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关键字
平面设计平面人物与团队 → 正文
中国顶尖设计机构专访-早晨设计第二平面设计工作室负责人陈斐
作者: Art2000 Sanbo 来源: 视觉同盟专稿 时间: 2007年6月4日


早晨设计第二平面设计工作室负责人陈斐

视觉同盟: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弃武从商”的?

陈斐:我属于北京的第一代独生子女,小时候娇生惯养,性格比较弱,小时候老受欺负。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被人欺负急了,跟人打了一架,发现必须得厉害才能不受欺负。后来再加上好动、不是特别爱学习、体育成绩又特别好,所以就开始参加业余体校的各种训练,再后来参加了北京市体校的拳击班。学的过程中教练也在选可以培养的人,觉得我还不错。练了一年以后,体校开始重点培养我,我也越练越好,越练越迷恋,越练越拿这个当事业了,最后终于入选北京市拳击队,然后就开始试训,在那儿又待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后来终因不是人家纯运动员的材料,就被刷下来了。那会儿我上初中,一半的时间训练,一半的时间学习,从那儿刷下来以后,学习也跟不上,后来就自己找出路,干别的了。

我跟魏来从小认识,因为我们家里住得不远,也是通过他的同学和我的同学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认识了。他小时候喜欢摇滚乐,我也喜欢,就总一块儿聊乐队的事。过去北京到周末的晚上有好多俱乐部,就是地下的Party,我们就总去参加那种活动,他比我路熟,我就跟着他去。我那会儿有一个侧三轮的摩托车,我们就骑着那个在北京各俱乐部乱串。这么着后来关系越来越好。后来魏来搞乐队、去了哈尔滨发展,一去去了三年。后来回来以后,那阵摇滚风也过去了,他原来就是学美术的,就开始学习设计。开始也挺艰辛的、挺不容易的,但因为毕竟有很多社会经验,对这个环境适应得比较快,就进了设计这行了。我那会儿觉得设计有意思,总去找他,他那儿有好多书和图库,没事我就去翻,看那些东西,自己学习。后来眼看着他为了糊口成立的小工作室越干越好、需要人手帮忙,我就加入进来了。

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关键在于我们那会儿跟别的小孩不一样,总给自己一个目标,就像做音乐的时候崇拜崔健,干设计也得崇拜一个人,那会儿有理想设计公司、巅峰设计公司等等特别好的公司,我总想什么时候能干成人家那样。人家买汽车了,觉得特来劲,就奔着人家的方向去努力。现在分析,我总给自己一个目标,总有一个标准,所以越干越好,学习了一些方法,差不多就是这样。

视觉同盟:那您是主要做平面设计和包装吗?

陈斐:对。

视觉同盟:能不能谈一下工作的流程?

陈斐:我偏重于这个的原因是我对空间的感觉比较好,小时候接触这方面的东西也比较早,积累了一些经验。原来我们商量着自己动手弄,弄完了感觉挺好,跟别人的不一样,觉得这东西没什么难的,就开始注意这方面的资料和信息了。后来就学着给别人弄,一开始也不是拿CAD图去画,就是凭着自己的感觉,把所有的材料都搀和在一起,这个是工厂的材料,我给它用到饭店里了,那个是饭店里的材料,我给它用在别的地方,就这样,也是一点一点摸索着干,当然现在越干越专业。后来接触房地产行业,到处都有售楼处、卖场之类的,就做那些环境的营造、气氛的包装等等。在这一点上我们比较擅长,因为我们的工作方法跟别人的不一样。一般的设计师考虑的都是在这个空间里如何设计,用什么材料,体现的是一个什么感觉。而我们会先给这个空间一个身份。比如说一个房子,一个样板间,我把它设想成是一个模特的家,这模特住在这儿,他/她的生活应该是什么样的。我们先在自己的脑子里编一个故事,再去把这个故事实现到这个房子空间里面,这样你就有了依托了,一切设计都是合理的。一个陌生的人走到这个空间里,他看到的是一个场景、一个故事,而不是单一的装修材料或者做工家具,这个效果特别好。我们现在就是这么做设计的。

我们从设计样板间,到卖场的包装,到街区整个气氛的营造,后来接触到的客户有的是需要设计商业街的,比如我们做后现代城三期的街区的包装的时候,魏来当时去美国考察了几次,我们把他拍回来那些照片整理成了一套资料,进行分析,觉得有很多新的东西中国没有,我们就尝试着把那些东西用到后现代城,结果后来挺成功,很多人都到那儿拍广告,电视台也去采访,我们当时都挺得意的。

后现代城之后,就开始做远洋国际中心,也是一个商业街区的包装,我们也应用了一些外国广告的元素,包括一些灯箱、一些指示系统。在这之前我们去日本考察过一次,亲眼看到人家的一些东西怎么应用,学了那么多东西,憋着也难受,得赶紧找一个机会去试试。这个刚做完,现在只剩一些收尾的工作,效果还不错。

这个还没做完,前两天又谈了两个客户,一个是“完美时空”,中国最大的网络游戏公司,发展得特别快,他们要我们给他们做办公室的环境营造,几层楼,包括大厦外面的一些指示系统;还有一个叫“双城广场”,挺不错的一个项目,在四环上,京承高速、太阳宫那边,请了著名的建筑设计师设计的建筑,很有特点,请我们做街区和园林的景观营造。


早晨设计第二平面设计工作室负责人陈斐接受视觉同盟采访

视觉同盟:您谈谈魏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陈斐:我们俩的关系和其他员工不一样,我们从小都认识,发小,我也了解他,他也了解我。我们的性格不一样,他思维比较活跃,但我觉得我们都属于那种感性的人,后来我们发现做设计不是一个靠感性来干的事,所以我们就从观念上开始改变,开始学习理性地思维。他的头脑特别灵活,特别善于学习,可能从小跟家庭教育也关系。另外从工作上,我觉得他挺有煽动性的,在布置一个工作的时候,或者是全公司开会的时候,他特别有煽动性,能激发人的工作欲望。

我跟他聊过,他跟我说,一个工作来了,不知道怎么干,不能睡觉,想出办法来以后,知道怎么办了,才能睡得着。他觉得好不容易得到一个机会,失败不可怕,最可怕的是眼看着这个机会过去了,然后到了别人的手里,别人做成了,而且别人做成了以后没好到哪儿去,不一定比我做得好。我觉得对于一个设计师来讲,这是一个特难受的事。魏来是每抓住一个机会,就一定做一个令自己满意的东西,这也是对客户负责。

视觉同盟:您是咱们早晨设计的合作团队,您怎么看待这个团队?

陈斐:
我觉得目前来讲这是一个好的形式,在中国的设计公司的发展道路上是一个挺好的尝试。我们已经对以后五年的发展目标做了一定的规划。

视觉同盟:那您对早晨设计有什么样的期望和展望吗?

陈斐:我觉得在我45岁之后就不用干活了最好。(笑)应该说现在中国的机会不错,我们赶上这个好时候了。我觉得至少干到45岁的时候,应该把早晨设计建设成能自行运转的公司,从管理手段和制度上来讲,我们要逐步完善。中国现在缺少这样的设计公司,早晨设计是走在前头的,是一个实验者,我觉得应该引起大家的重视和关注。我们按照这种发展的模式,有可能会成为中国第一家能做大的、自行运转的公司,像外国的一些有名的公司那样,我们希望能做成那样。我觉得如果我这辈子能跟魏来和其他的同事一起做成这样一件事,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视觉同盟:好!谢谢您!


早晨设计第二平面设计工作室负责人陈斐(左)、视觉同盟主编廖翔(右)

更多内容:中国顶尖设计机构-早晨设计创意设计专题

(责任编辑: art2000

作品欣赏

  • Free Rabbit图标设计
  • 智利Mauricio Cancino概念设计
  • 葡萄牙09FDIP公共中心
  • 躺着的艺术雕塑公共座椅设计
欢迎关注视觉同盟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vudn2004”或扫描下面二维码:
English | 关于我们 | 站点地图 | 联系热线 | 合作伙伴 | 艺术顾问 | 订阅 | 手机版
版权所有 © 2004-2020 视觉同盟 visionUnion.com)
Copyright © 2004-2020 VisionUnion.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05192号
视觉同盟旗下子站:品牌专区 | 中国创意设计人才网 | 视觉同盟社区 | 视觉同盟论坛 |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