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关键字
UI设计UI人物与团队 → 正文
User Friendly 2013第十届用户体验行业年会——UXPA理事会专访
作者: 羿梅 彭文娇 来源: 视觉同盟专稿 时间: 2013年12月12日

UXPA大会主席黄峰


UXPA大会主席黄峰

视觉同盟:您担任几届UXPA主席的?
黄峰:UXPA今年第十年,第一年我们四五个人,那时候也没有选举,我是副主席。第二年我们就实行选举,到现在我们基本上每两年会选一次,一直由我担任主席。
   
视觉同盟:今年UXPA大会十周年,您和大会之间记忆最深的故事是什么?
黄峰:在整个大的设计行业,客户体验也好,大家可能更容易接受设计这个词,整个大设计圈子里面,十年前一个小众的群体,到今天我认为已经成为一个大众群体,传统的工业设计和实体设计只能成为一个单一的设计种类,不能真正成为面向消费者市场的,包含于一体的这样一个新的概念,对消费者来讲他也不懂那么多的设计,工业设计也分很多,内外结构之类的。所以我的感觉就是,一群带着一种新的思维方式,企图去从消费者角度,从市场角度去整合,从外行人的概念,消费者的角度去整合所有附在产品上的各种设计,我们把这个称之为用户体验,大家可能更接受这个词语,叫客户体验。
       这样一个小群体,通过十年的坚持,通过十年跟业界的结合,最后到今天借助互联网发展的趋势,我觉得基本上已经成为一个时代潮流。国外有一本书,现在是体验经济时代,不是设计经济。体验经济应该讲,无论是在品牌,在产品等等,其实体验都是存在的。像昨天有的演讲人讲,体验不仅仅是说你这个产品看起来做得怎么样,我这个产品在营销过程中你是怎么知道的,甚至到后面的整个售后服务是什么样子,这都是附在产品上的各种体验,它背后也是有设计的。我感觉现在设计这个词,已经从一个少数人拥有的时尚的词语,变成一个大众的东西,这不是今天几个牛的设计师该有的,这是一个大众该有的东西。
       小众群众信仰的用户体验,从客户的角度,消费者的角度来整合所有的设计,最后形成了这样更大的、更多元的圈子,我觉得这才是过去十年比较大的一个成绩。
   
视觉同盟:担任十年大会主席,您有什么样的总结?
黄峰:
有三个重点,第一,我们这个用户体验因为它是跨领域的,比如你是公司某个部门的人,你可能跟其他部门的人要合作,要沟通。没有合作你是不可能作出一个好的产品,好的报告的。但是你发现,很多人对彼此是不了解的,甚至抱着比较排斥的方式,没有足够的合作精神。什么是合作?比如我要跟你合作,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你学的什么东西都不知道,怎么跟你合作。总归是互相彼此了解,你讲的东西我也大概知道,我讲的东西你也知道。但是我在我的方面比你专业一点,你在你的专业比我专业一点,我在企业里专注这个,因为我属于这个部门,属于这个工作模块,这没有问题。这就要求我们的设计师也好,研究员也好,你除了具备自己的专业技能,你的软技能——沟通,你是不是应该具备一些商业知识,等等这些都应该有,应该是综合性的人才。
       第二,虽然我们似乎用把户体验的事情把很多东西整合起来,用户体验也在从纯设计到产品创新,到服务设计,到商业策略,往上走。我认为任何一个东西,任何一个新的理论,新的概念都是要有一定的理论逻辑基础,没有这个基础,我跟你讲讲可以,但是我能讲多少人,我只能讲一百个人,两百个人。但是中国现在有十万,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的人,难道你也给他们讲吗?我还是需要借助于一些类似于书本这样的传播工具,传播一些结构性很强的用户体验内容,非常强调你不能只看一篇微博,要看一本书,我觉得这个很重要。所以我想到了,我们现在行业里缺少一个相对来说大家能广泛传播,同时能接受的一套体系,并不一定说马上要做到很完整,但是至少要有一套体系被传播。昨天我举了一个例子,精益创业。精益创业不就是这四个字,它告诉你精益创业怎么回事,应该怎么来弄,我觉得我们应该更加快速地在我的idea的基础上,建一个东西,快速地去放到市场上赶紧看,看了以后有什么问题就调整。这是一套方法,不是完全的几个字。用户体验现在是各说各的,你说你的,我说我的,我认为没有一套结构化的理论,或者价值体系等等,我觉得这个是比较缺的,行业协会应该做。举个反面的例子,我一直觉得工业设计是比较失败的,多数人对工业设计的认知,把它认为是造型设计,但实际上工业设计不是造型设计,但你去问很多人,他会认为是造型设计,你不觉得这是传播的失败吗?
      我觉得不是某个人,是某一群人,都有责任,我不是在责怪谁,是前车之鉴,任何一个新的领域讲设计工业化,设计产业化,你没有一套传播的工具,定型的一套理论或一套结构,你是不可能让所有人都认同这个事情的。
       问题就在这里,我认为这是群体传播的时代,定义的时代。用户体验我觉得现在也有这种风险,大家都讲用户体验,都说用户体验就是UI,完蛋了,我们这个组织就失败了,所以我觉得这个东西很核心,这是第二点。
       第三,我觉得任何一样东西如果你要强调什么商业化,那就要和商业结合。这个圈子很大,但你只是这个社会的一丁点,我们有医疗,我们有银行、金融,有酒店、旅游,还有很多的公共设施,有汽车、飞机等等。你会发现,如果你真正把设计也好,用户体验也好,真正改善你的生活,改善你的工作,还是要跟你周边的东西结合起来,结合了吗?这是一个问题。现在看我们大会的受众,原来过多的都是互联网公司的,现在有银行的,有教育机构的,有学术机构的,还有一些酒店、航空公司都有,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如果你老是一帮天天喊用户体验的人在一起开会,有意义吗?我觉得没有意义。    
   
视觉同盟:用户体验设计行业最显著的发展趋势是什么?
黄峰:
我觉得行业的整个发展趋势你可以看我们今年的主题“协作:多元化体验创新”,三个关键词,协作,这是一个跨学科的时代,所以怎么样去跟别人协作,协作的精神是什么样的,协作就应该开放,应该沟通,不要把自己当领导,这种官僚做派可能不适合这种协同设计和协作。二是体验创新,无论是在产品层面,UI层面,还是在服务层面,无论是企业还是机构,你最终都是服务,服务里面可能有一块叫手机,有一块叫平板,那个只是服务承载的一个介质,最终你还是感受到整个的服务。三是多元,多元是两层意思,你今天要去做一个成功的,面向大多数人的一个设计,我觉得不能仅仅靠你的设计师,还要靠研究员,还要靠一些商业分析的人员,这是一个多元的,不同领域的工种一起协作的时代。第二个多元是,我们很多时候讲的用户体验,总是跟互联网挂钩,互联网最终我认为,它应该成为一种新兴的手段和新兴的一种平台也好,或者什么也好,它应该去帮助这些传统的行业,把它的服务面向消费者,做得更好,这个我觉得是需要用互联网加用户体验的理念、方式、概念去改造也好,优化也好,颠覆原有的一些,已经存在的那些孤立的,线下的一些传统的东西。
   
视觉同盟:请您谈一下2014年的计划。
黄峰:首先,今年12月份会选举,我不会参选了,所以会有新的大会主席。我们的计划是这样的,因为UXPA中国,它是个大的民间组织,我们内部也在选举,你看到很多人在负责这个项目,他们在公司里面大小也都是总监,每个人都很忙,都有家庭,能够抽出那么多的时间去当志愿者做这个事情,本身就是一种认同。我们现在的认同有一种方式,刚开始可能是我不认识你,你很认同我这个东西,你要加入这个组织可以,你先选择其中的某个项目,申请作为志愿者,参加这个小团队,然后我们观察你一年到两年,如果你愿意,你的资质也够,满足我们的条件,我们可以邀请,或者你也可以申请,成为我们的理事。理事不是看抬头的,你再牛,你不跟人家沟通,老是高高在上,我们也没必要请你当个什么理事,这个时代没有人一定需要你的。所以这样的一种机制,每两年会选举。我觉得UPA到目前十年,最大的一个点是创建了一个可持续的民间组织,以志愿者为主,我们以前叫做社会型企业,它不是一种盈利企业,它是一种社会型的,在中国民间机构是没有的,都是被政府控制的一些民间组织,所以社会型企业可能能比较好的形容我们。
    我明年可能会做些什么,我希望把用户体验的圈子跟其他的圈子结合起来。我们很希望同视觉同盟等这些的主要媒体保持这样长期的合作状态,但你不能仅跟他们合作,你应该有一些新的领域。所以我们希望从参会者的人员来源,我们主题演讲人的一些方向都应该是多元的。我接下来的主要任务是帮助我的同事去寻找和对接这些资源,可能对有些事情我会协助策划一下。对于我现在的同事,这个团队无论明年的主席是谁,重点方向会在两个方向发展,第一是多元,要走出去,走出所谓的设计圈子,走到商业里面去。因为用户体验也好,设计也好,应该是去为各个行业服务的,为社会服务的,不要把自己圈在一个小圈子里面。第二是帮助这个行业积累,然后推动成长。怎么样能够积累、沉淀一些用户体验,现在做到十年的,一些可用于传播的,去教育别人,培训别人,这个是很多新加入这个行业的人需要的一些知识。  
 
视觉同盟:请预告一下2014年大会的情况?
黄峰:
2014大会将在在无锡召开,基本上比较大的城市,像深圳、北京、上海、杭州我们大会都已经去过了,因为无锡比较近,在国内还是非常具有知名度的。我们UXPA中国的总部在上海,这样的会后勤压力很大。到一线城市去凑热闹,无论成本还是后勤的保障都是不行的。所以我们反而会选择像无锡、杭州、苏州,这样一些比较优秀的二线城市,它的设施,相对来说会更好。 
  
视觉同盟:最想对UXPA十周年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黄峰:梦由心生、志由事成。每个人的梦想是由他的心灵决定的,你的心灵只有你自己知道,很多时候你可能不一定在这个社会中,有时候你也不一定把你的心全部抛出来,只有你自己知道。二是每个人都有梦想,但真正最终成就点什么东西,所谓成就不一定是说你做到什么上市公司,赚多少钱。今天如果你做的事情影响了很多人,这不也是一个成就吗?你在公司里也不愁吃,不愁穿,有房子,也有车,过得挺好的,家庭欢乐,觉得也很好,何必羡慕那些上市公司,那些上市公司老板苦着呢。所以我觉得真正能否成就点事业。协会刚开始没有认同,后来大部分都认同,后来持续比较有领导力的组织,我觉得最终还是靠坚持,所以说意志力和坚持,我觉得是很重要的。我感觉UXPA到现在相对于其他昙花一现的同类组织,最大的核心竞争力就是,这个团队非常好,这个团队的凝聚力很好,正因为这样,他们已经坚持了十年,这个很重要。
   
视觉同盟:对中国UX行业十年,最想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黄峰:
我自己亲身体会,我以前在公司也待过,后来在美国公司打工,后来自己做公司,在过去十年一直在做UXPA行业平台。我觉得最大的感觉就是说,我自己觉得我对这个社会,包括商场,包括市场,了解非常不够,有太多的工作等着你做。我觉得我相对大多数从业者来讲,我还是走得比较快的。像我这样走得比较快的人都认为,这个世界其实远远比我想象得大。我建议无论是我们的同行们,还是师弟、师姐、师哥、师妹们,应该开放一点走出来,不要窝在那个地方,真正走出来以后才能看到这个世界。有句话叫,我们每个人都是井底之蛙,只不过看见井口有多大,你爬到上面一点看到多一点,所以我觉得还是从井底尽量往上走。

UXPA大会联席主席刘怡君专访


UXPA大会联席主席刘怡君

视觉同盟:最想对UXPA十周年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刘怡君:
UXPA十年走过来不容易,虽然我是2010年才参加,担任主讲人,2011年做了论坛,一年一年做的事情可能越来越多。但是真的深入其中,才发现办个大会不只是个大会,其实我们还有其他的项目,都是非常不容易的。我觉得中国这个行业有这样一个组织,是很难得的一件事,而且大家是在志愿者的情况下做这样的事情。有这样一群伙伴做这样有意义的事情很值得。
   
视觉同盟:对中国UX行业十年,最想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刘怡君:因为我从事用户体验也超过十年的时间,也是看着它兴起,成长起来。也看到早期的时候,发展比较慢,因为公司普遍还是没那么能接受,一直到十年,快十年的光景,大部分的高管支持我们,设计师也很踊跃参加。这个行业十年,我祝福这个行业继续发展下去,也看到未来的十年肯定会更好。
   
UXPA大会理事钟承东


UXPA大会理事钟承东

视觉同盟:最想对UXPA十周年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钟承东:
我觉得主要是感恩。感恩是两方面,一方面是我对UXPA的感恩,我觉得在中国推行用户体验还是很辛苦的事情,正因为有UXPA,让我们这些从业者从中能够得到一些成长,包括在企业内部,能够更好地让UXPA发挥作用,确实大不一样。另一方面是感恩能参与到UXPA这个过程中,尤其是像我做设计大赛,我感觉学校的学生还是有很多的不足,通过UXPA,我们能够让学生有所提升。我觉得一方面我是作为UXPA的参与者,另一方面我也是UXPA的获益者。
   
视觉同盟:对中国UX行业十年,最想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钟承东:
希望UXPA真的越来越好,这个行业越来越好,只有这个行业越来越好,咱们才能够发挥更好的作用。
   

(责任编辑: 彭文娇

作品欣赏

  • D&AD创意奖平面设计类包装作品
  • Free Rabbit图标设计
  • 智利Mauricio Cancino概念设计
  • 葡萄牙09FDIP公共中心
  • 躺着的艺术雕塑公共座椅设计
欢迎关注视觉同盟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vudn2004”或扫描下面二维码:
English | 关于我们 | 站点地图 | 联系热线 | 合作伙伴 | 艺术顾问 | 订阅 | 手机版
版权所有 © 2004-2019 视觉同盟 visionUnion.com)
Copyright © 2004-2019 VisionUnion.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05192号
视觉同盟旗下子站:品牌专区 | 中国创意设计人才网 | 视觉同盟社区 | 视觉同盟论坛 |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