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关键字
2022中国设计智造大奖 | 2022台北设计奖 | 2022金芦苇奖 | 2022年时报金犊奖 | 2022 INNODESIGN PRIZE
UI设计UI人物与团队 → 正文
人人为我,我为人人——洛可可用户体验设计事业部总经理熊轶专访
作者: 彭文娇 来源: 视觉同盟 时间: 2014年9月9日


洛可可用户体验设计事业部总经理熊轶接受视觉同盟专访

视觉同盟:请介绍一下您的从业经验。

熊轶:我本科是在国内读的平面设计,99年毕业,然后在国内工作了三年左右的时间,我觉得应该把自己的视角扩大一些,就决定出国留学,02年出去,在英国待了将近九、十年的样子,2011年回来。2011年国内这方面的市场也好,机会很多,所以从事这一行。回来之后在洛可可上海分公司,帮他们创建了UED团队,做了三年左右的时间,当时我进去的时候是一个人,现在我们团队大概有十五六个人的样子。

视觉同盟:请您介绍一下UED部门的构成。

熊轶:这个在设计公司来讲其实比较奇怪,我进去那个部门的时候本着首先做用户,交互设计、视觉设计、前端开发、甚至后台开发我们都有。对一个设计公司而言,有这么完善的体制是比较少的,我的理念就是希望我们把设计公司作为那种中小企业,因为它不像百度、腾讯、阿里能花那么多精力或者资源建立一个庞大的UED团队,我在想我们如何为中小企业服务,如果我们有类似这样一个团队去比较系统的帮助他们进行他们的产品,而且同时能帮助他们节约成本。

视觉同盟:您的项目经验很多,请您举例讲解项目跟用户体验是如何结合的。

熊轶:我举个宝马的例子,我们大概是2011年成立这个团队,2012年的时候宝马设计公司跟我们进行了接触,宝马实验室在全球只有三家,一家在美国,一家在幕尼黑,还有一家在上海。它同时找了几家设计公司,我们给他们做完之后,他们觉得我们不管在工作流程还是商业思维来讲,比较符合他们在国外的这种流程,更容易沟通。我们做的是宝马未来7系的综合系统,这个实验室一般都是做将来的一些产品,我们帮他们做一些研究、一些交互和一些视觉,从这个层面来讲我们的方案是比较系统的。我们前期会做一些分析,这个分析我可以说得比较直接一点,在中国买宝马的土豪有很多,我们做研究采访的时候发现有点意思,他们为什么会去买宝马,他们觉得宝马高端、大气、上档次,这种概念。他们很多人是江浙一带的,不能叫土豪,是民营企业这种概念,我们中国人讲究面子,出去得有面子。

我们最后把调研报告收集下来,中控操作系统给德国人看,德国人感觉蛮奇怪的,他说宝马车在德国,或者在欧洲在美国,大部分是讲体验这种驾驶的乐趣,愉悦驾驶,他们讲究的是驾驶的乐趣。他们觉得中国买豪车或者买他们车的人比较奇怪,是喜欢坐,让司机驾驶这种乐趣,然后他们想中控系统是不是不能仅仅放在司机旁边,我们提出来后面这块也得做一个类似可以互动的,让老板也能感受车内的这种多功能的使用,所以当时我们把中控系统设计成类似3D的可以全方位旋转的,它能在这个PAD里面控制车内的所有功能,包括窗帘、空调、按摩椅甚至喷雾,类似我们这次大会提到的智能家居,或者类似小米提到路由器能做很多事情,其实对他们来讲不可能用路由器,讲一个PAD能够操控汽车的启动,他们已经把这个想得很远了。我们当时做的这种案例,还是比较有意思的,给德国人留下一个比较,他们觉得“哦,原来我们市场分析的是这样的,但是你们最终用户反馈的信息是那样的”。因为他们市场分析的大部分数据是咨询公司来的,给他们比较概论的这种东西,他们比较少的去跟终端客户一对一的去做,我们强调是我们和终端客户会采用一对一的概念,如果是大数据会再另外收集。

视觉同盟:请介绍一下您在用户体验方面一直秉承的理念,又是如何注入到产品里的?

熊轶:这个话题其实挺有意思的,我刚组织UED团队的时候,包括我们公司老贾也会问用户体验到底能不能用一句话去解释,有的人说我不会自己去下一个定义什么叫用户体验或者什么叫服务设计,但是从我的角度来讲用户体验设计,我认为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这种概念。为什么这么说呢?用户体验设计是什么概念?我们认为到共产主义这个阶段,大家做很多事情都是想着我如何做这件事情,是为了我最终端使用者他好用,是这种概念,我认为最高目标是这样子的。

不知道这个话题能不能扩展下,我在英国待了那么多年,个人感触比较深的是,不管我是去医院也好、银行也好、政府办公的地方也好,会深深的感觉到反差蛮大的。你进去之后他会非常耐心的告诉你来做什么、办什么事情,完成之后把你安排到另外一个人那,然后这个人会带着你再做下一部分。

我可以举个例子,在英国的一个小报上看到一篇文章,说是牛津郡那边有个村子要建一座桥,这个村子是类似那种小河流包围的,村里大部分是老年人,年轻人都去城里读书或者伦敦上班了,他们出城或者出村的时候不是很方便,当地决定修一座桥。我们能想象在国内村子里面修个桥太简单了,投多少钱,一两个月,最多三个月差不多了,但他们的项目做了三年。

熊轶:你会觉得很久,当然,从我的角度来讲是有点久,但是我们看它建桥的整个过程会觉得非常有意思。他们首先不是建桥,而是要求设计公司过来,去那个村子里参观一下,这个桥要建多宽我们要想好,用什么样的材料,为什么?因为村子里面不希望所有的汽车穿村子里面过,只是希望有些旅游车或者参观车,步行或者骑参观车,桥不需要太宽.同时他们还要考虑桥的材质,因为老人家过桥会扶着桥的把手,他们讲材质要让老人家摸上去很好。然后他们进行调研,进行访谈,用户研究的概念,基于这些几家公司提出标书方案,最终有一家选择上了之后会再跟村子里征集意见,我们什么时候开工比较好?我们是早晨9点开工然后4点结束还是怎样?定个时间段,他们不希望任何时间打扰到村民的个人生活。这不是郡政府规定的,是设计公司或者承包商、建筑公司跟村民沟通的结果,完了之后包括方案的细节也会呈现给当地村民,你觉得哪个地方不满意大家来投票,因为这个桥不是做给郡政府的形象工程,实际上是为他们而服务的,那么最终这个项目就这样修修改改,村里面的人很满意。这篇报不是为了突出建一个桥需要三年,而是讲这个桥每个细节上是怎么考虑的,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在银行、政府机构、医院办公,英国的医疗系统是个人家庭医生的概念,就是当你有大病小病的时候,你不需要去国内的三甲医院,他们有社区医院,他们的社区医院做得很专业。我刚去的时候,很多医学的单词非常长,有的字母长到16、17个字母,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念,拿着文曲星也查不出那个单词,刚去的时候不知道怎么跟他们沟通,然后问阿姨,我说我生病了,感觉不是很好。然后她说没事,问我在哪,我卷起裤脚给她看了,她让我坐,然后跑到家庭医生那个地方,家庭医生给她个条,那时候她认为我的英文应该是蛮烂的,说你等一等,然后她领着我再到家庭医生那里。服务的感觉非常强烈,整个体系是很完善的,所以我觉得在国内我们要做这块,不仅仅从我们设计师层面、公司层面,应该是从上到下,大家都意识到我做任何一件事情是为了下面的人或者为了下面的人更好完成工作的概念。

视觉同盟:对用户体验设计师的个人成长您有哪些意见和建议?

熊轶:国内用户体验设计师,我说实话,很多人是觉得这个行业热,薪资高,我说得比较坦诚一点,他们觉得这个领域好像不错,我们发现大部分人是从平面、工业甚至很多是建筑设计转行这种概念。用户体验设计首先你要想到一点,你做这个职业是蛮神圣的,是能改变这个社会的事业,你做任何一个职业或者做任何一个事情考虑到下一部分人,考虑到终端用户,甚至考虑到整个公司环境的时候,我个人认为用户体验设计师不仅仅是设计人员,人人也可以做用户体验设计师,他设计任何表格,我不知道你们的表格设计的怎么样,但是我发现很多公司的这种表格体会很差。我刚进来的时候他们叫我填一个求职表,那个号码那么长,然后地址就这么短,我想我家庭地址可能这么短嘛,我家庭地址25个字,你只给我10个字的地,我怎么去写?其实这些细节的东西应该考虑。如果从用户体验设计师来讲,第一当然是要想到做这个东西不是自己爽了就行了,自己一看,“哇噻,我这个很酷,你们都不懂”,不是这个概念,因为我们不是做艺术,我一直强调做用户体验一定是商业行为,如果你不是商业行为,哪怕是政府的或者医疗的,也是类似一种商业的行为,你做这个东西一定是要让用户满意,如果朝这个方向去做的话我个人认为不要那么过于工艺,这种概念来讲整个发展前途应该会比较好一点,或者去任何公司大家能想到你的意识非常超前,你做任何事情不是简简单单取悦领导。

熊轶:考虑更多的应该还是为大众或者是为你的目标用户考虑,你做任何事情不仅仅是因为工作薪水比较高。当然,我们在这个社会来讲薪水也是必须要考虑的,生活还是非常重要的。

视觉同盟:谢谢您接受今天的采访。

(责任编辑: 彭文娇

作品欣赏

欢迎关注视觉同盟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vudn2004”或扫描下面二维码:
English | 关于我们 | 站点地图 | 联系热线 | 合作伙伴 | 艺术顾问 | 订阅 | 手机版
版权所有 © 2004-2022 视觉同盟 visionUnion.com)
Copyright © 2004-2022 VisionUnion.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05192号
视觉同盟旗下子站:品牌专区 | 创意设计人才网 | 视觉同盟社区 | 视觉同盟论坛 |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