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关键字
INNODESIGN PRIZE | 2019世界工业设计大会 | 第九届中国国际海报双年展 | 第9届中国设计学青年论坛
UI设计UI人物与团队 → 正文
UserFriendly2010——著名印度教育学者Prof.M P Ranjan访谈
作者: yimei 来源: 视觉同盟专稿 时间: 2010年12月2日

Ranjan,院长及教授,印度国立设计学院竹子原创中心创建者。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他自1976年以来为许多有关实践设计理论与方法、产品与家具设计以及大量域的数字化设计课程付诸了汗水。他曾在设计教育学、工业与工艺设计领域进行过研究,并在设计政策方面影响着印度的经济部门。

作为一名专业的设计师,他完成了多项产品设计、室内设计、工艺设计以及设计政策领域内的设计项目。同样的,他曾作为1981年至1991年国际设计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Design)设计资讯组织的主席,担负起了管理400多个专业设计项目的责任。

他参与并完成了多项联合国开发署与印度政府的设计项目,致力于采用年可持续发展的材料开发与应用;他是影响印度设计教学、工业设计行业乃至国家经济设计政策体系发展的重要人物。

记者:您能向我们介绍一下印度的用户体验概况吗?
Ranjan:
很多印度的公司已经开始从仅仅提供服务向产品方向转移。一旦要做产品,就必须特别注意用户体验方面的管理,以及聘请这方面的专家。我们在学校里提供很多相关领域的教学,比如交互设计、软件用户界面设计、数字媒体及信息设计等等,所有这些方面都有助于提高产品的可用性。

记者:在印度也有像UPA中国这样的组织吗?
Ranjan:
有一些软件行业的组织,如今也开始关注可用性和用户体验,也有其他细分领域的一些人也从事着可用性方面工作。细分领域是指说, 比如在印度有一个很大的商店,他们想做体验方面的设计,比如怎样吸引顾客的一些自然规律,顾客如何购物等等,这是购物体验,同时也是用户体验——这些是从软件用户体验设计中借鉴过来的。同时,他们也把这些知识运用到在线购物领域。

记者:那么这些组织是如何和教育机构建立联系的?
Ranjan:
首先最重要的是项目设立,他们发起了很多项目。我们很多学生都是得到行业资助的。最后我们有了一个学位项目,为学生提供六个月的课程。在我所在的行业中只有唯一的一个主办方,所以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那些原来在行业中工作的学生,回到学校来,他们很喜欢这整个概念,再加上他们的经验,举行演讲等等。

记者:这是你第一次在UPA中国年会上演讲。
Ranjan:
是的,但我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中国了,我之前来过中国,不过目的不同。我那个时候来中国是为了竹子。我已经从事竹子方面的工作30年了。我第一次往东是去了日本,1978年,随后写了一本关于竹子的书。1991年,我又去了一次日本,他们喜欢我的书,所以又邀请我去了。

我一直在印度工作,头上有好几顶“帽子”,一顶帽子是竹子,还有一顶是用户体验。应该说,用户体验方面是从和苹果公司的合作开始的。我在印度的学校里建了一个实验室,那时苹果正想进入印度市场,他们并不需要太大的实验室,于是我那时开始负责那项活动。很多学生参与了那些设计项目,在1995至1996年的时候,我就是那个时候遇到Norman的。我们的学生获了很多奖,在可用性设计的方面。我明天的演讲中会有几张幻灯片是关于这些的。我们很多时候觉得可用性是在上层的,其实不是,它其实是很深层的。如果结构本身就不对,可用性是不可能对的,无论你把它做得多漂亮,以及交互元素是什么。软件元素只是一个层面,而事实上存在很多层面,你怎么处理其他部分?所以设计要深入到底层然后再回来,需要从需求、能力等多个维度充分理解用户。

记者:您能谈谈关于您的竹子原创中心吗?
Ranjan:
噢,我们又回到竹子了(笑)。是的,我开设了这个竹子原创中心,因为我相信竹子是一种未来的材料,不是过去的,是未来的。2000年的时候,我第二次来到中国,作为联合国发展计划署的顾问。当时联合国出了一些经费,我选择来中国,我去了长沙、杭州和云南,云南有大片的竹林,那里大量出产优质的竹材料。我们在印度的工作坊中用这些材料做了很多的东西。

我们考虑可持续性,如何维持生物可持续性、社会可持续性以及经济可持续性等等,这些都是互相联系的。你不希望产生污染、你不希望产生废料、你不希望产生任何不必要的东西,而你也希望在所有这些当中寻求平衡。你要怎么做?通过设计的思维方式。

记者:所以说设计可以改变产品的未来。
Ranjan:
是的,还有社会的未来。

记者:而且还创造了更多的利润。
Ranjan:
利润只是一个中间产物而已。

记者:那应该说是价值。
Ranjan:价值是一个更好的说法,确实创造了更多的价值。


记者:那么在印度,是如何将设计融入到产品制造中去,并取得成功的呢?
Ranjan:
非常非常困难,我甚至不觉得我们现在能够称得上成功。我们做了无数次的尝试,虽然肯定有不少公司已经在做设计了,但是它们的设计层次还不够深,就像我刚才提到的。当设计层次足够深的时候,带来的成效是非常可观的,我们所讨论的价值不再是20%、30%,而是200%到2000%。几百块钱的材料可能会带来上百万的价值,这完全是可能的。只需要一把竹子种子,它可以长成一片竹林。花不了多少时间,只要把它种下去,浇点水。等竹子生长出来,就可以做成各种各样的产品。这些都是一种设计思维,方向的选择,不仅仅是把材料变成产品。设计很重要的一点即在于方向的选择,即设计策略。管理者也在做设计,不只是设计师才做设计。技术可以成为设计,科学也可以成为设计。

记者:印度的设计教育是如何开始的呢?
Ranjan:
印度的设计教育从 50 年前开始的,我的学校就是最早的那一所。那是一个很美好的故事。在1958年的时候,印度总理写信邀请Charles + Ray Eames(夫妇二人是非常著名的美国设计师)来印度考察,研究印度应当建立什么样的设计方面的教育。于是他们写了一份报告,那绝对是篇完美的报告,我一会儿可以给你们看。

记者:如果让您用一两个词来总结的话,您认为设计最重要的是什么?
Ranjan:
我觉得是理解和意义,远远不仅仅是材料和形式。很多人考虑的是材料和形式,比如你衣服的颜色,但其实这都是一种意义。如果推动意义,就变得残缺。我们说一切都是设计,那其实设计就会分为几个层次。我将其称为设计的三个阶层。第一层,是对功能的处理,它必须要先能用,这很简单。为了要能用,必须有合适的材料,经过处理,相关的技术,等等综合起来。第二层,它必须对于某些人来说是有价值的。需要有语言、社会、人,需要能够理解人,去聆听,这都很不容易。就像这把椅子,它也是有意义的,它的材料、造型,所涉及的传统及历史等等。第三层,是精神层面的。它可能是政治、法律、环境、复杂系统、以及文化。这是我所说的三个层面,设计是包括所有这些的,决不那么简单。即使是一个非常非常小的产品,它也有很多很多相关联的意义需要考虑,这是文化的一部分。任何东西都有可能是特定文化背景下的人造品,即使外面的树也是某种文化下的人造品,它并不是自然形成的。这些树是由某些人选出来的,被某些人栽种在这片地方的,并被修剪成某种样子,而且也被控制着──多一些光照少一些光照,或者多浇点水少浇点水。所以甚至连这些树也是人造品。这意味着一切都是设计,一开始的时候有人提出了这些,然后由一些人来实施。

(责任编辑: linzhuyun

作品欣赏

  • 阿迪达斯“Ultra Boost X”鞋包装设计
  • D&AD创意奖平面设计类包装作品
  • Free Rabbit图标设计
  • 智利Mauricio Cancino概念设计
  • 葡萄牙09FDIP公共中心
  • 躺着的艺术雕塑公共座椅设计
欢迎关注视觉同盟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vudn2004”或扫描下面二维码:
English | 关于我们 | 站点地图 | 联系热线 | 合作伙伴 | 艺术顾问 | 订阅 | 手机版
版权所有 © 2004-2019 视觉同盟 visionUnion.com)
Copyright © 2004-2019 VisionUnion.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05192号
视觉同盟旗下子站:品牌专区 | 中国创意设计人才网 | 视觉同盟社区 | 视觉同盟论坛 |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