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关键字
第十一届『方正奖』 | 2021 C-IDEA设计奖 | 靳埭强设计奖2021 | 2022'Tokyo TDC | 国际名校艺术设计硕士
CG·动画理论与教程 → 正文
《马达加斯加》的制作故事(2)
作者: 熊小康译 来源: 视觉同盟 时间: 2005年6月23日

《马达加斯加》的制作故事(1)

随着《马达加斯加》制作的进行,工作室也开始放弃了传统的动画制作方法,越来越多的手画的动画制作人开始转向CG制作的领域了。

“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传统的(如果你想这样称呼他们的话)2D动画制作人了,”McGrath表示:“CG制作振奋了全世界的媒体界,因为人们可以从那些从事CG创作的人员那里学到很多新鲜东西,而传统的制作人员只能教给人们只有一点点。一旦你想到要做动画,而且要使用不同的表现方式,那么基本的准则是必须遵守的。

“大部分CG的制作人员比游戏制作人员出现得更早,因为他们要将所做的动画视觉化。CG是刚刚出现的一个领域,不过CG同样遵循着传统制作所遵循的那一套准则。CG真的能带给我们一个我们所想要的动画世界。”

Darnell补充道:“我认为所有的动画制作人都会对我们所要求的人物和场景设计的夸张程度感到吃惊。即使他们知道这是在电脑上做的,他们仍会问:‘真的吗?我真的能那样设计吗?我真的能做成那个样子吗?我能让动画中的人物跳6英尺高,然后在空中保持一两秒钟再落下来吗?我能把他的脸拉成那么宽吗?或是在宽镜头中,我能把他的手做成三倍长,让手能横穿过整个屏幕?’当然所有这些的答案都是:‘是的,你可以。’事实上,我们有点害怕制作人员像这样设计。一旦他们清楚了我们想要的是什么,用文字来形容,他们是再高兴不过了。对于那些认为CG制作限制了他们的创作的人员来说,这是个好消息。所以以前从事2D的制作人员开始使用CG了,这些夸张的人物和场景也被设计出来了。但是,一旦他们认为他们可以不用CG……”

“……CG惹烦了他们,”McGrath接着Darnell的思路说:“我不知道许多设计人员是不是想回到以前的那种自然主义,从现实的角度来绘制东西。”

Schleifer也同意这种观点:“像这样设计太自由了。我们可以任凭想象,而不去担心设计出来的看上去是否自然。动画人物需要从屏幕的右边横穿到左边吗?需要再在设计出一个人物吗?不需要考虑做得是否自然、真实,相反要做得搞笑、古怪:他跳向空中,脚蹬了几圈,然后在地上拖着屁股飞奔,而上身却留在原位不动;或是,人物跪在地上,用手指慢慢向前爬。只要是好笑、好玩的,我们都会去做。

“我发现我对流动性有了更多的认识,它能让每个瞬间变得美妙,而不再像我以前那样集中于机械的问题上。如果看上去还可以,感觉对头的话,那么就行了。多么另人振奋的经历啊?”

两个导演是怎么能一起指导一部片子的呢,特别是两人的工作地点还不在一起?

“我知道有很多个人主义的导演——但我的想法和他们不同,因为每天都要作出成千上万的决定,因此我们俩是不可能在一起商量的,”Darnell表示:“如果不这样,或者我们俩只有一个来指导这部电影,那么制作中很多问题都是来不急做出决定的。所以,由我们俩一起来导演这部片子是个很不错的主意。”

Darnell住在旧金山,工作地点在梦工厂。很多时候,他都得通过视屏电话会议同McGrath交换意见。

“我们总开玩笑说可以在Denny高速公路的Bakersfield碰面。”Darnell笑着说道。

McGrath也笑了,他说:“我们俩经常要行驶很远的距离。Eric的家庭收养了我,我成了他们第三个领养的孩子。在他们家住着其实很好,因为每分钟都卡得很紧。我们有很多工作要做。所以我很乐意住在旧金山的Eric家里。我们在他家的后走廊交换意见,讨论事情的解决办法,或是同Mireille(Soria,,制片人)交谈。我们把人聚集在一起,商讨问题的对策,提出新的方案。一天中除了中饭时间,我们很难像这样聚在一起的。”

电影制作的后勤和人员安排得到了有效的处理。导演Eric Darnell生活和工作在加利福尼亚北部,他管理着梦工厂85%的员工,第二导演Tom McGrath负责剩下15%在格伦达的员工管理。

宣传部经理Fumi Kitahara谈道,总共的人员有246到260人,分布在两个地方工作。85%的人在红杉市的梦工厂,另外15%的人在格伦达的梦工厂工作。大部分前期制作和故事创作都在格伦达完成的。

“你知道,没有比在同一个地方工作更好的了。能在地铁站碰见一个同事,或是在吃饭时看见他们是很好的一件事,可以上前打招呼:‘你知道那个事情吗,’或者‘我有一个创意了。’或许这样说把这个过程格式化了一点,但在一起工作确实能经常碰面、交换意见。如果不是这样,你根本不可能把工作做下去,不能得到不同领域的动画制作高手的帮助,不可能把他们聚集在一起。这就是为什么把这些天才的制作家在两个地方都集中起来工作,能给我们带来很多帮助。

Schleifer透露制作人和两位导演工作起来是非常平等的。我很乐意听取在某一点上的不同意见。两位导演都能提出一起不同的东西。Tom很会鼓励人,让你感觉你一定能做成这个事。作为一个导演,他能给人很大的支持,而且Tom总是很坦诚地学习。Eric做3D动画已经相当长一段时间了,很清楚我们能做些什么和不能什么。我感觉我从他们俩身上学到了很多电影制作的东西。Teresa(Cheng,制片人)和Mireille也给了我们很大援助,他们控制、放慢一些事情,这对我们很有帮助。

“《马达加斯加》是一部值得我去做的电影。我感觉在我所做的那几个镜头中,我有充分的空间来展示我的想法。让我很感激的事情之一是,在我刚来到这儿时,我就被分配了一组镜头,从英雄人物接吻到没有英雄人物的镜头都有。梦工厂试图让每个制作人员都有一个自己值得骄傲的镜头——这在很多制作室都是不大可能的。

制作人员给予了充分的自由在新的角色上尝试一些新的想法,像King Julien (上面), 他的得力助手Maurice(右边) 和 Mort。

“当我们开始制作一些新的人物角色时,比如Julien(狐猴王),Eric和Tom会大量提取关于商业前景方面的意见。你可以在分给你的镜头中 ,尝试自己新的想法:如果Julien试图仿效Maurice那会是什么样?如果他表现得很粗鲁会怎样,当然你可以感觉这有点不安全感。我喜欢把自己的想法都放进镜头中,感觉这些镜头像是自己的一样(只要设计达到了这个镜头需要达到的目的,符合人物的总体特征就行。)”

Schleifer评价说,工作室执行管Jeffrey Katzenberg带给了全体制作人员灵感。

“Jeffrey也支持将电影做得夸张、离奇的想法。他喜欢一些怪人,当古怪的东西出现时,他就强调要尽量突出这些。Jeffrey甚至给了一个把东西做得无比疯狂的人奖励。这样,尝试着设计些新东西就变得非常有趣了……尝试新的想法是让人觉得十分自由放松,特别是看见这些想法得到实现时(当然没有实现也是很高兴的!)。”

McGrath同时说道:“Jeffrey非常喜欢这样做。他给电影带入了很多幽默的成分。我的意思是,他从事电影制作已经很长时间了,他的应验对我们是很宝贵的。

“他也是一个出色的喜剧作家。在亚历克斯在盛大的中心站的那一片段中,Eric和我都认为,‘为什么不让这个老太太用钱包打他呢?’然后Jeffrey就说:‘是的,但你知道吗?她会先踢他,在用棍杖打他。’我们都笑了,‘对,就这样干!’他真的很出色。”

Darnell回忆起:“还有一次相似的经历。有一幕,所有的动画人物都在收拾唾液,但是这并没带来多少好笑的东西……我们听取了很多建议,但似乎都不大管用。Katzenberg走进来了:“问题在于你们没有准备足够的唾液。你们还需加上一些大的。我们按照他说的做了,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我们感谢他的建议。”(未完待续...视觉同盟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visionunion.com

动画大片《马达加斯加》专题请点击>>

(责任编辑: fape
English | 关于我们 | 站点地图 | 联系热线 | 合作伙伴 | 艺术顾问 | 订阅 | 手机版
版权所有 © 2004-2021 视觉同盟 visionUnion.com)
Copyright © 2004-2021 VisionUnion.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05192号
视觉同盟旗下子站:品牌专区 | 创意设计人才网 | 视觉同盟社区 | 视觉同盟论坛 |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