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关键字
时尚·艺术展览 → 正文
《从看见问题开始》创意X社会论坛精彩发言
作者: 创意X社会论坛 来源: 视觉同盟 时间: 2015年5月11日


论坛现场

创意X社会沙龙1:《从看见问题开始》

王泊乔:“看见特别重要。当你看见的时候你却不发声、不作为、不行动,这个可能是一种失责,我们更多的谈的是社会责任,是创意人的社会责任。”

程青松:“上个星期我自己包场看王小帅导演的《闯入者》,当时有朋友问这个电影里面写了空巢老人的问题、写了同性恋的问题,我马上打断,说同性恋本身不是问题,它跟青少年犯罪、跟拐卖儿童不太一样。现场的90多位都是我的朋友或者是我的读者,他们大部分给予了掌声,觉得应该第一时间站出来消除这种偏见和歧视。同性恋不是一个现在才出现的所谓的社会问题,它是伴随着人类存在,有人类就有这种取向。”

王紫菲:“说到创意这一点,哲学上有一个名词,就是说创意本身是一个美学的阶段。这个美学的阶段在现代化过渡以后,需要什么来发扬?需要什么样的人来做呢?说直接点就是需要其他的人来实现,需要不同的人、不同的声音,也需要有错误,来把这些真正边缘化的东西逐步形成主流,形成趋势,把一些真正非主流的东西,被社会忽略的东西发现出来。”

张子建:“我想我们这代创意人应该对自己的职业自觉。我记得在去年的时候,CDS跟意大利的一个设计师做交流,他说在意大利那些设计师已经开始堕落,跟他向往和崇敬的那些过去的大师不一样了。过去的大师会为了社会、国家、人类的公平去做很多很多海报设计,会花很多时间去呐喊。但是看看现在大家都在干什么?我们自己走了另外一条路,走向了一个商业化的路,忘了我们的社会身份,这是那个设计师戳中我的一个点。”

王泊乔:“正是因为我们现在的社会这么动荡、复杂、多元化,才有了艺术家这样一种群体,才有了创意人,包括设计师这样一种群体。我们来反映这个时代,来用一些作品表达、纪录、讽刺,或者说来提醒。”

张子建:“创意人首先要‘自化’,这个自化的含义是自己能够把自己说通。如果你是为自己真实的愿景去做的,是真正想关心身边的人、解决自己的心理问题,那质量就会不一样。”

创意×社会沙龙2:《我们性什么?》

牛一力:为什么要设计这样一个话题,因为每个人生下来就发生了两件事,第一你姓啥?比如我姓牛,还有一个是带把,男的。前者这件事很清楚,性别这事并不好说。我们可以用拓展生物多样性的视角,去看这个片子。

苗酱:“因为我们以前在媒体工作,可以接触到一些同性恋的题材,会发现国内的媒体传统的做法还是将同性恋群体作为异类来进行报道,报道的角度通常要么是猎奇的、要么是消费的。所以我们成为自由摄影师之后就想做这样一个项目,尝试找一些出柜的同性恋者展现他们最真实的一面。”

程青松:“我相信在十年、二十年以前,中国大部分同志都会有孤立、痛苦的感受。这些年以来,NGO组织、同性恋网站——特别是每一个省都有一个同志网站——江苏同志、四川同志、河北同志等等产生了;互联网带来了全世界的同志族群和中国族群生存状态的最大变化。因为大家的社交不再困难了。媒体在这方面的正面的报道和影像的传播也有很大的作用,影像是很强大的一个媒体。”

牛一力:首先同志这个群体是互联网+提出之后最大的受益群体,我们帮他们争取更多平权、平视的机会了。所谓北上广和其他发达地区的状况,中国现在是两个中国了,一个就是很现代、很富足,包括它的物质基础,还有包括它网络的普及程度也非常强,但是在乡村的中国,在西北、西南,还是另外一件事情。

耿乐:“我们淡蓝网也经历过很多困难,关闭也好、被责难也好,现在环境有了很大进步,我们拿到了很多的投资……然而,从大数据上来看,还是一线城市的同志用户更高一点,我们的北京用户就占了总用户的13%,这是一个很庞大的数字。尽管,移动互联网给很多在农村和乡镇的同志们带来了更多的交流机会;但我们每次去小的城镇开办活动,都会有很多人问,‘能不能来我们这里多做一些活动?’他们对同志文化的渴望程度非常之高,他们非常希望我们能够把我们的平等多元的文化带到那里。”

程青松:新媒体包括互联网是给整个同志族群的生存的变化带来了很大的变化。现在很多的年轻人,90后他们在这方面受到的压力就会少很多,就不会是那么地痛苦不堪,因为他们活得很开心,像个人,我两个侄女,一个侄女是96的,一个是97的,他们非常支持我这个叔叔。但是在边远地区,在农村、在山区,在二三线的小镇,这些同志族群的生存状况还是堪忧的。

苗酱:“在拍摄《从黑夜到白天》的纪录片之前,我们做了大量研究。我们发现其实国内的主流的公众对同性恋群体有两个比较深的误解,这两个误解讲出来又是自相矛盾的,有些时候主流媒体会把同性恋描绘成一个特别悲惨的群体,整天暗无天日,生活在地下,带有一种同情的眼光去看他们;另一种在年轻人中间比较常见的误解就是,同性恋者活得还是很自在的,他们很自由、很时尚、很酷。

耿乐:“当你足够强大的时候,你才会有发言权。今天我的感受特别明确,既然我有这样一个机会,作为一个幸运的创业者,我就要去多讲。从经济、艺术的角度推进同志的平等是非常好的策略,不管是电影、艺术作品,还是同志经济,都在教育这个社会如何变得更美好。我们引导政府能够跟着我们的节奏,慢慢地去思考,如何为同志服务。”

龙志:“当时80年代的时候,从北京站到台基厂,到崇文门,再到天安门,这一带,再加上劳动人民文化宫到中山公园,这是著名的东宫西宫,那时候是处在一个分散的状态。后来我又遇到北川老师,当时我在天津的时候,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我采访一个叫做嘎嘎的同志,他说他们现在有一个好的办法,在互联网利用聊天室跟全国各地的GAY沟通。而到了现在,同性恋应该是现在越来越被接受。”

程青松:那些经过里面的复杂、美好、欺骗在同性恋里面同样存在。那些电影中故意美化这种情感也是不对的,我觉得基于人性去表达,人性里所有的黑暗和光明在同性恋和异性恋都存在的。

牛一力:其实我们今天讨论里面都在谈平视,我们谈同志是因为他呈现了人性的广度和可能性。福柯创造GAY这样一个词去做界定这个群里的时候,就在传递快乐的意味。   

耿乐:“我觉得美是相通的,不管是异性恋还是同性恋,对设计美的感官差不多是一致的。对于同性恋社群,他们更喜欢的是我们设计产品能够表现出来他们的多元的属性。”

在中国现在的政策环境下,我觉得其实你用人权民主的角度去推动是非常困难的,你从经济、艺术的角度推进同志的平等是非常好的策略,不管是电影也好,或者是艺术作品野火,或者是同志经济也好,在教育这个社会让它变得更美好。我们引导政府能够跟着我们的节奏慢慢地去思考如何为同志提供思考。

 

(责任编辑: 叶素雅

作品欣赏

  • D&AD创意奖平面设计类包装作品
  • Free Rabbit图标设计
  • 智利Mauricio Cancino概念设计
  • 葡萄牙09FDIP公共中心
  • 躺着的艺术雕塑公共座椅设计
欢迎关注视觉同盟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vudn2004”或扫描下面二维码:
English | 关于我们 | 站点地图 | 联系热线 | 合作伙伴 | 艺术顾问 | 订阅 | 手机版
版权所有 © 2004-2019 视觉同盟 visionUnion.com)
Copyright © 2004-2019 VisionUnion.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05192号
视觉同盟旗下子站:品牌专区 | 中国创意设计人才网 | 视觉同盟社区 | 视觉同盟论坛 |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