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关键字
第十一届『方正奖』 | 2021 C-IDEA设计奖 | 靳埭强设计奖2021 | 2022'Tokyo TDC | 国际艺术设计硕士
品牌专区品牌资讯 → 正文
日本第三代艺术家:江上越个展开幕
作者: 视觉同盟 来源: 视觉同盟 时间: 2021年8月19日

Etsu Egami solo show at GINZA SIX <Star Time>

 
《星球时间-江上越个展》展览现场

随着画笔邂逅未知的世界-江上越
河合正朝(千叶市美术馆前馆长、庆应义塾大学名誉教授)

艺术家江上越将在银座鸟屋书店的艺术空间GINZA ATRIUM举办“星球时间-江上越个展”。由于疫情被约束在家,阅读的机会增加了,喜爱读书的江上越在这部新作系列中,希望再次提问不断被重新解释的近代文学,创作了近现代文豪的肖像。
江上越是千叶市艺术文化新人奖的获奖者,有在德国、中国等海外留学的经验,也是活跃在国际艺术界的气锐艺术家。我直接见到她 并且看到她创作作品的过程是在2020年的秋天,在千叶市美术馆她的个展现场。
是不是可以称为现场创作的尝试呢?她在会场的角落里,一边和参与者交谈,一边听取参与者对过去的记忆及当下的思考等等,江上越通过这个真实的体验,在展开自己对应该描绘的对象的想象的同时,通过实际中常常伴随的暧昧和不确定性,探索交流的本质,我在那里窥探到了江上越作品创作中作为创造之源的姿态或态度。
江上越认为:“我们所看到的星光,是几亿年前的光芒,当我们看到它的时候,也许那颗星已不存在”,“是瞬间还是永远?我想刻画星球的时间”。正如画家在这个个展的构想中谈到的,穿越既确切又模糊的记忆,在刻画文豪肖像的过程中,探寻人性,解剖社会。
模糊不清,不确定的东西。媒体所塑造的形象,让人难以看清真实和本质的也不在少数。也许是因为疫情的原因,当下我们的周围充满了虚构的世界。在隔离和视频会议中,我们能正确传达我们的情感和感动吗?
关于艺术,在现实的作品面前,我常常认为,人要有自由的心,要对作品有“爱”的态度,要与之接触,不要拘泥于既存的概念,要努力灵活的对应。
读了夏目漱石和森鸥外,江上越发现近代化动荡的漩涡中,近代文豪们的目光也许会给现在混沌的当代艺术界带来灵感。这个主张,作为面向后疫情时代的当下,是富有启发性的建议值得倾听。
江上越艺术创作的过程和特征,被国内外定位为日本战后当代艺术第三代的艺术家。在美国当代日本美术的权威学者、高级策展人,也是我的旧相识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的亚历山大·蒙罗女史也评价江上越是“至今为止日本当代艺术家都没有注意到的‘近代’作为文脉来采用,江上越是以历史的视角来创作的新一代艺术家”。
2020年度“文化厅新进艺术家海外派遣计划”的选拔,江上越被派遣到纽约,在疫情之下的有限的时间里,与艺术家、评论家、研究者、画廊经营者会面对谈,对她来说一定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刺激和难得的体验。
画面上留下了可以被称为彩虹的鲜明色彩和强健有力简约自信的笔触,作为一位在当代艺术方面造诣不深的老美术爱好者,我坦率地感受到她的魅力,寄予了很多期待。希望这个个展能成为作家的又一个前进和飞跃。


江上越作品《人间失格》太宰治  2021  油画 194cm164cm  ⓒEtsuEgami


江上越作品《神死了》 尼采 2021   ⓒEtsuEgami


江上越作品《会有个更好的时代,但是这是属于我们的时代》萨特 2021  ⓒEtsuEgami


江上越作品《穿过县境上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川端康成 2021 194cm164cm  ⓒEtsuEgami

 
《星球时间-江上越个展》画册

学术论坛 第二弹


学术论坛海报

展览期间举办了第二弹学术论坛,江上越对话日本千叶市美术馆河合正朝前馆长,台湾艺术大学美术学院院长陈贶怡教授,英国机构HENI的中国代表,万营艺术中心郑妍艺术总监。
三位嘉宾以往都参与和策划过江上越的展览。河合先生去年参与了江上越在千叶市美术馆的个展,参加了江上越在展览中的橡子项目。陈贶怡教授今年年初在台北的白石画廊担任了江上越个展《彩虹》的学术主持,并撰写了展评。郑妍在2019年担任万营艺术总监,江上越入围万营创想新锐艺术家奖,她策划了入围艺术家群展。

论坛中河合馆长谈到(部分摘要)

“我担任千叶市艺术文化新人奖的评委時,江上越的作品给我深刻的印象,她获得了新人奖,并举办了她的个展。从当时的装置作品到现在的肖像作品是一个很大的变化,首先我想把我自己的解释分享给大家。去年我在千叶市美术馆江上越的个展现场,参加了《橡子项目》。在这个项目中一边和江上越对话,一边把关键词写在橡子上。江上越会问你在想什么,你过去的记忆等等,把随意的交谈和任意的想象甚至是误解作为自己的造型元素,把对方的肖像画在小玻璃盒上,当时并没有能真正理解江上越在探索的“交流的形体”,但是在这次个展中终于明白了。

江上越的作品让我想起《谢赫六法》中的“气韵生动,骨法用笔”。她的笔触是有骨感的,和书法有共同点。这个是以往日本当代艺术家没有太关注的一点,这里也许暗示了江上越探索《东方油画》的可能性。笔触其实在西方绘画是一直没有被提起,是近代印象派打破古典画法,在室外开始创作的时候才有的,从江上越的笔触中也许可以重新思考近代。
在日本的当代艺术中,江上越是第三代艺术家,她是第三代的希望之星,是备受期待的艺术家。”

郑妍女士谈到(部分摘要)

“2019年我在石家庄的万营艺术中心,邀请江上越参加了万营青年艺术家项目。我们给常欣赏江上越的作品,选了<In to the light....>这件作品。这件作品给我们留下来很深的印象,作品反映了医院临终关怀的艺术治疗,我认为如果没有亲身经历和深度思索就不会有这样的作品。

在这里我想稍微介绍一下,<In to the light....>是一个装置作品。你进入现场会有一种医院的气氛,划火柴的声音告诉你希望借用彩虹的微光读取视频里的信息,其实你是看不见的。天花板掉下来的声音就是天上的声音,其实是江上越的误听。在这个通过视觉,听觉的很多感官去感受人们思考生命的脆弱和人和人的关系。以及对于死亡生命的双重资料。

江上越的采访里的一句话我觉得很有意义,“耳朵可以看,眼睛可以听”我觉得这句话很简单又非常耐人寻味。她的误听游戏从2014年开始直到现在,我觉得更多的是一个她个人的主观的系列,想要探讨语言背后的社会的差异,这个误听在平常生活中也会发生但是我们并不会在意。我觉得她的作品是在提问。在多元文化中的社会我们会回避的个体的差异和不同读取的可能性。

江上越给我印象深刻的是她作为年轻的艺术家,关注的是全球的艺术生态和社会现实,她关注的是通过交流探讨语言的起源,去反思在语言建构的复杂的人类社会。

我觉得在江上越的不同系列的作品当中她的主题有一种必然的关联性,这和她的成长和留学经验有关系。这种语言上的隔阂或是障碍,文化的断裂,个人的体验无法对于他人传达。这也就是她对语言学,社会学,人类学,哲学产生的很大的兴趣。而且他的创作是果断探索和深入的过程。很遗憾这次不能到现场看,特别是这个展览是他的绘画作品。这次是对文豪致敬。现在的社会消费文化,网络文化,其实网络直接改变了生活方式和价值观。江上越对于这个社会现实的反思值得我们思考,星球时间这个展览中我们通过视频看到了现场,他的艺术语言也越来越明确,她的绘画语言表达也非常的坚定、直接,同时又具有一种浪漫色彩。

这个展览主题也非常有意思。如果文学是反应社会现实,那么文学是通过语言塑造形象,其实和文学一样,艺术也是社会发展的写照,也是相对应的。她是通过视觉去表达、思考、提示问题。文学和艺术不能够解决问题,但是可以去履历艺术家的思考*(文学和艺术在什么时候也是时代的先锋)。 这次很遗憾没能到现场观看,听说江上越今年年底将在北京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举办个展,我非常期待她下一步的发展,”


论坛现场

中国台湾艺术大学美术学院院长陈贶怡老师谈到(部分摘要)

“我在台北做了江上越个展的学术主持。江上越的作品的一个重要特色,或是绘画,或是装置或是参加型当代艺术的手法,不仅是对语言的思考(这个语言不只是口说的语言或是写下来的语言,包括图像语言然后还有声音的工具),我觉得她的误听观念的身体语言,是非常广泛的,也是对生命的思考。江上越台北个展的作品,让我想起法国的哲学家Michelle Devoise的《误读的艺术》。

Michelle Devoise在这本书里明确的说艺术基本是缺乏一致性的,就像江上越说的,它的意义永远都是徘徊的。那么江上越表达有延异的概念,这也是在哲学或是文学领域在后现代理论经常被讨论的,那么江上越通过绘画探讨是非常有趣的。她在台北白石画廊个展的主题叫《彩虹》,那么当时很多观众以为可以看到彩虹,但是到了会场并没有看到彩虹。他们看到了什么呢?是肖像画,还是非常抽象的。其实跟这一次现场的作品是有相当的相似性。有些作品是在光影的引导下可以看出是人像。从去年的台北到现在的作品非常重要的接点就是肖像画。

特别要提醒的就是江上越2016年开始画大量的肖像画。在他的理念当中用肖像的创作交流。她的肖像画在原本意义上是非常有趣的。她的肖像画是媒材也是误解,就是东方人对于西方油画的误解。河合馆长也有提到,江上越的油画技法和西方人的油画是不一样的。她的颜料非常的稀薄,非常强调流动性,她强调了书写性、东方的用笔。

另外一个层面,肖像是非常悠久的题材,肖像这门类多多少少肖像本身就是一个符号。这一次的展览很多是日本有名的小说家,比如说是太宰治,森鸥外,当她画这些肖像画的时候,我们会问真的是他吗?我还会真的查一下像不像。我们对肖像是有一定的要求的,肖像是代表被画的人的。肖像其实也是一个误解的来源,这个肖像真的代表这个人吗?这个肖像是这个人的外貌还是精神性?还是绘画里面把他的社会地位,性别,身份,外部表达出来呢?其实肖像是一个复杂的门类。由于他画的也不是当代的,不是我们认识的,这个后果,时间的堆积造成的误解,他会是想象力当中的创造力的来源。第二个原因就是想象力和创造力在诠释的过程,误读这个是我对江上越的作品。”

学术论坛

展览期间举办了两场学术论坛。第一弹是江上越对话日本美术手帖总主编岩渕貞哉和东京艺术大学副教授山本浩贵。


学术论坛现场 日本美术手帖总岩渕貞哉,江上越,山本浩贵

日本美术手帖总岩渕貞哉在对谈中谈到“江上越此次作品不仅仅是绘画作品,更像是装置作品,作品的标题和绘画构成一种相互转换的关系。让观众在视觉语言和文字语言之间往返的过程中,产生的印象Image才是江上越真正想追求的,这也是江上越早期探索语言交流,创作装置作品有着密切的关联。”

东京艺术大学副教授山本浩贵谈到“江上越的绘画我个人很喜欢。而她所关注的近代的问题是非常有意义的。亚洲的近代一直是一个空白,江上越在这场讨论近代的作品中,我非常欣赏她画了德里达。德里达一直讨论‘差延’。我本人作为评论家,常常是现象一旦定义为文字,人们的思维就会固化,我对此有些疑问。我希望更多是开放的,江上越的没有轮廓的作品像是近代文豪的生涯,同时也象征着江上越本人的海外经历”。

江上越谈到“其实我们很难真正地对话近代文豪,这并不仅仅是他们早已去世。因为我们和文豪对话的同时,实际上也是在和媒体对话,或者说和重构之后的文豪对话。如扬阿斯曼的‘文化记忆’里所谈到的,文豪的印象成为我们的集体记忆。所以我这次的作品不仅仅是对文豪的追忆,也是对媒体传播的反思”。


学术论坛合影 日本美术手帖总岩渕貞哉,江上越,山本浩贵

流动行,不确定性,不稳定性更让人们想起周边的少数派,就如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策展人Julie Champion谈到江上越的作品“在江上越的作品中,最美的是,她把所有这些特殊性看作是一个来源,不仅是误解,而且是人类关系中的创造和财富。”


《星球时间-江上越个展》展览现场


展览海报《星球时间》

江上越

1994年生于日本,目前生活工作于东京,北京和纽约的艺术家。2021年作为最年少艺术家获得福布斯亚洲30岁以下精英榜,同年选为日本文化厅杰出艺术家派遣纽约。国际成长背景让他从误听,错位,误视,通过可视化误解,去探索交流的可能性。
江上越是代表“后绘画”的新一代画家,如蓬皮杜艺术中心策展人在日本千叶市美术馆的国际论坛中谈到“在江上越的作品中,最美的是,她把所有这些特殊性看作是一个来源,不仅是误解,而且是人类关系中的创造和财富”。作为一位年轻的艺术家,江上越出生于日本,在德国卡尔斯鲁厄艺术与设计学院,中国中央美术学院留学,她海外丰富的经历通过误听,误视等个人体验探索交流的本质。提供了更个人更人性,同时更国际的视点,作为日本战后第三代当代艺术家深受关注。
在千叶市美术馆举办个人项目,与巴黎蓬皮杜中心策展人对谈。她正于中国北京中央美术学院攻读博士学位。江上越先后获得多个奖项,包括日本文化厅杰出艺术家(2020),入围东京当代艺术基金会奖(2020)及索福林基金会亚洲杰出艺术家奖(Sovereign Asian Art Prize,2019),获得第十六届千叶市艺术文化新人奖(2018)。她曾于国际上多个城市举办展览,如“彩虹江上越个展”(轻井泽新美术馆,轻井泽),“Entrancegallery Vol.1江上越”(千叶市美术馆,千叶),“Facebook”(前波画廊,纽约),“社交距离”(A2ZPAIS.巴黎),“彩虹江上越个展”(白石画廊,台北)“VOCA展2020-新绘画”(上野之森美术馆)“CAF展”(日本当代艺术基金会),“UNSCHEDULED”(香港大馆),第二届北京国际媒体艺术双年展(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第三届 CAFAM双年展(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底色展”UCCA,在伦敦、德国、北京、台北及东京举办个展。收藏其作品的机构包括和美术馆,北京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北京元典美术馆、北京树美术馆、达美艺术中心,首尔衣恋集团等。

(责任编辑: Admin

作品欣赏

欢迎关注视觉同盟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vudn2004”或扫描下面二维码:
English | 关于我们 | 站点地图 | 联系热线 | 合作伙伴 | 艺术顾问 | 订阅 | 手机版
版权所有 © 2004-2021 视觉同盟 visionUnion.com)
Copyright © 2004-2021 VisionUnion.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05192号
视觉同盟旗下子站:品牌专区 | 创意设计人才网 | 视觉同盟社区 | 视觉同盟论坛 |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