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关键字
UI设计UI理论和资料 → 正文
User Friendly 2014中 闭幕演讲 - 以可持续为导向的用户友好设计
作者: UXPA 来源: 视觉同盟 时间: 2014年12月18日

娄永琪博士
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院长、教授,同济大学中芬中心执行副主任,芬兰阿尔托大学艺术、设计与建筑学院以及意大利米兰理工大学客座教授。目前担任Cumulus国际艺术设计与媒体院校联盟副主席、DESIS国际社会创新和可持续设计联盟理事、意大利高等理工学院科学委员会委员、丹麦Kolding设计学院设计研究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奥地利维也纳应用艺术大学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美国MIT出版《Design Issues》学报编委、英国Taylor & Francis 出版《Journal of Visual Art Practice》学报编委、瑞典艺术研究出版平台出版《PARSE》学报编委等国际学术职务。他主持创办的国内第一本全英文学术期刊《SheJi, the Journal of Design, Economics and Innovation》, 2015年由荷兰Elsevier 出版集出版。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有请来自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的娄永琪博士,他演讲的主题是“可持续的友好设计”。我是负责高校用户设计大赛项目的,所以我见到娄教授非常的亲切,同济大学本次大赛也有入围我们大赛决赛的团队。接下来让我们听一下娄教授对于可持续性设计的分享。
 
娄永琪:感谢主持人,感谢UXPA中国及大会组委会的邀请,让我来担任本次大会的闭幕演讲嘉宾。对我来说从现在起我将参加唉三场重要的行业会议,UserFriendly2014也就是今天的UXPA中国大会是第一场,明年的CHI2015会议我也将作为开幕嘉宾出席,接下来我会参加明年夏天的HCI International大会。为什么我对这个圈子特别感兴趣?因为我觉得在场的全的是非常聪明的人,而且是最棒的人,最有影响的人,我在思考,我们这些人,在这,我们该干一些什么?今年十月底,我们在同济举办了一个设计周,我们第一个论坛就是可持续设计论坛,第二天的体验与交互。基本上参加可持续论坛的人,大概只有交互论坛的二分之一,我就得出一个结论,交互体验设计非常的火。今天我想这两个联系在一起,大家都知道,今年中国超越了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那么一旦成为老大,你就有了烦恼。你可能是自己公司的老大,我们这些女同胞在这,你可能是家里的老大,老大有老大的烦恼。没有到这位置的时候,我就是想怎么能够到那,但是到了那的是时候,就是像王石一样,就是他发现下一步要干什么,现在非常大的事情,就是GDP到了这个位置,接下来中国的经济,会怎么走?是不是能够在这个高位,世界经济论坛,把世界的经济分为两种类型,第一种就是要素驱动,第二种就是效率驱动地,很典型的,阿拉伯国家拥有石油资源,他们的人民天天天在睡觉,GDP也是非常高的。我们国家,没有那么好的资源,但是我们国家的人民勤劳,因为我们的勤劳把我们待到了这么高的位置,还有一群人,例如丹麦、挪威,他们没有那么多的资源,但是他们变成了最创新的国家,去年跟上海市的市长,杨市长去反问,阿尔托这个20万人口的姐妹城市,那时候我们做了一个非常有趣的对比,如果按照人口对比,它是一个迷你城市,上海是一个巨大的城市,按照人均不得了,因为这么小的一个区域里面,阿尔托大学有了七分之一的人口。他们有很多企业,都在这个城市里面,所以我们代表团不得不感慨,这么小的一个城市,有了那么多的创新。所以对于中国来讲,不仅仅满足我们现在GDP在这么高的一个位置,我们很勤奋,大家都知道,热力学的一个定理,就是当你能量越高的时候,实际上你离灭亡可能越快,能量就是从高的温度走向低的,从可利用到不可利用的,到你动的越快的时候,你就穷尽越进。

现在的中国经济是世界老大,但是我们离这个悬崖实际上就是一步之遥。美国拍了很多的电影就是讲可能的灾难,不管是后天的还是亲他的,里面有经常的场景,或者是一个包袱就是说,我们认为这一天还早呢,但是他可能就是在后天。在这个意义上来讲,必须要转身,所谓转身就是最后我们的环节倒逼的转型。我们都认为中国是有远见的国家,每一届政府,都有一个非常好的连贯性,这个在其他的国家是比较少的,中国当时是制订了或者是发布了可持续发展总纲,在这个总纲里面2020年我们基本要实现小康社会,2030年,中国的人口实现零增长,到2050年,环境退化要实现零增长。大家知道第一个目标,基本上没有问题,肯定可以实现,但是第三、第四个目标,按照这样走下去,基本上没有希望。这可能有不少来自北京的朋友。三年前,我们那时候还讨论北京的沙尘暴,那时候还不知道有PM2.5,现在不仅是科研及而且实实在在的影响到我们的生活,我们不知道五年、十年之后会是什么样的,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复杂的不仅仅是你要转型,你要不讲下来的时候及要完成这个转型,以前我就是软着陆的一个支持者。最近我琢磨出来了不能软着陆,我们香港有很多的问题,大家都知道出了一点事,社会问题,政治问题,可能很多的问题,他都会发生的。所以对于中国来讲,必须在经济不降下来的情况下完成这样的转型,而且这个转型是涵盖了经济的转型和社会体制的转型。这个新的经济从哪里走?这段时间我一直做中国设计竞争力和中国竞争力的研究。如果把世界的经济做一个研究,就是综合竞争力,一个是X轴一个是Y,有一些国家综合竞争力强与他们的设计竞争力,有的设计竞争力强与他们的国家的综合竞争力,分析这两种不同的经济理性,他们就会比我们国家,在每一个一块钱的GDP上面,对于自己本国的消耗,要小很多,所以今年开始,差不多在国家层面发生,也就是从今年开始,这么多的文件讲中国要重视设计创新,设计有可能,成为我们来做到这个新的经济的一把钥匙。但是我们怎么能够把这个用的更好,实际上我们要求要考虑两个认为:第一个认为,就是在战略层面上的,可持续发展。我们设计怎么贡献,整个社会可持续的发展。第二个,可能在战事层面,就是把这个社会的问题,政治的问题,经济的问题,环境的问题,这么多问题,能够有一个一致性的解决,这个时候在战术层面来讲就是转方向,所以一个是战术一个是战略。对于中国来讲,我们就是要开发,要发展,一种能够起到刚才作用的设计。
 
工业设计,同济大学我们讲历史的时候,就是上个世纪60年代,因为是格罗皮乌斯的学生,所以他把包豪斯理念带回了上海,那时候的工艺美术,我们做一些作品,在这个领域里面做的非常好,但是他对整个社会和经济的影响,非常非常有限,做一个漂亮的杯子,你改变不了生活方式,改变不了我们现在的生活。所以我们需要一种新的设计。第二个就是这种新的设计,你必须要有大的影响,这个大的影响就是在于怎么用这种新的设计,当然这就是可持续发展,就是要转型。所以对于中国来讲,可持续发展,我们的社会福利还要往上走,基本上是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必须要用跳出盒子的思考,按照以前的思维是做不到这一点。所以做中国创意研究的时候,我画了这么一个图表,就是把我们现在,中国不管是经济、教育。我们都归纳了两个思维,一个是追踪思维,一个是跨越思维。但是追踪思维我们还做的还不够,因为追踪你永远不知道在你前面的人你不知道会不会专项,而且在追踪的过程当中,你会忘掉你自己,看不到你自己,因为中国不仅仅是需要追踪还需要跨越。我们在石油大家所有人都知道,就是可利用的都是会耗尽,追踪就是怎么生产或者是开发更省油的发动机,当石油没有的时候,我这个汽油发动机,或者是柴油发动机,我还有什么价值。大家都知道,清洁能源汽车,彻底的颠覆了汽车产业的方方面面。所以这个时候,对于中国来讲,实际上,它需要开始郑重其事的考虑跨越。每一个行业也要考虑跨越。
 
刚才我听中兴的老总讲,我们就是要开发最酷的产品。但是后面一句话,那又怎么样?为什么就是乔布斯这些人,整了苹果之后,安卓就跟着走,前面的人倒了,后面的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所以一定要有思考往前走,并不是盲目的认真,对于中国来讲,追踪还是必要的,跟踪还是必要的,我们这个国家在很多的领域里面都是落后的设计,所以这时候我们要需要放下身段,虚心的向发达国家学习。与此同时认识自己还是比较重要的。我是谁,只有看清楚自己,我们才知道怎么把自己的价值主张,做到最大。我跟我的学生做的最多的就是你是一个花猫。所以在时间点来讲是很重要,这个转折一定会发生,但是这个时间如果太早,没有人能够理解,你很孤独,这个社会经济都不相应,不可能完成这个转折,如果发生太晚,就没有办法用好这个腔镜的经济,可以推这你走的这个资源。所以这个窗口期非常短,我认为是现在是2014年,我认为就是在15年到20年,所以这个时候,所有的都要怎么转。现在如果在讨论转型,讨论在跨越,实际上对于中国来讲,有两个跨越的领域。一个是全世界的所有的国家,所有的企业,所有的文化,都面临机遇和挑战,比如说我们现在互联网,移动体验,分布式能源,分布式金融,分布式媒体,所有的这些机会地全世界人民都在分享,这些机会大家都有,我们做的还不错,马云同志一上市全世界第二,还是不错的。但是我觉得,对于中国来讲,可能更重要的,是第二种,跨越的领域就是说,中国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也就是说,第一种,还是刚才我说的,第一种就是作为一个猫都用的权利,第二个就是花猫你的权利。对于中国来讲,我们国家这么快的发展,这么多的问题,我认为都是这个国家了不起的机遇。因为我们设计师,哪里有问题,那里需要设计,在座的有好多的企业家,你们看到的肯定是机会,问题最大的地方,一定是机会最大的地方,对于中国来讲,我们有这么多的问题,我这里只找了其中几个,比如说我们有这么大的传统制造业要转型,这个机会不得了。

我们目前还推进城市化进程,我们有一般的人口还在农村,我做了七年的城乡交互,我在农村整的时候,人家觉得我是神经病,最近我看到,全国的学校,他们都在讨论乡村规划,非常有意思,50%的农民就是把它当做一个问题,就是想这些人弄到城市里面去。因为把这些人及这些人为什么要进城,他们在乡村,是不是能够创造更大的经济,那实际上,我做了七年的结论是非常肯定的,我们现在只是把三农背后产品的这些价值,农产品的价值我们认识到了,但是三农背后的体验价值,知识价值,所有的这些都没有被开发出来,一旦这些价值被开发出来,他们的经济总量超过了我们的粮食总量,这个是一个多么大的创业机会。如果大家有风投往那投。包括这里面讲的中国的医疗卫生,驾驭问题,就是把医生个体联在一起,那个商业模式就产生了,我们天天在骂政府,大家要知道,政府现在强的时候,你要骂他,他不给力的时候,我们骂的还是更厉害,而且从可见的角度来讲,政府就是会有一个转变。最后一点就是要强调的文化,我们先很多的问题,就是在于对质量的定义不清,什么是quality,我要一个房子,我要一个就是这样的一个中国梦,最后所支撑这么一个经济,就是我们的悬崖越来越进,中国转动的居住方式,大家苏州园林,你去看一下,指标特别的难看,大家都知道住着很舒服,所以对于质量的分析,经济设计,上层建筑,就是外部说了,就是在很多的时候,是文化决定的经济。就是信奉宗教的国家,一定比其他的宗教快。所以讲经济,没有人对这个词反感,这个是我们安身立命所在,关键是一个什么样的精神?今天要讲是一个修复性的经济,这个不仅仅是说,我减少这个对自然环境,等等这个影响,而且我还要修复之前的经济,带来的问题,也就是什么概念?就是说非要把钱赚了,我们还是要干好事,而且赚钱的过程当中,我们在奉献这个社会的发展。这个经济必须是一个消耗更好,生活更好的一个经济,可能吗?其实完全是有可能的。
 
我们都知道,如果是看一下,美国这个国家的市场份额,美国是一个坏的比喻,美国这个知道就是资源导向的这个非常的厉害,76%的经济是服务导向的经济,制造业的经济就是22%,就是他的服务经济超过了他制造的经济,而我们个国家,现在中国,我们服务经济差不多就是二分之一,半壁江山。就是这地面的一个思维,就是服务产品,他们之间,这两种不同状况的经济,实际上对于资源的要求是不一样的,2007年的时候,我们和米兰理工大学签了硕士学位,当时我们签的这个产品项目体系,背后的这个思考就是可持续思考,并不是我们这个讲的这个。因为是用服务取代产品是一种更加可持续的经济。在这样大的经济里面,设计可以做什么?首先可能我们设计,要从原来的这个角色,到共享到系统这个层面,同济大学最早的工业设计,我们叫工造,工业造型设计,后来工业设计,后来艺术设计,够来到2009年就是设计与创新学院,所以如果说,我们看不同的经济类型,设计服务OEM、ODM、OBM、OSM,就是品牌是不够的,就是要在战略层面有作用,就是在这样的层面上,设计就有可能贡献新的经济,而且我一直觉得,设计不完全要贡献,而且要引领这个新的城市。这个是最近这个时间,我们一群有一些想法的人,从我的工作室当中讨论的,与唐诺曼等几个教授,我们在一起写一个DesignX宣言。这里面就是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一个,变化,就是说第一个设计,最早的设计,我们就是现代的设计,就是没有把工艺美术分为现在的设计,那个时候的设计,就是为工业化服务的,为产业服务的,但是大家想过没有,就是从来没有引领过产业革命,他是结果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就是到了交互,到了体验,甚至到了商业模式,设计的领域大大拓展了,我说设计一个产品服务体系,这里面老总一谈,你可以作为一个智囊,但是设计没有办,还是一个提案。谁来改变呢?可能下一代的设计,我们要发生一个很大的变化,就是设计要直接面向这个世界的挑战。第一点。刚才说的空气问题,交通问题,医疗问题,不是一个专业,需要所有的专业的人去构想。
 
第二可能就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需要新的知识,被开发出来,大家都知道,怎么设计一个冰箱,但是怎么设计一个清洁空气,怎么让环境更加好?三点非常的重要,就是设计不能就是要介入到这个社会改变,经济改变,执行改变,但是并不是说,把直线的这些事情都干了,就是设计要把这种可能的战略性的变化,新鲜的变化,和现在的这个资源,现在的这些游戏规则,能够连通起来。所以这个时候,设计就走出了很大的一步。今天上午和我们UXPA志愿者,我不得不说,我对UXPA大会整个的组织表示非常的敬仰,因为我认为采访我的人,我可以从我们的对话当中,看到光,在这种这个是很少见的,我们今天讨论一个问题,他就是问我,如果按照你这个说法,你培养出来的学生,会不会不接地气,会不会找不到工作,会不会在执行上面有问题,我就说第一,什么叫做接地气?我从来没有觉得,像同济这样的学校,我一年120个学生,有30个学生进入工作岗位,只有30个人就业的,我的学生是就业吗?我认为我的学生是给别人提供就业岗位的,并不是我的学生到哪一个公司就可以上手。好的学生不是走的快,而是走的远。第三怎么落地,并不是说按照现在的标准评判,而在这个他再创造一个不存在的世界。大家都知道,比尔盖茨,和乔布斯他们这两个人都要改变世界,那时候没有人相信,但是他们都做到了。但是在这个窗口期,有大量这样的需求会产生,所以我们落地,可能不是我马上能够画图,马上能够上手,能怎么能够整合资源,可能在我们这个出现,我们出现的PE,整天跟金融打教导,这个才是同济的落地,但是我说的没有实现也许一年以后,两年以后,你随地都可以资本,他们找我一些人开始创新,我觉得这个是设计师具备的这个能力。不是靠人力,这个时代不是靠人力的。所以就是说,从现在来说,就是不管是我们的设计教育也好,还是我们的设计行业也好,或者是整个行业也好,我们需要从一个是追踪,一个是超越,一个是被动,一个是主动。就是制定游戏规则,只有这个完成了,的跨越才可能实现,所以对于中国来讲,我们就是有两个命题,一个就是要发展对的设计,对于要能够在战略层面有作用,第二就是要能够让这种设计力量,能够和可能社会经济转型能够结合,要有用。对于中国来讲,这是我们设计的力量,怎么能够整合起来?其实我们这些行业,十年前都不存在,都在给别的公司打工,这个就是新型的行业,十年前大家有没有想到UXPA这么火,肯定是没有想到,但是现在已经真是的在这了。所以怎么来设计一个两个问题,一个是新的设计,第二个就是可能的经济转变。你生产好的产品,消费者不买,你也就是在概念上面,所以这个时候,就是有一个非常大的瓶颈,就是把这个行为要改变的时候,就是一个巨响的概念,清洁能源汽车,没有人能买,你再清洁也没有用,大家就是说,我买电动车的时候,可能的这个变化就发生了,可能新的经济就产生了,我不开小汽车,我就是要做公交,我就不想到市中心上班,我就愿意在家里面办公。如果很多人在家里办公,你会发现,像北京、上海,这种拥堵,如果二分之一在家里办公就可以了。不需要清洁办公,我们在嘉定校区做主旨演讲的时候,你们就是要怎么产生更大的经济,怎么有一个更好的生活。

实际上,就是对设计来讲,我们要和消费者做一个交易,这个交易就是怎么能够通过设计行为改变。这个时候呢,就是说,大家会想,行为改变,背后是什么呢?就是意识,你要有这个意识,就是让大家参军当兵就是给你广告,这就是我们的两个体系之间的不一样。第二个就是要产生行为,你有这个意识之后,不以为着,就是后面的一个行为。实际上,我们每一个人,在思维里面,都会对可能的危险有一个预警,而实际上,我们现代欢迎所带来的危险比我们看到的一个蛇,或者看到一个鬼,这个想象大的多,这个环境问题大家都觉得没所谓,这个就是温水煮青蛙,这个里面两点,就是太慢了看不见,我们说要把气温变化控制在两度以内,这个三度地球就没有了,我们把每一个时间结点计算下来,就是不得了,当时个儿做的真相就是能够震撼这么多人,就是能够快放,你会发现,真的会发生,但是每天看一下,不会觉得。在一起的同事,你们会发现没有变化了,但是十年不见就会发现很大。大家知道一个蝴蝶效应,就是蝴蝶翅膀扇一下几,就是搞了一个飓风,我们在看扇翅膀的时候会有什么关联。因为以前没有办法看见,以前没有办法找到的管理,现在有可能找到关联了。为什么从今年开始,同济大学涉及创意学院的学生,都是要学习开元设计,基本上每个礼拜上课,基本上就是不能睡觉。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个最基本的技术,是一个逻辑的改变。价值观和背后的动力。我问大家一个问题,就是在座的很多的男士,如果买一个鞋,你走不快,但是脚痛的不了,而且可能还很贵,所有的男士,都是理性的,都是不会的,但是女士就会了,这个就是这个东西,走不快,穿着痛,还要买。而且还的不只一双。但是这个想象背后说明了什么?就是看不见的原因,非物质的这些回报,你愿意放弃物理上面的舒适。就是这个背后带来的文化,或者是思维上面的一个价值。如果把这个高跟鞋作为一个隐喻,就是有很多的创新就是会出来,我就是不要太大的房子,我就是不要那么多钱,所以有一点很重要。就是做老师最大的一个悲哀,我们这有很多的老师,可能有很多的掏槽,令爱一个就是做老师觉得没有感觉,这个老师最大的悲哀是什么?就是我讲了很多,学生在睡觉,没有这个passion。我们做这么崇高的事业,崇高的经济,但是有可能,我干的事情,我看不到结果。那么这个时候怎么办呢?大家都知我们知道,我们不能让孩子受苦。因为孩子受苦就马上叫,就会哭,一哭你就紧张,但是我们扔了一个东西到水池里,最后搞水污染了,大家都没有饭吃,所以这个可能性。实际上就是主要的就是,他是几个问题,第一个就是讨论设计和背后欲望的关系,为什么我这么要说,这个UXPA跟大家交流,因为我觉得很悲哀,我们全世界最聪明的人,就是做这个,当然我说的一小块,然后很酷,你们就支持这样的事情改变,当然我认为这个是好的,就是怎么来设计这个,和一个可能的变化联在一起,这个才是可能的事情,第二个,我们讨论一个新的可能的世界,新的可能的这个系统,他背后有如果这个系统,要运转化,必须要大大的改进这个可能的系统,和每个人,每个界面。只有这个可能的系统,才可能活下来,取代老的系统。
 
还有一个就是怎么去设计,更好的去设计,能够让这种意识能够用,帮助我们产生对的意识,产生对的动机,而且很重要一点,我有行动执行,你有通道,比如说我们有支付宝,你有这个通道,能让这个通道付出去,就是我说在网上捐了一个孩子没有书读的孩子,这里不得了的事情就是,这个是最重要的一点,因为现在这个扁平化的趋势,就是通过把每一个人的力量联合起来,就是这是一场战争的话,就是一个人民的正常,不是几个英雄的战争,这个时候,我们就是要同以前的培养,专业的有创造力的这些专业人士就是有这个创造力。在这个过程当中,就是把每一个人小的能力整合起来,变成一个大的能量,就是这个大的能量改变社会。以前我们讲到大的。上海的百联集团是最大的,跟把马云相比就是毛毛雨。就是大的不得了,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开放和互联的世界里面,就是非常重要的就是说,我们怎么能够把这些小的能量整合起来,对于中国来讲,最大的机遇就是我们存在发展中最后的能力,这个能量在中国的文化就是气,就是怎么推动一个大的社会改变和经济改变。而且我们说,这个世界可能的这个世界,可能的这个经济,也许从来不存在。但是我要告诉大家,这个是一个伟大的一个使命,伟大的事业。而且它是一个巨大的生意。一方面UXPA是要拓展,最二个就是大的不仅是体谅上面的,要从未来可能的伟大。差不多我的演讲就结束了。大家可以跟我个人保持联系,电话是不通的,但是微信我会回。谢谢大家
 
主持人:非常感谢,娄教授带来了一个非常大的话题,也是令人思考,也值得我们在座的各位考虑怎么实践这样的一个话题。接下来同样有一个问答的环节。我刚才说这个男孩子。
 
提问:我从广州过来的,我想问的问题就是设计出新的问题,我想知道同济大学,在你的本科生教学生涯,对于这些学生培养,就是保持商业的独立性,我说两个例子,第一个就是,我每年也会收到来自我的师弟、师妹的一些邮件,就是在移动设计这个领域毕业的简历是越来越差的,第二个问题就是,在我就是我们的商业不断的发展,然后手机越来越好,但是每年的简历的质量是下滑的,因为我每年基本上,最好的十各大学我都会去看,第三个问题就是从今年开始,咱们国家政府,就是提倡创业创新,然后我就发现,基本上很多的学校,创意设计这个专业,还没有一个真正的好的专业的时候,就是把创业和设计在一起产生了新的学科,我就是想问一下,同济大学,在这一个是商业因素的干扰和政府因素干扰的时候,保持专业设计的一个初心?

娄永琪:就是怎么能够更专业,这里面首先就是要回答什么是专业。以前我们认为更专业,最早是图画的好,那是我读书的时候,一般设计好的都是图画的好,慢慢就变化了,到现在来看就是我们讲的更专业,可能不完全是他们能够解决问题,就是怎么能够解决问题,所以从专业本身来讲,我怎么走,我这个是有很大的怀疑态度,包括我们其他的用地院校是往上走的,但是整体的设计能力,见识他们的能力发展是往上走的,所以我对中国教育这一点是很有信心的。很多的假象在里面,我们五年前,或者是十年前做一个毕业设计,这个是专业公司做的,我们现在我们要求他的陌生就是自己要求做的,这个是很不一样的,这个就是不要求做得那么精美,就是要把概念反映出来就可以了,可能这个就是产生一些内,另外一点就是说,就是你从广州过来,不同的学校,没有一个标准,同济的学生,广美的学生,清华的学生都很棒,但是他们棒是不一样的。有一个同学就说,你认为同济和清华哪一个好?我说都是好,清华就是固态的,同济就是气态的。找到自己的价值主张,就是个人为这个社会做一点什么就可以了。我做了院长之后干了第一件事就是创造了一个信条-团结、严谨、求实、创新。我读书的时候就告诉自己要不断的学习和创造,这不仅仅是针对学生,李冰冰老师(江南大学老师,已经70多岁)在这,他还是在学习的,所以有的时候还是不一样的。我们80多岁的老师经常被返聘回学校。第二个就是有意义的人生,我自己的人生都是有很多的转变,但是每一次的转变都是比较有异议的。我为了一个人生的意义就是有变革的。比较有意思的就是每一个角色做的比较好。有意义,你就可以找到更加崇高的,就是一点点可以往上走。我要改变这些人群的状态。第二,只有自己觉得有意思了,这个时候对你来说才会有感觉,所以这个就是成了一个政治挥毫,从这样的一个改变了一个,我可以这样讲,就是从这些思考,回到根本上来讲,就是大学,不完全是传授技术的地方,大学就是培养价值观和思想的地方,所以有的时候,和社会家长,有冲突的时候,我希望如果我们的教育成功了,我们学识会在这边,而不是社会这边。

(责任编辑: 彭文娇
网友评论

作品欣赏

  • D&AD创意奖平面设计类包装作品
  • Free Rabbit图标设计
  • 智利Mauricio Cancino概念设计
  • 葡萄牙09FDIP公共中心
  • 躺着的艺术雕塑公共座椅设计
欢迎关注视觉同盟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vudn2004”或扫描下面二维码:
English | 关于我们 | 站点地图 | 联系热线 | 合作伙伴 | 艺术顾问 | 订阅 | 手机版
版权所有 © 2004-2018 视觉同盟(VisionUnion.com)
Copyright © 2004-2018 VisionUnion.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05192号
视觉同盟旗下子站:品牌专区 | 中国创意设计人才网 | 视觉同盟社区 | 视觉同盟论坛 |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