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关键字
INNODESIGN PRIZE | 2019世界工业设计大会 | 第九届中国国际海报双年展 | 第9届中国设计学青年论坛
UI设计UI理论和资料 → 正文
为生活精彩而设计-UserFriendly2009主题演讲
作者: UPA中国 来源: 视觉同盟 时间: 2009年12月1日

11月14日,第六届用户体验大会(User Friendly2009暨大中华区第六届用户体验大会)在上海举行,大会的第二天,美国FIT Associates创始人发表了题为《为生活的精彩而设计》的主题演讲。他表示做产品,不仅仅要关注产品的设计,也要考虑到社会效应。
同时,他还表示“随着时间的过去,我自己对设计的定义也有所改变,那就是必须从深层地了解人们的情绪和感受,必须要做出新的原形,把这个原形在现实生活中尝试使用。再进行更深度的观察。假设如果新的产品改变了,对人们生活会带来什么改变。为生活的精彩而工作,在一开始的时候太关注产品,当然要关注产品,这是我们工作之一,但是要考虑到社会的体系。我们如何让这个东西对社会更有用,也可能是创造一些故事,比如说用这个简单的茶壶喝东西,我们要把整个设计扩大到社群,把自己跟其他爱喝茶的人比较。我们已经在改变世界的旅程上。”


美国FIT Associates创始人Marc Rettig

大家早,我知道大家非常辛苦,我非常高兴今天能够到这里来,大家在同一个时间聚在同一个地点,整个世界正在转变,而我们正在参与这个改变的过程中,这个改变也发生在中国。通常我做演讲的时候,会把自己想成是各位的同事,今天我们在这里齐聚一堂,我们要变得更好,这是非常困难的工作。
刚才Bill Moggridge已经描述了技能,今天我们简单的交流一下故事,交流一下技巧,分享一下什么可以行得通。接下来我跟大家分享的是正在发生的改变。我对大家不是非常了解,我今天到这个大会来,大家已经展示对技术的追求,对专业的执著,我认为你们都是领导者,在中国的设计界是领导人的角色。我会跟大家分享图表之类的,而是更加关注世界各地所发生的一些转变,让大家更好的担任领导的角色。
大会是为领导人举办的,你可以把大会学到的信息跟同事分享,对你整个公司、整个组织产生影响。我今天非常感激今天有这个机会,也非常感谢Bill Moggridge刚刚把我们的工作做了一些介绍,并且展示了非常专业的工作,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承接。
首先我想先讲转变这个主题。我以前头发不是白的,明年我在这个专业已经有30年的经验了,而这个领域正在发生一些转变,我们都是这些转变的见证人,我们都想成为这个转变的一部分。最早期从一些文字转到图象,这个转变会席卷到全世界。但是花了15年的时间才发生这个转变,对我来说我不知道这个转变到底什么时候发生,但是我们都可以感觉到,大部分受到市场发展所驱动的。
技术和业务都是为人服务的,必须在其中发生一个平衡点。大家都可以感觉到世界各地都在发生的,这是钱(图),过去是唯一的驱动力,现在有必须好平衡的考量,从各个考量中取得平衡点。我们不仅仅看金融界 的指标,而是要看看冲击,对环境有正面的冲击还是负面的冲击。我们会考虑到10到20年之后,讨论的议题跟现在不会相同的。
接下来是今天的议题,首先会提到设计领域转变的需要,第二,转变的范畴以及改变的工作和过程。
首先讲的是到底什么是设计,我们讲设计已经非常普遍了,我们对设计的定义可能不一样,但是必须要互相了解彼此对设计的定义。比如说看一下水壶,为什么是蓝色,为什么受把这么高,为什么用这个材质设计,有各式各样的力量去促成这个设计。当你一开始什么是好的茶壶的时候,设计就非常复杂,它的容量、大小到底能不能放到柜子里,装满水的时候会不会太重,到底能不能有效的传导热,材质会不会太贵,会不会对环境造成一些伤害。这些都是我们必须要考虑的问题。我们这个社群里面讨论了很多,比如说把手的设计很高,提的时候不会被烫到。
我们可以在市面上找到各式各样的茶壶,左上角这个是日本茶道使用的茶壶(图),这个茶壶的设计背后有几百年的历史。右边这个茶壶提的时候就非常担心不要烫到手(图)。我们怎么样判断什么样的茶壶是好的茶壶。我们的工作就是了解各式各样的力量,哪些力量可以促成这个设计,必须要设计出哪些特征,找出什么东西能够适应我们的生活。
我简单讲一下设计的过程,首先要了解自己,了解自己周边的世界。这个图可以看到有很多方块(图),箭头就是整个设计的流向,必须要先了解环境,之后建立一些指标、架构,然后再做一个原形,让团队了解。
就像Bill Moggridge讲的,原形可以是个故事,甚至是一个能够使用的软件。我觉得设计中非常重要的是把判断和观察分分开来。要先尽量的看,像海绵一样尽量的吸收,然后再找规律、框架,然后把这些东西赋予到设计的东西。首先要创造,制造出想法,放开心胸去观察,然后再把所有的意见收集起来,慢慢的塑性成一个原形出来。
到底设计怎么做,只要你了解原形,了解原形,不断的重复,就可以做出设计。在设计的过程中,美国三藩市的一个设计师说,设计跟科学的方法是一样有力的,在全世界都学科学,科学的主要目的就是了解世界运作的方式,而设计对于创造新的事物有巨大的影响力。我们要找出问的问题,找出可能解决的方案。问题在于,我们要设计什么?我们设计的东西是对的吗?
我一直提到Bill Moggridge,其实在美国很多大会我站在台上会跟大家说,我们要做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为人而设计,我们讲的都是设计的东西,设计的网站或者是所做的图表,应该要谈谈人。所以今天非常开心能够围绕人的话题。
这是幸福指标,有许多组织都调查人的快乐指数,这是根据人的平均寿命、婴儿死亡率几个指标来做的调查,他们每年在世界各国用同样的方式来人民的幸福指标,这是今年所得到的结果。我们发现中国的幸福指数很高,美国是是最不幸福的国家。这是生态图,大家可以看到美国是红色的(图),红色就表示如果全世界每个人都以美国人的生活方式来生活,我们要提供所有的资源给全世界的人,会需要多少个地球的资源才会达到。中国是黄色的,如果全世界的人都以中国平均生活水平来生活,需要多少地球资源。
这个也是类似的指标(图),左边是幸福指标,右边是GDP,等于是钱和幸福的相互关系,这是一个非常残酷的指标。大家在这里可以看到,墨西哥在左上交,它的GDP最低,但是幸福指标最高。而美国GDP是世界大国,幸福指标而不低,最可怜是卢森堡,他们的钱很多,但是并不快乐。
从这些指标可以看到一些趋势出现,在5到6年的时间,大家可以看到美国的趋势是,9个星球,意思就是说需要更多的资源,而我们的幸福指数更低。中国也是倒向于更多的消费,但是幸福指标在提高。在西欧世界,倒向于更幸福的生活,更小的消费。我们在学校学习的是技能,都是一些具体的东西。在行业里面要促进更多的成长,要不断的创造,但是我们心里知道这并不是创造生活的质量。
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见解,大概将近2年前我跟共同创办人花了1天的时间决定公司将来的走向是什么。我们觉得要从公司是否成功转变到持续、长期对生活的影响,这是我们衡量公司是否成功的指标。这是我们两个人共同认为想要达到的目标。对我们来说,我们在追求目标的过程中有一些观察,我并不能告诉达到如何达到这个目标,但是我可以跟大家分享思考经验的过程。我们现在有的系统思考、技巧制作,以及团队设计,都是非常高贵的资产,我们所受到的培训都是急迫需要的。
我们的训练都是以机械的眼光看世界,如果想要理解事物的机理,要理解它的组成部分,比如说理解一个相机的组成部分原理,就可以说我理解了相机。我们在5年间做了很多的项目,使得我们逐渐的意识到,这样的视角是不足够的,所以我们想从生物学的眼光来理解设计的初衷。这种有机的系统是一个网络,是相互连接的。像一棵树一样,每个点都是相连接的,起点是一个地方。
在我们这个工作中,我们经常集中了解一个客户、一个人,这个人是社会群体中的一个点,有他的朋友,有他的家庭。这一点让我们意识到,这个人本身的社会身份是理解这个人的前提条件。另外我们做了一个医学的项目,人用个面具协助他们水面。当时我们的设计是面具是否舒服,会不会影响到他睡眠。当用户拿到这个产品后,带这个面具以后,夫妻间的距离疏远了。为什么会产生这个错误的效果?是因为当时制药公司没有很好的理解人性的需求。
另外一个例子,我们为娱乐公司做了一个项目,当时这个公司特别注意了解客户的需求,了解客户家庭情感的联络。从学校的角度看,从邻里之间的角度看,都是一个整体的网络。如果真正了解客户的需求,必须了解他在社会网络点中的角色。一定要体会他工作会带来什么影响,或者和这个人产生关系所有的因素。
这些所有的因素像网络一样,是一个有机的网络,有机的整体。有这么多的系统有机的复合在一起,又相互流动着,这个对我们来说是很好的启示。我们要回到我们应该接触的那些点,在设计的过程中思考持续性发展的问题,思考到疏通的问题。
比如说一个相机在家庭生活中到底起什么样的作用,而不是去考虑相机作用一个有什么样的机理。亚历山大之前一个设计师,提到一个自然法规的理论,就是说如何用自然的眼光理解一个人身边所有复杂的社会因素,比如说这个人邻里人际关系,或者商务关系。主要的关系网是我们做研究的起点,所以我们把所有的因素做成整体,然后整体的理解项目。在家庭中有什么样的成员,公司中有什么样的同事,大家相互之间联系的方式是什么样的,关系的特点是什么。在家庭里面、团队里面,谁会永远的处在里面。如果从各个角度透析整个关系,就会很好的理解。
再回到我之前研究的数据,想要用这里面的一个想法来解释我们研发出不同的模型,这样对于一个团队,或者对于家庭,或者对于个人都是受益良多的。比如说刚才讲的那个呼吸面具,要考虑夫妻之间的关系,从商业战略的角度讲一定要首先考虑要有利于促进夫妻关系,才会进行设计,因为关系有的时候比事物更重要。
就算你不完全理解,单单看这个图片展现的生命力和阶段,(图),你要么错过了一定的关系,可不可以把这个过程进行分解。我想说,变化的影响是有机的。
接下来讨论一下变化过程中采取什么样的工作。在我的生涯当中我看到这个图片会觉得非常沮丧。左边的图片是有些人需要一些东西,在公司里面知道需要什么东西,然后把这个东西做出来,送到公司里面。但这种逻辑从来没有发生过。就算公司意识到这一点,也会假使这个东西不太适合这个人,可能设计出来的产品不会真正满足人初始的欲求,最后人就非常迷惑,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
如果公司真正考虑一下人的需求,如果这个团队没有精细的分析这个问题,可能简单的有这个想法,而不是去核查过这个想法。也可能某位经理人有不同的想法,领导的意见是必须按我的法来,别人说什么我都不管。有的时候,在众多的可能性里面,最好的想法被大家忽略了。我们要想对简单的生活产生巨大的影响,我们面对如此的僵局和窘境,这就是很多公司内部面临的问题。所以变革的工作一定是具有社会性和文化性的。
我们经常听到,不可能取得持续、深刻的影响,从一个会议上、讨论中拿不到一些解决方案。右边是一个小理解,然后进行包装延伸,然后拿到公司。这个过程可能根本就不可能实现(图)。
大家想一想树的结构,有可能树的结果不可能直接影响它,如果影响树的整体成长过程,使影响最大化。我们必须从一点一滴的塑造,来凝聚文化上的变化。所有这些变化会帮助我们更好的理解关系在其中体现的因素。
下面是一个简单的关系图表说明(图),分析各种关系所体现的不同特性和特点,在各个团队之间,在团队和高端的领导之间,在平行的结构中,在公司的垂直领导结构中,这里面我不一个个讲,这里面并不讲抽象的东西,而是讲一些实际的东西。
这个是客户的例子,他们是一个新的设计团队,他们需要被理解,但是没有人真正理解他们,没人觉得他们做的事情很重要,因为他们公司里面泛滥很浓郁的工程文化。蓝色的小圈圈没有跟其他的建立很好的网(图)。几年后,他们做了很多的努力,让整个事情更好一些,他们澄清了一些事情,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和竞争对手进行沟通,把他们的设计的力量、优势进行有效的传播和表达。几年以后的努力以后,越来越多的人认同他们的设计理念。所以现在不是一个单独的小圆圈,而是和其他的网络建立很好的关系。最后上升到一个人类学的研究项目中。再过一两年,他们就成长到一个更大的规模。
这里面给我们的启示是,公司思考整体文化变革的时候,刚开始可能是单纯制造一些医疗设备,如何提高家具生活的质量。下面这些小圈圈(图)表现的是一些患者,大的圈圈里面却把单独的家庭消费群体看成是团队一部分,所以我们的设计会基于他们的需求。有的人会说我们是整体的系统,下面覆盖着成千上万的家庭,整个公司的气泡覆盖的范围不仅是办公室,我们覆盖的是成千上万的家庭。所有这些融合在一起,就进入到下面的思考模式。
不再单纯思考产品的技术角度,而是思考所带来的社会效应和治疗效应。从之前想着如何协调团队的关系,现在如何理解终端用户实际的需求,走入他们的生活,设计他们需要的产品。所有这些都源自于对关系的理解,这些改变不是一天做到的,是公司内部和外部的人,一点一滴关系的建立,建立的过程中逐渐认知到这个问题。
这是另外一个客户的故事,是一家汽车公司,从对车子有概念想法开始,到车子在路上跑,到消费者手中,这中间的过程大概是5年的时间。他们每年都会有新的任务,这些我们认为将来会产生的趋势,工作团队必须花1年的时间了解这个趋势。如果达到这个趋势,应该做成什么样的车才能符合这个潮流。这里面有三种颜色,因为他们有三种不同的团队,战略规划、工程、汽车技术。
这是上海(图)上海在中国是一个新兴的城市,这里面有一些特殊的社会潮流,我们应该如何研究中国10到15年的趋势。其实我们没有办法研究,因为我们没法预测,美国人觉得跟中国文化太遥远了,美国人能做的事情就是来到这边,沉浸中国文化里面,尽量深度的观察。大家可以看到灰蒙蒙的天气,很多的污染,这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哪里都是成长的足迹,有越来越多的建筑,我们经常可以看到拥塞的交通,而这些汽车的设计师就观察这些景象。晚上来消化白天看到的观察,过了4天以后,假设上海的街上有100万辆车,即使全部的车都是电动车,能够减少污染的问题。但是还有很多基础建设的问题没有办法,因为成千上万的人打算买车,对中国人来说有车是一种成就。所以这些设计师,为了要卖给这些人更多的人是错误的概念,对我们的业务也不好,因为我们的基础设施不够。这些人的生活质量已经被过多的汽车影响了,我们的任务是要找一个更有持续性的交通方式,满足每个人对成就的渴望,同时满足交通的需求。
这个团队就把想法做了一个转变,这是一个美国人设计的历程(图),人们先去做,有一个认知的层次,情绪的层次,人们的感受,精神上并不只是宗教,而是人们跟其他人之间所连接的感受,或者是孤立感,人们在乎别人以及被在乎的感受,还有告诉别人自己的感受。刚才Bill Moggridge展示了一个冰山,下面非常深,这个深度对每个人都非常重要,我们必须要深刻的了解每个人的需求。
所以这个团队在上海之旅有三个不同的圈,原来他们是一个单一的小团队,他们把会影响他们决策的这些人包含进来,变成一个大的整体,所以从不同的思考角度出发。我想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旅程,但是可以马上开始做,可以在街上观察,做一些笔记,可以根据自己的猜测和其他人分享。
随着时间的过去,我自己对设计的定义也有所改变,必须从深层的了解人们的情绪和感受,必须要做出新的原形,把这个原形在现实生活中尝试使用。再进行重新深度的观察。假设如果新的产品改变了,对人们生活会带来什么其他的改变,之后为人们创造出一个具有幸福指数的产品,人们非常渴望生活有不同的可能性。
为生活的精彩而工作,在一开始的时候太关注东西,当然要关注东西,这是我们工作之一,但是要考虑到社会的体系。如果要讨论可持续性,并不只是做产品,而是制造非常多的故事,将原物料做成物品,这些物品进入世界,后来被使用,被回收再利用,最后被丢弃。我们如何让这个东西对社会更有用,也可能是创造一些故事,比如说用这个简单的茶壶喝东西,我们要把整个设计扩大到社群,把自己跟其他爱喝茶的人比较。我们已经在改变世界的旅程上,
不要让这些事情发生,(图),并不是说设计茶壶的时候把所有的情形都考虑到进去。右下角这是生活最熟悉的环节,可以看出喝茶涉及到这么多的情感交流,而我们设计考虑到这些情感交流,这样可以设计出新的生活方式。我们可以作出一些策略性的规划和选择,可以把生活的复杂性规划进来。要改善人们的生活,并不只是关注个人,而是要提升整个生活质量。

(责任编辑: 杨志鹏

作品欣赏

  • 阿迪达斯“Ultra Boost X”鞋包装设计
  • D&AD创意奖平面设计类包装作品
  • Free Rabbit图标设计
  • 智利Mauricio Cancino概念设计
  • 葡萄牙09FDIP公共中心
  • 躺着的艺术雕塑公共座椅设计
欢迎关注视觉同盟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vudn2004”或扫描下面二维码:
English | 关于我们 | 站点地图 | 联系热线 | 合作伙伴 | 艺术顾问 | 订阅 | 手机版
版权所有 © 2004-2019 视觉同盟 visionUnion.com)
Copyright © 2004-2019 VisionUnion.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05192号
视觉同盟旗下子站:品牌专区 | 中国创意设计人才网 | 视觉同盟社区 | 视觉同盟论坛 |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