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关键字
第十一届『方正奖』 | 2021 C-IDEA设计奖 | 靳埭强设计奖2021 | 2022'Tokyo TDC | 国际名校艺术设计硕士
CG·动画理论与教程 → 正文
《马达加斯加》的制作故事(1)
作者: 熊小康译 来源: 视觉同盟 时间: 2005年6月21日

鲍勃•米勒沿着《马达加斯加》制作的道路探索作家同时也是导演的Tom McGrath和Eric Darnell,他们俩是怎样同动画制作人Jason Schleifer一起在这个电脑动画制作丛林中获得成功的。

看看狮子亚历克斯的制作过程,就可以看出梦工场的制作团队SKG的谦逊和礼貌。

在中心动物公园,狮子亚历克斯、斑马马蒂、河马格洛里亚和长颈鹿马门是有名的动物之星,吸引着众人的目光。他们被精心地打扮、饲养,还有成百上千的动物迷喜爱着他们。对于这四个动物“明星”,动物园简直就像天堂一样。但斑马马蒂就是好奇,想知道动物园外面是什么样子。他的想法影响着他的三个朋友,最终他们决定来一次冒险,去一个遥远的海岛。这四个已被驯化的动物能在野外生存下来吗?还有,当外部的自然环境重新唤醒他们的本能时,他们彼此是否还能共同生存呢?

《马达加斯加》是梦工场最新录制的动画喜剧片,由Eric Darnell和Tom McGrath共同导演,剧本则是由Mark Burton和Billy Frolick一起创作完成的。Darnell曾经导演过《蚂蚁》,他说《马达加斯加》的制作从4年半以前就开始了,那时正流行用手绘制动画人物。

Darnell谈到:“在《马达加斯加》开始制作时,我不认为这部动画片一定需要某种特定的手法来做。只是在那个时候,CG手法能够最好地表现我们要讲的故事。当我开始着手动画片的制作时(CG是我的个人爱好),我就不由自主地想用CG来制作它。”

在《马达加斯加》中,McGrath是第一次做人物导演。他说道:“就我个人来说,还是对2D制作比较熟悉一点。CG对我是一个全新的领域。我从Eric和PDI(太平洋数据图象,PDI和梦工场的全称)那里学到了很多。Eric很想将故事的背景设计为一个栩栩如生的奇迹世界,让人感觉身临其境。而这恰恰是CG能够实现的。从制作《怪物史莱克》以来,PDI在2D的创作中就有很好的表现,这次他们将2D美学制作的精华都融合到了3D的创作中,这样这部动画片就具有了两种制作方法的优点。

CG制作具有很强的技术优势。Darnell谈道:“如果不是需要,人们不会使用很高技术产品来工作的。就我们来说,创造的那一部分就需要一定的技术。比如,一开始我们一次只能在荧屏上做4到5个粗糙的人物像,但我们需要的是500个。所以制作技术上需要大大改进来满足我们的要求。我们需要制作出一个生动的丛林,那里有4百万片叶子随风飘动,最终CG帮助我们实现了这个目标。然而,4年前要做成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马达加斯加》是由Tom McGrath和Eric Darnell共同制作完成的。在他们决定电影用CG来制作时,《马达加斯加》就成为了一部CG动画片了。

在电脑动画制作中,水永远都是最难做的。因为没有人知道如何能将水做得逼真,但每个人都能辨认出做出来的水到底是不是逼真。在应用这些制作技术时,我们面临着巨大挑战:我们需要做得让人相信,但又是在电影里做(水的图片也不是用相机拍摄出来的),而且要表现得恰倒好处能达到很好叙述故事的目的。

McGrath这样说到创作的历程:“很多次我们都问制作人员:‘我们能做成这样吗?’然后他们就回去修改。接着又送过来了,然后又是回去修改。‘好的,我们能够这样做。’(他们这样说,)‘狮子Alex不能做得像它名字那样好。事实上,没有东西能做的像它名字那样好的。’这样就行了吧。‘啊?真的就可以了?我们能这样就将它搬上荧幕?’我对他们说。于是,制作人员又回去,一个星期后回来了。“我们做到了!太好了,我们终于让Alex名副其实了!’接着他们就去庆祝了,而我们终于也歇了口气。”

“在制作中所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需要创作的灵感,”Darnell说到:“我们讨论了很久在电影中应该采用什么动画样式和风格,最终决定使用这种宽阔的格调,某些地方进行压缩,某些地方特意拉长。但是用电脑绘图来做这个有些困难,因为在你绘制动画形象前,先得制作出一个木偶模型来。并且所有设计想法和人物的特征都要包括在这个木偶上面。如果是用手和笔来画,想画一个6英尺高的人,你可以在纸上把他(她)画成12英尺,同样也可以画得矮到接近地面,你想画成多高都能做到。但如果想将一个具有这样那样功能的木偶也这样制作,那着实有点困难。有时得把人物拉长到12英寸,有时得把他们整个身子压缩到肚脐处,当有只手从框架的上面移动到下面时,我们就得把框架的大小重新做上3、4次。很多时候,在做这些时,靠的不是你所看到的,而是你的感觉。这种感觉就是动画制作人员几十年来的创作秘诀,但在CG创作中很难找到感觉。制作人员的技术指导也一样面临着寻找感觉的困难。

“我们对人物和物品进行拉长和压短,但做成后,这些东西看起来似乎有点疯狂了,”动画制作人Jason Schleifter谈到,他就在新西兰的WETA制作团队完成了《指环王》三部曲制作后来到梦工场的。“我们尽力让人物在做动作时保持他们的形状,但在每个动作之间的连接部分——啊,天啦,我们都快疯了!有时,你得把手指做到原来的五倍大小,眼睛凸出来几乎盖住了脸。有一次,当人物的头撞到地上时,它的两只眼睛先是缩到了一起,然后张开到二分之一,再恢复到正常的位置。这一连串动作发生在不经意的一瞬间,但这样处理让动作有了力量感。

McGrath解释到:“我们想把人物做得看上去是有智慧的,这不仅仅是简单的3D图形,还要有2D人物的那种感性,就像卡通片《Forties》中的人物:Tex Avery,和Warner Bros一样。由于有先进的制作技术,我们能够将动画人物进行拉升和压短,这样动画影片中的世界就更加真实可信了。

在《马达加斯加》的制作中,导演们和制片人Kendal Cronkite进行了密切合作。对电影中的设计,创作人员被允许进行大胆的想象。

《马达加斯加》中的场面和其中的人物一样很有漫画效果,所以在场景的设计中,制作人员也可以充分发挥想象。

McGrath说道:“对动画世界的设计需要仔细考虑和斟酌。(制片人)Kendal Cronkite想把东西做得简单、夸张,有漫画特点。怪人法克拉身上的线条是没有直角的,所有地方都有点歪歪斜斜的。当设计的有些过头了,我们就回到原处重新开始。”

“在电影《蚂蚁》中,遇到场景设计时,制作人员就使用相片来代替。他们会把需要设计的东西先照下来,再使用。而《马达加斯加》的制作完全靠的是创作。电影中的每个人物,每个画面都是绘制出来的,没有借助任何的相片。”McGrath谈道。

“表面设计的制作人员有着杰出的贡献,”Darnell说道,“因为他们创造出了每个物体的表面、结构,像叶子的表面、树的枝干。Kendal和她的团队所设计的每一样东西都能和整体搭配。他们干得很愉快,感觉像是拥有创作的源泉。在荧幕上放映的正是他们的作品。”

“在电影中看到的大部分植物都是生长在马达加斯加的真实植物。但由于创作技术的高超,这些植物都做得很符合电影中的场景。就是连植物枝干的组织和构造都做得和现实中的不同,因为我们想把这个丛林做成马达加斯加雨林。

“所以大多数创造出来的东西,都不要如同真实的一样。它们的设计只要我们认为合理就可以了。”Darnell解释道。

电影中大多数植物是来自马达加斯加的。它们的样子被重新设计、修改了,达到和电影中的世界相符合。

“Tom和我一起一直鼓励着所有的工作人员,给他们提出一些建议,如何用不同的方法来考虑人物和场景设计,如何想出一些新的创作思路,但同时又要保持电影整体风格上的一致性。如此,我们的思维就不会束缚在一个地方了。我们尽量置身于创作设计之外,并给予制作人员充分的权利和自由来表现自己的想法。为此,他们感到很满意,因为他们有机会展现自己的创作灵感了。

动画制作人Schleifer感觉边角的处理(由Craig Kellman提出,他现在正为卡通网络室设计《Imaginary Friends》中福斯特的房子)在CG制作中比较容易。“我并不认为它变得更难或是更简单了。我只觉得处理这里圆形的东西很有趣。你当然可以把这些图案的边角做得坚实,但对轮廓的处理更为重要。处理好这些轮廓,你可以把边角的样子做得更加有意思,更有风味。(未完待续...视觉同盟专稿 转载请注明出处www.visionunion.com

(责任编辑: fape
English | 关于我们 | 站点地图 | 联系热线 | 合作伙伴 | 艺术顾问 | 订阅 | 手机版
版权所有 © 2004-2021 视觉同盟 visionUnion.com)
Copyright © 2004-2021 VisionUnion.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05192号
视觉同盟旗下子站:品牌专区 | 创意设计人才网 | 视觉同盟社区 | 视觉同盟论坛 |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