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关键字
2022中国设计智造大奖 | 2022台北设计奖 | 2022金芦苇奖 | 2022年时报金犊奖 | 2022 INNODESIGN PRIZE
UI设计UI理论和资料 → 正文
【国际体验设计大会演讲实录】 王心磊:看不见的设计
作者: IxDC 来源: 视觉同盟 时间: 2014年7月23日

7月18日下午,在由IXDC主办的2014国际体验设计大会上ARKdesign联合创始人王心磊为大家带来了精彩的演讲——《看不见的设计》。

王心磊现任ARK design联合创始人,有着十来年的广告,交互,视觉和产品外观创新设计生涯,曾任职微软MSN亚太区主设计师及Frog design 设计总监。同时拥有自己的设计品牌,正不断向市场推出新奇有趣的产品。

以下是演讲实录:

我来之前想了很长时间我来讲什么,我可能不会讲特别大的,我讲小点儿的事儿,我讲点儿我自己的事儿,让大家能学到更多的东西。

我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下自己,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2003年的时候我去了一趟上海,我的屁股还没坐好,北京就爆发非典了,我就没回来一直待到现在,被一个上海姑娘套牢了。

很多年前我突然有一天发现,当我是一个10几岁孩子的时候,我发现我跟别人不一样,哪儿不一样,如果大家看我这双手,我只有一只手,我出生的时候就是这样的。那个时候对我来说,很多事情其实是很大的冲击,人生观变了,为什么呢?这件事儿对我来讲很正常,就好像有些人有头发、有些人没头发,女生有胸、男生没有,我有一只手你有两只手,特别正常的一件事情。

但是后来突然发现,我原来跟别人不一样,这事儿对我打击很大,尤其是对于一个10几岁的孩子来讲。但是那个时候我其实没觉得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因为你想如果我生出来就是这样的时候,我们家人很多事情都没法教给我,比如说系鞋带这件事情,他们没法教给我的,我得研究怎么一只手系鞋带,很多事情我都必须自己学。台下大家每个人能用两只手做的事情,我其实基本上都能干,当然了你们用一只手可以干的事儿,我也一样可以感,没有问题。我说的是拿筷子吃饭和拿笔画画。我那时候特别喜欢一只手干事儿,一只手的孩子爱画画,行,这孩子长大以后是画家,所以给我下了一个定义。

我特别喜欢画画,画了很多东西,到后来我干脆自己创造了一个品牌,做了自己的玩具,特别喜欢画很有想象力的东西,这个品牌就是我自己后来算是完成了一个儿时的梦想吧,做了一个玩具,从生产到开模到量产投资还有什么仓储、物流、宣传,很多很多事情,自己完全做了一遍,是一段非常好的经历,我把它做出来,找了全世界24个艺术家,一起做了一些定制,在上海、北京办了两次展,非常有意思。

当我做了这件事儿以后,很多人给我下了一个新的定义,说这个人是玩具设计师,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我跟很多老外一起骑自行车,那个时候我就喜欢自己折腾一些东西,我就自己设计一辆自行车,因为你知道外面买的自行车我骑不了,我没办法自己定制一辆,我就从设计图开始画,找工厂,找零件,自己做一辆自行车跟老外一起出去玩儿。那些老外突然蹦出来一个话说,你能做一辆自行车,你是工业设计师。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创办了ARK,我们几个人一块儿创办了一家设计公司,从那以后人家看不见我做的东西了,你好像不做设计了,你不再是设计师了,我的新定义出来了,这个时候我就特别奇怪,为什么这么多人给别人下定义,是以你做过什么事情来定义你的,但是你看每个人做的事情都不同,这件事儿我非常困惑。

我今天给大家讲的绝对不是你看得见的东西,我今天讲的叫做看不见的设计,也就是我现在做的事情大家都见不到,不代表它没有价值了。

我今天来做这个演讲,我既然讲看不见的设计,我不用给你看任何东西,大家闭着眼睛都能听,你不用看东西,要真这样我估计也能创造一个新的之最,我能把1000多人说睡过去。我们同时跟我说,你必须得准备一个,所以我准备了一个,他们还有人跟我说,你们今天穿正式点儿来,我就穿了一条最正式的短裤来。

既然是看不见的设计,我今天就不会拿一些我已经做过的东西,我只要做的东西好,大家都会用到,我不用在台上再讲一遍。

我讲看不见的设计是说我们到底怎么做这些设计的,刚才说了这么多我要照顾用户、照顾用户的想法,我要得到什么结论,我想说出了这个之外,还有每天围绕在我们身边的哪些人,真正跟我们一起做设计的那些人,真正能够每天跟我说话的这些人,我真正关心的是他们更多,他们成了我的手、眼睛、大脑。帮我找了用户的需求,他们更加需要被照顾,我讲的是设计背后的事情。

就讲这件事儿的时候,我们第一个讲跟随和开创,所有的设计师可能都要面临这个问题,也就是你到底什么时候做开创性的设计,你什么时候跟随另外一个人,这件事儿讲到了我们了教育体制,我今天所有的言论都代表我个人,如果有哪些言论冒犯到台下哪些人,我请你们忍着,我说说教育体制。

从我上学的时候,我是一个特别不好的学生,当时因为我很多事情喜欢自学,所以老师教我的东西我从来不听,我就很奇怪为什么那些人天天要考试,你看学校里就是只要考试有一个人站在那儿,你考试过了就可以升学,升了学就可以打上一个标签,好学生。但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那些拿硫酸泼学生、给人下毒的事儿不应该发生,那是好学生啊?既然这样,我们当时上学的时候,那么多人为了一个考试上学,当然有很多人不是,有很多人是为了考试上学。我们有一种习惯,我为了一种制度而去奋斗。

但是当你到了学校毕业了以后,你到了社会上,比如说我们做设计的时候,没有这样一个人,这个人不存在,为什么?所有人做的事情最后放到市场上面去的,但是很奇怪,很多人不断地跟我讲,我们做一个项目,这个公司老板喜欢这个这个,那个人喜欢那种东西,我们就做一个那种东西给他,我说你做的是人家喜欢的东西,不是人家要的东西,他还是那种思维方式,我要让我的设计过,就万事大吉了,这完全不是做事儿的方法,他如果始终这么做,他始终做的是一个跟随性的事情,不是真正做开创性的事情。

我们怎么办?我们其实要把思想矫正过来,如果我们在做任何一件事情的时候,我们首先判断我们做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我们到底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

我这边举一个例子,苹果,大家看到苹果的时候,肯定都会有一个概念,你对他的概念非常清晰,他的产品做得非常不错。我非常认同他们做的许多东西非常好,的确是这样的。那你看我其实也不只一次地听到一些人跟我讲,我要成为中国的苹果、中国的乔布斯什么什么的,他们在做什么?他们花了很大的力气、精力,但是其实他们在复制别人,别人你能复制得了吗?苹果能成功不代表你能成功,苹果的商业模式给你你也不见得能够成功,因为这是他们不是你们。而你看苹果在做很多事情的时候,我们看到的只是他做了什么,苹果当初iMac的时候,iMac成功了,苹果做一个iPod也成功了,苹果做iPhone的时候,几乎是一个做电脑的公司改变了整个手机行业,这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当初诺基亚的高管看苹果出了一台iPhone,说这个东西没用不结实,成功不了,最后怎么样?

我记得前两天诺基亚他们有几个高管讲话的时候,我看到新闻稿上有一句话我感受特深,他们几个人说,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们没做错任何事情,但是我们输了。很有趣的一句话,这些人面对他们自己那么多年的东西,他们无法改变自己了。现在的事情是,当这些事情变得开阔起来的时候,很多事情在发生改变。一个做电脑的改变了手机行业,特斯拉是做汽车的,你说汽车行业那些大佬,看见特斯拉的时候说,这不就是做火箭的财务吗?他懂什么汽车,不可能,没戏,出不来,最后人家做出来了,成功不成功另当别论,但是人家做出来了。

国内很多的设计厂商开始说我也要做一辆电动汽车,我要跟特斯拉是一样的,我要做那样的电动汽车什么的,但是我觉得他们始终在跟随别人。我们看到的只是他们做出来的东西,我们看不到的是他们做事儿的方法。所以苹果进入任何一个行业的时候,他们就要岌岌可危了,因为大家觉得他只要进一个行业就一定能成功,它背后其实是一种设计的思维,我们不要看他做了什么,而是要看他到底怎么做成的,这件事情反而是我们看不见的事情。如果我们始终跟着他们给我们看见的东西去跟,我们永远都是跟随者,如果我们去开创一件东西的时候,我们其实眼前是一片漆黑,我根本就不知道我的目标在哪里,我需要找到我自己的目标。

你知道很多年前我的老师,有一天突然跟我说,你知道吗?你的成绩是我们全年级的倒数第二名,我说太好了,我不是最后一名,老师说你高兴什么,你最后一名是脑子有问题的同学。我说正常人里面我是最后一名。然后老师说你不对,我说老师这件事儿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残疾人就必须比别人更努力,我学习成绩不好为什么就定义成坏孩子呢?这个事情是不成立的。老师他们对这个事情是有一个自己的既定思维,就认为你学习成绩不好就一定是一个坏学生,当时我成绩确实不好,我对这件事情有自己的标准,我觉得这件事情要这么做就可以这么做,因为很多事情,像我所说的,我是自己研究出来的,我有自己的标准,我觉得这件事情正确就可以往那个方向去做。

所以我们如果有这个方式的时候就知道,从我的角度来看,所有的人,我现在做设计师,所有的人我认为他都是设计师,如果我设计师只是一个人独立做设计,而其他人不再做设计的时候,很多事情是完本成的,所以刚才我讲的一样,当我们看待这件事情的时候,我们面对的是那些跟我们一起工作的人。而这些人其实他们才能这么说,有一个设计思维,就好像以前我不知道中国人为什么造不出航母,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体系的问题,所以设计本身是一个体系,如果你是公司的老板你在做设计,如果你是公司的财务你在做设计,你是公司的这个战略你在做设计,设计师只是跟着你做设计的人,具有设计思维的时候,你许多东西可以跟现在完全不一样,我们可以创造我们自己的一个标准,而不是别人说什么我们就听什么,我们就往那个方向上去努力。

既然说到这个,我们就讲设计师他们会有什么样的问题,我们看到我们自己的问题是什么?

第一件事儿,我用一个括号写设计师使用手册,就是如果你是一个老板,你想用一个设计师的时候,你先读一圈使用手册,我就先讲现在的问题,今天时间不多我就讲两件事儿。

第一,选择想做的而忽略该做的。我们是一家帮别人做设计的公司的时候,我帮很多大公司合作的时候,我反复遇到这个问题,这些公司里面的人,他们每天都在想的是我想做哪件事儿,而不是我该做哪件事儿,这个问题绝对不是来自于他们自己,这个问题来自于他的管理层,管理层不是用设计的方法管理的,而只是说我方便怎么管理就怎么管理,怎么这样呢?他让这些人,每个人在做自己的事情,然后每个人做完自己的事情跟他汇报,下面有更多的人,这些人根本没什么目标,他不知道该做什么事儿,那就只是把我自己该做的这点事儿做好就可以了。

比如说原来我跟一个很好的设计师聊过,他是很有能力的,他有一间很大的公司的老板看上他了,然后说你来我们公司吧,我给你一张白纸让你画,刚才我碰到那个人了已经,然后他去了,他说终于有白纸了,我可以做我真正想做的事情了,真的是一张白纸。

但是当我要画的时候,一堆手上来,你不能那么画、你不能这样画,那我没法落笔了,为什么?每个人都在想他自己的事情,每个人都在按自己的方法做事情,他是一个设计师想做事儿的时候,非常难,他根本没法落笔,一个设计师如果说这个产品应该这样做,他可以落下去之后,他遇到太多的阻力了,这是什么?这是体系的问题,这在做设计之前,你要面对的问题,如果你这件事儿没有面对好,你这件事儿也做不出来。

再举个例子,特别特别简单的,跟大家非常近的,扁平化的设计,大家其实说这是一个视觉设计师的事儿,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过这件事情,苹果花了这么大的力气,开了发布会,更新了整个产品线,重新定义了产品,让人们重新认识他,花了这么多钱、这么多精力,为什么要推出一个扁平化的设计,我不知道大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经常会有一些思考,这里面有我自己非常个人的见解,没有任何的依据,我的想法是这样的,苹果其实是一个具有设计思维的公司,我这么认为。他做这件事儿的时候,是很多人大家一起来讨论这件事情,比如说下一张图。

首先在策略上,苹果是一个多设备生态,他有iphone……许多不同的屏幕、不同的大小,他是多设备的生态,多设备的生态会遇到什么问题?很多做安卓的大家知道适配是一个很大的负担,一个东西要做16种尺寸,很多很多。那他们厂商说我不行,要做成本控制,这么多设备我成本控制不住怎么办呢?没辙,这时候他拽一个设计师过来出个主意,设计师说好解决,我给你一个矢量化设计就好了,矢量化做视觉设计大家都知道,就是两点一条线,它不像位图,无论放大或者缩小都没问题,这样就可以了,他解决了问题了,可以了,这样我不用做适配了,我做一次就行了,他找开发的问,这件事儿能不能做到?开发的说可以,以后图标就是用程序写出来的,我可以把图表做成动态的,所以在iOS7上面,你的时钟和你的日历,跟你现在的真实时间是一样的,它不再是死的了,是活的了,这事儿走通了,他给公司省的钱是以亿来计的,我省了多少钱、多少人力,让我以后做的事情可以一劳永逸,这是多大的价值。

这时候有人蹦出来说,我觉得扁平化设计特别丑,我觉得这个回答特别无力。我还听过很多人说,我要做一个新的软件,我要做一个新的什么什么,然后他说你想怎么做呢?他说我想做扁平化的设计,我说为什么?他说因为大家都说好,大家都觉得扁平化设计是正确的,我要做扁平化设计。你说你做了扁平化设计,你只不过把一张图做成平面的贴在上面,但是你根本没有跟随矢量化的设计,你做扁平化设计的意义是什么?他们在做很多事情的时候,根本不知道我的目标是什么?我只是在闷头做自己的事情。

刚才我所说的这件事情的达成,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能做的事情,而是所有的人都必须能够充分地沟通,每个人都会去找他的主意,做每个人自己该做的事情,这件事情就成了,那这事儿就说到沟通这件事儿。

沟通是一个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说人和人之间他们不去沟通,这事儿根本就不可能做成,就像我们之前去过很多公司都会发现这个问题,大家做自己的事情,所以下一个问题,就是强执行弱沟通,所以我刚才讲的,我一直听,前面几位讲的都非常有道理,刚才我说的这几件事儿是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方向。如果我们需要让大家充分沟通起来的时候,那么就需要一种方式,说你主动跟人家沟通,我们就见过很多设计师,从我开始面试设计师开始,我在开公司的时候要面试设计师,设计师会发一些作品给你看,然后有一些设计师作品来了,说作品不错人来看看吧,人来一坐,我说你是谁,他说我是谁谁谁,然后没下一句话了,我说你说说你的作品吧,他说在这儿呢你自己看吧,我说行,东西不错,那你走吧,没什么可说的。如果不沟通,没有办法一起工作,你说的他听不懂。

但是你看有多少视觉设计师,尤其是视觉设计师,视觉设计师是艺术家,我可以说你们是艺术家,他是闷头画自己的东西,但是你看很多时候都说,你完了帮我画一个什么,他说我知道了,他画一个东西给你,他从来不问你为什么。这就是我刚才说的,在学校里面教给我们的这些都是非常激进的方法,这种非常激进的方法就让你说,我当听到一件事儿的时候,就看见一件事儿把它做好,就出了,我认为这个事儿就完成了,他不想前面也不想后面,你想你的设计是整个环节中间的一环而已,设计它不是一个产业,是一个行业,设计如果单独存在它没有任何价值。就比如说我今天做出任何东西来,我必须说我做出一个手机还是做出了一个产品,还是做出来一个服务,必须跟某东西结合才有价值,但是如果你不能沟通,你怎么跟人家结合,尤其你不愿意跟人家沟通,你怎么跟人家结合。这件事情每天都在发生着,但是我们找这些人的时候,也就是我们在组建团队的时候,我们的想法,第一件事儿就是这个人的作品无论什么样不重要,他只要乐于跟你沟通,只要乐于听你说,乐于表达他自己,那事情回过头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而最怕的就是不愿意跟你沟通,按自己的想法做事情,最后拿出来的东西根本不是你想要的,一年都过去了,最后做出来的东西什么都不是,大家都按自己的想法在做,就像刚才自己所说的,他可能根本不在做一个他该做的事情,而是在做他想做的事情。

那么我们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怎么办?所以我们可能分成几个部分来做。

第一,要设立一个目标,这个目标是什么意思,就是不要看人家是什么标准,你要有自己的评判标准,你自己的评判标准出来之后,你就可以做出一个跟别人完全不一样的东西,有你自己的成功。有你自己的标准,我自己到底面对的是什么?比如说我们在做任何一件事情的时候,我们首先选好人,然后做事儿之前要设定目标,也就是说我到底做一个扁平化的设计还是为了做一个什么样的东西,背后带来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两件事情要连在一起的,所有东西要走通,所有人都要知道这件事情前前后后的因果,他才能开始做事儿,这是沟通。当这个沟通建立之后,我们要创造方法,我说创造方法。

刚才大家经常会听这种设计理论什么的,大家耳皮子都磨破了,你都听了好多遍了,我说的方法是说我们要自己创造出一种方法,我们当做任何事情的时候,创造出来方法才能真正适应他们这些人,才能适应他们这些人的工作,才能真正适应他的商业模式,也就是当我给一个客户设计一件东西的时候,我有一个方法,这个方法用到任何其他的地方都不适用,因为这是专门为他定制的。

最后要适可而止,我见过很多人,他们在做事情的时候,是没有它的重要层级的,比如说一个东西说,他说我有五个问题发现了,那我说你想怎么办,他说五个问题我都要解决,我说你这个事儿哪个重要、哪个次要呢?他说我不知道,我都要解决,但是你知道人是一个能够看清自己错误的方式的人,就好像我们看到一个东西,你看到东西第一天你特别好看,第二天觉得好看,第三天你就不喜欢它了,就好像你反复吃一件东西的时候,你大脑分泌激素讨厌这个东西,这是人性。但是有些东西你第一次看见觉得它很不错,你会慢慢越来越喜欢它。所以我就问如果我做出一个产品或者说一个设计,你是第一线看感觉很美,感觉越来越丑,还是你看见很丑,感觉越来越美呢?很多人会选择后者。有些人会说,我两者都要,根本不切实际的,这时候他没有任何的重要层次,这件事情也非常非常可怕。

我们今天在这儿讲的所有的事情,其实每天都在发生,大家可能每天都意识不到,但是对我来说,这件事情如果我不强调出来,整个团队做事的方法就会有问题。

最后讲的是设计的背后,这就是我刚才说的看不见的设计,我刚才说了我们要做哪件事儿、要找人,要安排我们的方法,我们要为设计创造条件,我如果是一个设计师,我要想我的设计怎么达成,我是一个项目管理者,我要想我要做的事情的目标是什么,我如果是一个公司的管理者,那我要创造让这些设计师能够真正火起来的环境。我们是为一个目标而设计的。

比如说我开了公司以后,我就想我们公司到底是做什么的,我们公司不是在设计一个方法,我们公司不是在设计一个产品,而是在设计一个方法,也就是说我并不是在设计一件东西,而是我创造一个让设计师能够发挥他创意的环境。

然后这个环境有了,他做事情不太会错,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我们就说那我们要做自己,也就是说既使我在做一家设计公司的时候,我也要做自己,这很重要,这件事儿是我在学画的时候就知道了,当时我在学美术的时候我有一个大师兄,他画东西非常好,他可以用铅笔把光和玻璃画得非常精密,他的能力是我根本望尘莫及的,我怎么办?我追随他的道路跟他一样吗?努力跟他做成一样的东西吗?没有。

当时我看见东西画是画不出来的,但是我闭着眼睛画能画出很好的东西来,那我就说我去创造,到后来我创造出了自己的玩具品牌,我开始做设计了,那位大师兄还依然在画那些东西,但是他的技法真的不错,他是成功了,我走向另外一个道路,那是适合我的道路,如果我跟着他的方法去走,最后我还是跟着他始终在走,所以创造属于自己的东西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做事儿的方法是什么?对于设计师来说,我认为设计师,我们首先第一个,我从来不管他的上班时间是什么样子,因为我们买的不是你的上班时间,而是你真正拿出来的那些点子,所以我说你什么时候把点子拿出来。另外就是说拿出的东西也不是说客户能不能过,而是说这个东西是否合理,而且我们会真正去提拔那些会提出问题和主动解决问题的人,而去淘汰那些非常听话、每天按部就班的人,这些方法让我们真正能够一件事情有他自己的一种方式,而达成我们真正的目标。所以我们在做事情之前,时清海没有做,但是跟我们身边的那帮人,我们希望把他们照顾好,让他们找到自己的方式、找到自己的方法,创造我们自己的方法,让我们做我们真正的自己,这件事情再后来是什么方法做,或者说做什么东西其实已经不重要了,他就已经成功一半了。

而我们现在打算做一家小而美的公司,可能只有30个人,我们现在已经有17个人了,这件事儿开始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它到底行还是不行,我是不是真的能够成功,很多人跟我说,别的公司是这么管理的,你不应该这么管理,他是那么管理的,但是这件事儿只要按照我自己做的方法,我觉得是正确的方法,我就按照这个方法去做,没关系,但是至少现在我还活着,这个方法还不算太糟,可能以后事情都不知道,但是是一个未知的未来,对我们来说才是最吸引人的,不是吗?

谢谢大家。

 

2014国际体验大会精彩进行中……
更多精彩,请关注:
IXDC官网:http://ixdc.org/
IXDC官方微博:http://weibo.com/ixdc/
IXDC官方微信:ixdcorg

 

(责任编辑: 和筱

作品欣赏

欢迎关注视觉同盟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vudn2004”或扫描下面二维码:
English | 关于我们 | 站点地图 | 联系热线 | 合作伙伴 | 艺术顾问 | 订阅 | 手机版
版权所有 © 2004-2022 视觉同盟 visionUnion.com)
Copyright © 2004-2022 VisionUnion.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05192号
视觉同盟旗下子站:品牌专区 | 创意设计人才网 | 视觉同盟社区 | 视觉同盟论坛 |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