五个中国设计师加入到AGI去,我就开始推荐,这些年逐渐地推荐,推荐了陈绍华、王粤飞等等。后来靳埭强也入会了,他也推荐了几个。1993年,我知道设计方面上还有一个国际组织,叫ICOGRADA,我写信给石汉瑞,他告诉我ICOGRADA的主席姓名跟通讯的方法,我给ICOGRADA主席写了一封信。他提出个人不能参加,一个国家要成立一个全国性的组织,然后才能参加。这样就没办法了,我们没有全国性的组织,他说你当我们的通信会员,跟他们保持联系。2000年,有一天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她是ICOGRADA的副主席邱丽玫。她说你来参加大会吧,那一年在韩国首尔开的会。我说我们还不是会员,所以我不能来。她说没关系,你来就行了。去了以后,再一聊,她说中国这么大,要成立一个全国组织,不能很快成立,可以以省市为单位参加,理事会也同意了,当时我们就报名了。一个是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一个是上海的平面设计协会,还有一个北京的首都企业形象研究会,这三个是第一批加入的。2001年在南非约翰内斯堡开大会,我也去了。以前他们发了一个函件,说今年要改选,愿意参加理事会的可以报名,条件就是要三个国家的协会推荐。我找了韩国、日本和中国三个协会推荐,大会就通过了。AGI是每年一次活动,它是每年四次活动,三个月一次,而且它的主要任务是为世界的平面设计服务。AGI主要是会员之间交流,作品展览,还有跟学生的交流。ICOGRADA每三个月选一个国家的城市,在那儿搞一系列活动,展览、讲座,以及培养学生的活动。2002年到中国来稿活动,我们与台湾合作,理事会是在北京开的,让他们住在安徽大厦里。我们搞了几个活动,北京中国红十字会国际公益海报大展、上海沪上行系列活动等,然后到台湾,经外交部同意,我组织了一个团,有十个人左右,也去了。在台湾的活动是东亚地区会议,也包括东南亚在内,一个代表会议,一个学生营,台湾他们也搞了平面设计竞赛。他们第一次到中国来,同时我们也第一次有一个设计代表团到台湾去,这样就打通了交流,为2009年的ICOGRADA世界平面设计大会打了一个良好的基础。国际交流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情况,主要是把这两个国际组织介绍到中国来,然后使他们了解中国,同时把中国设计师参与到这两个组织当中去。


 

(责任编辑: yimei

作品欣赏

欢迎关注视觉同盟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vudn2004”或扫描下面二维码:
English | 关于我们 | 站点地图 | 联系热线 | 合作伙伴 | 艺术顾问 | 订阅 | 手机版
版权所有 © 2004-2022 视觉同盟 visionUnion.com)
Copyright © 2004-2022 VisionUnion.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05192号
视觉同盟旗下子站:品牌专区 | 创意设计人才网 | 视觉同盟社区 | 视觉同盟论坛 |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