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关键字
工业设计工业设计访谈 → 正文
北京工业设计促进会秘书长宋慰祖谈设计就业
作者: fape 来源: 视觉同盟 时间: 2007年6月11日
由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主办、视觉同盟联合主办的“人才与未来——中国设计教育与企业发展高峰论坛”即将于2009年7月25日—27日在北京隆重举行。北京工业设计促进会秘书长宋慰祖先生作为特邀嘉宾将参与此次论坛。如下是视觉同盟对宋慰祖先生的专访文章精选:

北京现在大概设计产业,属于设计行业的,当时我们涵盖了平面、产品、环境、广告以及一些设计研究院,北京大概一共有两万多家,不到三万家的水平。北京的工业设计企业现在大概有80家左右,北京整个从事设计产业的人员应该在40-50万人,北京的设计收入大概在一百亿左右。北京的设计院校现在一共有112所……


采访:樊鹏(视觉同盟)

视觉同盟:请您谈一下北京设计行业发展的情况?
宋慰祖:在北京,从设计角度来讲,可以分为几个阶段,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推行的工业设计,到现在十多年的时间里,我们现在的统计是2004年进行的——我们新的统计正在做,昨天我们还在开统计工作的会,下半年会有一套最新的数据。北京市关于设计产业的统计标准是去年年底刚刚颁布的,在这之前咱们国家从来没有过设计行业的统计标准,我们在2004年的时候围绕着了解北京设计发展的情况,做了一个基础的统计,北京现在大概设计产业,属于设计行业的,当时我们涵盖了平面、产品、环境、广告以及一些设计研究院,北京大概一共有两万多家,不到三万家的水平。北京的工业设计企业现在大概有80家左右,北京整个从事设计产业的人员应该在40-50万人,北京的设计收入大概在一百亿左右。北京的设计院校现在一共有112所,有设计专业的,设计名目的都有——包括民办的和大专院校,北京有68所是属于本科以上的,34所院校里面有工业设计专业,每年的设计专业毕业生大约在4000人左右。
从去年北京市提出文化创意产业,把设计业叫做设计服务业,做了一个分类,分类里包括了工程勘察设计、园林规划设计和其他设计三大类:工程勘察主要指的是建筑装饰、室内设计、环境景观等;园林规划主要指的各种规划活动,包括我们的城市规划、环境规划、景观规划、公园、园林等规划;其他设计是把我们原来涵盖的一批产品、包装、平面和软件、网页等等涵盖在里面,也包括我们现在的一些多媒体。

视觉同盟:工业设计方面的从业人员有多少?
宋慰祖:北京工业设计方面的从业人员大概在一万左右。

视觉同盟:北京设计产业当中人员结构是怎么样的?
宋慰祖:从目前来讲,从我们对200家北京的设计企业抽样,对50家做了专访,从结果上看,我们现在工业设计机构里面的从业人员年龄一般是在40岁以下,基本上是年轻的,但是主要的人员是大学毕业3年以上的、40岁以下的人员,因为在企业里面,像年纪比较大的是一些搞工程图设计和结构设计的。

视觉同盟:现在咱们的就业情况怎么样?每年的人才需求有多大?
宋慰祖:现在的北京,仅仅看工业设计,每年的用人量大概在200-300人。但是目前来讲,设计公司和企业对设计的人都有很高的需求,可是学生毕业出来以后,往往还无法就业,这里面其实是个教育问题,不是由没有就业的渠道、环境导致的。就业岗位有,而且这种岗位的需求还是比较大的,是如果从整个设计产业的需求量来讲,北京的每年设计产业吸纳万人是不成问题的,但是学校里面毕业出来的学生还往往找不到工作,找不到工作的原因不是企业不需求,而是能力达不到。现在企业需要的是能够进来后马上开始工作的人,但是我们学校里培养出来的人是理论水平具备了,一些技能也掌握了,但是他的创造性的能力和对实际工作的结合,包括他对科学技术、文化的培养和底蕴还有缺乏。设计需要创意型的人才,他的知识应该是综合性的,他应该是高知识、高文化的人才,但是目前我们院校的培养更多地注重了技能的培养,比如说艺术类院校更多地注重了“三大构成”、色彩运用等等,但是在基础知识、科技发展的知识和文化的底蕴培养方面还不够。

视觉同盟:是不是很多企业招聘的时候需要有工作经验跟这个也有关系?
宋慰祖:对于设计的人才来讲,所谓的工作经验实际上是对知识的积累和需求的敏锐性,比如说像有些设计公司,每个月都在发招聘信息,但是它一年都招不了2、3个人,就是大家不符合它的创造能力的需要。这与社会现在的企业结构有很大关系,过去我们国有企业多,新人进来之后,我给你配个师傅,带你三年,把我所有的经验都传授给你,但是今天大学生毕业出来,他面临的是民营企业,面临的是马上实战的需求,包括大的企业象联想等,它也希望设计师进来以后能够马上上岗工作,因为在这样一个激烈的市场竞争状态下,它们没有时间去对他们进行培育,这就是院校的教育和企业的需求脱节。

视觉同盟:学生是不是应该在上学阶段比如实习时候就应该进入企业呢?
宋慰祖:对,应该建立这样一种结合的模式。去年我们在DRC设计产业基地那儿进行了这样的探索,一个是基地本身有这样的条件,可以给他们创造一种实践的机会,另外我们从培养人的角度讲,我们转变一种新的模式:我们不是大学、我们不是教育机构,但是我们创造一个环境,我们邀请设计公司、企业的设计师、设计总监和一些有经验的人给这些受训的学生进行指导和教育,让他们能够参与到一些实际的项目的设计过程中,来训练他们的能力。讲这个问题实际上有个角度的问题,马老师说他们现在找企业很难,如果你让企业直接接受他们,他们也感觉到有问题,就是学生到这儿来,在我这儿实习几个月,但是很可能就把我的商业机密给带走了。我们在总结了这些问题后,为了能做好一个政府搭建的平台,我们就考虑怎么在这里面解决社会上存在的这个矛盾,所以我们干脆就把设计公司的老板请过来。

视觉同盟:您觉得这种模式达到理想的效果了吗?
宋慰祖:应该说还是不错的,因为培训了几期,对受过训的学生的提升还是很大的,因为他的的确确真正地参与了一个设计的全过程。我在许多大学里面兼职,给他们做一些就业指导和教授关于中国设计发展史的课程,我发现大量的学生可能读了三年、四年,没有做过一个真实的设计,没有见过一个真实的设计,只是课堂上老师留的作业,而我们的教师队伍——说实在的,真的像马老师他们这样的参与实践的老师,很多学校也有限。咱们的院校这么多,突然膨胀了,我们师资力量都不够。
 
视觉同盟:现在在各种设计行业中,像平面、环境、多媒体等等,这些行业里面哪个行业的就业需求最大?
宋慰祖:从就业的需求量上来讲,容纳人的量最大的应该是装饰装修,或者叫室内装饰,因为这个行业门槛相对可以低一点,因为层次不一样——当然也有高档装修,但是它的量非常大,表面上我们看室内设计都是免费的,但实际上它吸引客户地方恰恰在于设计,它只是把设计的费用给暗含在工程费用里了。另外一块就是平面,平面在全世界来讲都是一个设计的大户,而且都是活得最好的,包括日本前些年经济萧条的时候,它的工业企业的压力比较大,但是它的工业设计公司相对受到的冲击就比较大,但是平面设计公司始终没有受到太大冲击。

视觉同盟:成为一名合格工业设计师需具备哪些因素?
宋慰祖:在中国,工业设计现在正值上升的时期,因为在这个行业里面,过去我们是以加工为主,现在随着我们国家经济的高速增长,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现在的加工业务和外加工订单越来越少了,所以现在这些加工企业都开始要树立自己的品牌,所以目前工业设计是处在一个高速增长的环境,但是作为工业设计来讲,第一点就是要技术上的创新,工业设计绝对不是一个外观造型,所以要做出一个好产品来,第一点就是技术的更新,所以这对人才的要求就相对来讲比较高。对于一个要做工业设计的设计师来说,要具备整合技术的能力,在学校里面应该多学一些跟科学技术相关的知识——不是说要他当一个科学家,也不是说让他去发明什么技术,但是他要了解技术,新材料现在发展到什么水平了等等,这是设计师对新材料发展的了解,他才能知道把这些东西引进来。作为工业设计师,一方面是要大量地学习这些新知识,要有对知识的整合能力;另一方面是文化的积淀,这种文化的积淀也不是我们读几本好书,把古代的某个物品搬出来,把它翻翻新,这就叫创新了,而是怎么去结合中国文化元素,提取当中的文化底蕴的东西,这又是一个需要修炼的内功;第三点是作为工业设计师,对手段的能力要强,从做工业设计的角度上来讲,你所掌握的计算机软件要远远多于做平面和装璜的。工业设计除了有CAID等辅助工业设计的软件以外,还有许多的渲染、结构的软件,像CAD、PROE等各种加工的软件,直至和加工设备的接口的编程,这都需要工业设计师掌握和了解。所以工业设计师在世界上之所以能够成为高端的人才,他应该是从整体的设计业务当中成长起来的最高端的一批人。

视觉同盟:毕业生应该怎么来积淀自己、锻炼自己,才能在临近就业时处于一个比较好的形势。
宋慰祖: 学生主要是想知道我毕业了以后能做什么,学生学设计有一部分是出于爱好,可能从小学过艺术、绘画等等,出于爱好来学设计,还有很多学生是因为报考以后的专业调剂,所以他根本就不知所云,就走进了设计这个专业了,这就牵扯到我们国家基础教育的问题了,我们从小没有这种教育,进来以后跟着老师读了四年书,有的学校有条件,可能还能拉到工厂去看一看——北京现在也没有多少工厂了,而且即便看了工厂以后,并不一定能了解,因为他不是今后做这种技术工程设计的,所以他只是简单地去看看工厂,所以他们对整个设计本身的工作、今后的方向和目标并不明确。香港的学生学设计的人是要周游世界,他实际上是要去看,我倒觉得我们的学生看不看工厂倒不重要,去看看商场倒很重要,商店里面到底在卖什么商品,为什么这些商品会受人环境,为什么这些商品会成为高档的消费品,而那些商品只能是地摊上的东西。其实我们的学校里面也存在这个问题,就是对他们没有这种从事专业的教育,所以他们出去以后真的不知道以后该干什么。
而且我们最近几年也一直在学校里讲这个问题,也在跟学生做交流,我们认为,学生学好设计的基础是肯定需要的,但是学生去实践更重要,这里面的实践应该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一是自己完全能做得到的,就是要走上街头去看,要去观察,因为作为一个设计师,要对整个社会的时尚、流行、产品的发展情况都要了解,这是自由的,比如我在香港学习的时候,我的老师就说:你们到香港来,不是让你们来这儿听我们讲几堂课,就是要每天下了课,不许回宿舍,必须上街,香港的商店是夜里的12点到凌晨2点才关门,在这个期间你们就是要去看,目的是要去掌握这个社会的水准,这是需要好好修炼的。第二是在大学二年级以后,掌握了基本能力以后,要参与社会实践,要做真东西,不要仅仅画点效果图,要最后把它实现出来,要勇于去动脑子与动手结合。第三是要打好软件的基础,因为我们学校里面能讲到的东西很少很少,你看学生的简历里,说我熟练掌握计算机软件Photoshop、Windows,基本上都是这种水平的。我觉得这是超出学校本身的培养内容的,但是如果学生能在这三个方面有一定的修炼,能够积极地、早期地去培养自己,那么他出来和社会、和企业的需求接轨会更容易。


合影:北京工业设计促进会秘书长宋慰祖(左)、视觉同盟副主编樊鹏(右)

 

欢迎参与“人才与未来——中国设计教育与企业发展高峰论坛”,一睹专家风采

(责任编辑:  
网友评论

作品欣赏

  • D&AD创意奖平面设计类包装作品
  • Free Rabbit图标设计
  • 智利Mauricio Cancino概念设计
  • 葡萄牙09FDIP公共中心
  • 躺着的艺术雕塑公共座椅设计
欢迎关注视觉同盟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vudn2004”或扫描下面二维码:
English | 关于我们 | 站点地图 | 联系热线 | 合作伙伴 | 艺术顾问 | 订阅 | 手机版
版权所有 © 2004-2018 视觉同盟(VisionUnion.com)
Copyright © 2004-2018 VisionUnion.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05192号
视觉同盟旗下子站:品牌专区 | 中国创意设计人才网 | 视觉同盟社区 | 视觉同盟论坛 |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