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关键字
院校同盟访谈 → 正文
中国设计教育与企业发展论坛嘉宾王雪青专访
作者: 曹金花 江欣 杨志鹏 来源: 视觉同盟专稿 时间: 2009年7月30日

 
中国美术学院设计学院院长王雪青

视频访谈

    视觉同盟:请您谈一下对此次论坛的期望?   
    王雪青:
论坛让各个层面的人,一方面从学院,学院领导、学院教师。另一方面从企业也好,社会也好,社会需求也好,或者独立的设计师也好,大家共同来关注这个问题。现在实际上已经有了一定的问题,尤其到今年,在艺术类毕业生,我估计还不仅仅是艺术类。艺术类毕业生的分配就业确实遇到了一些这样的问题,从签约率各方面都不如往年。当然这里面有金融危机各方面造成的原因。但是其它方面,也有在各个院校,因为现在有大量的毕业生,这些毕业生,他和社会的需求,到底如何能够对接,也有这样的一些问题。

    视觉同盟:设计院校与企业应该以何种有效的方式进行交流?
    王雪青:
我个人认为问题来自方方面面,从学院的角度,我作为一个学院领导,我可以从学院的角度,从学院领导的角度,从学院教师的角度去做一个自我反省,甚至做一个自我批评。但是我想说的是,在面对就业的问题上,我们可以从学生的角度也来谈一下,因为学生是这样的,可能学生有的时候会抱怨,我做了一个设计客户不喜欢。也就是说他的设计没有办法被客户所接受。
    当我的学生给我提出这些问题的时候,经常会有这样的问题。我首先反问他们“你们仔细想一想,你为企业,为客户考虑了吗?或者说你很好地为企业和为客户考虑了吗?”我想不尽然。在学校的教学当中,注入我刚才举的很多例子,因为老师找课的原因,学生自身的原因,肯定会出现一些自娱自乐,寻求自我。因为你必须要注意一个问题,设计是有功能的,设计是一种服务,设计和纯艺术不一样。既然设计是有功能的,设计是一种服务,那么你就要回答一种需求。当你要回答这种需求的时候,就必须要为这种需求着想,换句话说为客户着想。当你真正为客户着想的时候,你用你的智慧去为客户创造更好的结果,我觉得这是我们需要做的东西。所以我们在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学生会抱怨客户怎么样,我觉得我们可以分开来说:
    第一,很好地为客户着想。就是很好地考虑我怎么样能够在一个有限的,约束之下尽量地发挥我的艺术才能,但是为客户更好地解决问题。当然也有这样的情况,也许客户确实像学生所说的,他的文化水准不够或者怎么样,我觉得这个时候一个设计师或者一个准设计师,我们培养的人,我想不仅仅只是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包括能够怎么样地引导我们的客户,其实引导客户是今天的设计教育当中很重要的一个问题,这样有助于我们全民的设计水准,设计审美的提高。那么这是从学生的角度,我就是从学生角度应该很好地设身处地为客户着想,学会为客户着想,学会用很好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可能这是重要的。
    第二,从企业的角度,其实企业也有难处,因为企业很实际。因为它有很多具体的事情要完成,而且有时间限制,有各种各样的约束。那么企业它必须要在社会的需求当中生存、发展。我想企业和企业的情况也不一样,有一部分企业可能必须要很快地完成一些东西,因此,就导致了我们的学生会认为这些企业没有什么创新,每天进去以后就是疲于奔命地完成任务,很正常。想一想有多少人每天在完成一些他并不一定喜欢,但是他必须去做的东西,这就是社会分工。真正有多少人能够在社会上做一个我想做的设计,那是比较理想的一个状况。当然我们应该有这样的要求,在时间可能的情况下,尽量地把设计做好。
    举一个例子,像我们的自由体操,有一块地盘,你在里面跳,你别跳出去,你如果只用了其中一部分,就没法施展你的才能,但你跳出去就会犯规。其实设计就是这样的,就是设计有一个约束,你怎么样用你的才能在里边尽量地跳,但是别跳出去,尽量好地跳,用你的智慧解决问题。
    对于企业来说,我觉得它有它的难处,它需要解决很多的问题。但是我相信也有很多企业,它会在这些问题之上去思考我怎么样能和同类企业相比的时候,我能够领先,我能够走在前面,我能够提高我的设计水准。这个时候,就需要有一批已经在学校或者在实践当中积累了这样的经验,具备这样素质的人去完成这些任务。
    比如我们设想,如果有这么一批学生,他一出去以后,他能够很好地完成他的工作,当然他很满意。但是也许还有一批学生,他未必能够马上完美地解决这些问题。但是他有潜力,在有一些时候,突然那个老板或者那个企业,他发现人们都能做这样的东西,忽然他发现那么一个东西是别人不具备的,做不了的东西。但是在那个人的东西当中发现了很多闪光的东西,这个闪光的东西也许不完美,可能这些闪光的东西是他最后能够出奇制胜的东西,我们不排除这种可能性。
    因此,我想作为一个高起点的学校,会对学生有这样的要求。我希望我们的老师能够在学校的教学当中,很好地教会他们基本的技能,但是他们不可能是一个完美的设计师。完美的设计师,我刚才讲过了是通过跌打、滚拼,在社会上多少年一步一步地积累他们的经验而造就的。但是,我希望我们在学校给予学生这种潜力,给予学生在未来的设计实践当中,在社会跌打滚拼当中,具备一种可能比别人更深、更强的一种潜力。 
    我希望有这么一批人,如果我们连这点梦想都没有的话,中国设计就没有希望。作为我们这种高点学校,我一定要有这样的要求,这个对一个学校来说不过分。
    至于谈到企业、公司,其实我相信会有很多公司,它会慢慢地有这样的一批需求。而且这些设计师真正走上社会,他经过几年的努力,他可能会在这个职业当中变成一些出类拔萃的人物。其实我们刚才讲到的一个问题,最后因为时间问题我也没有继续发言。就是关于转行和不转行的问题,其实我们刚才讲的很多问题不算转行。比如说一个学平面设计的,如果他去媒体工作,如果他只变成一个杂志的编辑,或者说文编,或者是他变成一个企业的策划管理人员,我认为这些都不算转行。因为他在学校里学的这些知识都会对他未来的工作有帮助,其实刚才那个女孩所说的就是一个佐证,她刚才讲她自己学了七年,但是现在她在做不是她原来所学的设计,但是她觉得她原来在学校所接受的东西,对她的今天很有好处,这完全是可能的。
    还有一个比喻,我给一个三角,我是77届的,那个时候的教育是一种精英教育,教育了一批很有质量的,因为那个时候人数不够,如果我们把这个三角拉大,拉到这儿去就是现在的现状。现在有非常多的学生,100万很可观。但是要知道一点,在这100万当中,那个小三角并没有消失,甚至比这个小三角更大,也就是说我们今天的教学不仅仍然像以前培养了一批打引号的“精英”或者“高级人才”,同时它还为社会培养了另一批有一定素质,有一定审美的,能够为这个社会作出贡献的,在各个行业的一批人。也就是说给今天的社会,今天的青年提供了更好的学习艺术,学习设计的一个经历。所以我觉得我们不能要求太高。就是说能够有这么一个框架,对中国整体的审美教育、设计教育,各方面的素质教育是一种提高,应该看到这一点。
    还有就是说从学生的角度来说,我刚才也没有完全展开。我很希望对青年学生说:第一,在学校好好学习。第二,在完成学业以后,应该很脚踏实地的去做一些你能够做的工作,不要好高骛远,不要一下子想到我一出学校就是一个设计师,你出了学校你不是一个设计师,你最多是一个准设计师。那么怎么样脚踏实地一点去做好你能够做的工作,其实今天你说找不到工作,我不知道,像我们那个学校,你说找不到工作是假的,只不过有很多可能比他的工作要求,他的指标要略低一点,他不愿意去,这个不能说他找不到工作,是他不愿意接受这种工作,或者他的境界还没有做好准备去接受这么一份工作,实际上工作是有的,中国远远地需要,没有达到它所需要的那批设计师,中国的设计远远没有达到在世界上先进行列的水准。我们今天谈的问题是各个方面的,因此各个方面都要关注,学校要关注,学校的领导要关注,学校的教师要关注,学生要关注,企业要关注,社会要关注。

(责任编辑: yimei
网友评论

作品欣赏

  • D&AD创意奖平面设计类包装作品
  • Free Rabbit图标设计
  • 智利Mauricio Cancino概念设计
  • 葡萄牙09FDIP公共中心
  • 躺着的艺术雕塑公共座椅设计
欢迎关注视觉同盟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vudn2004”或扫描下面二维码:
English | 关于我们 | 站点地图 | 联系热线 | 合作伙伴 | 艺术顾问 | 订阅 | 手机版
版权所有 © 2004-2017 视觉同盟(VisionUnion.com)
Copyright © 2004-2017 VisionUnion.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05192号
视觉同盟旗下子站:品牌专区 | 中国创意设计人才网 | 视觉同盟社区 | 视觉同盟论坛 |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