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关键字
2022中国设计智造大奖 | 2022台北设计奖 | 2022金芦苇奖 | 2022年时报金犊奖 | 2022 INNODESIGN PRIZE
平面设计平面专题 → 正文
视觉同盟·2008中国设计企业家高峰论坛北京柏林视觉公司总经理姜林访谈
作者: vincent 来源: 视觉同盟 时间: 2008年3月20日

视觉同盟:您先谈一下对于举办这么一次论坛的看法。
姜林:
视觉同盟一开始举办这个论坛,我觉得挺吃惊的,因为一段时间以来没有太多的这种活动,因为视觉同盟也做,这段时间可能也忙于各方面的事情。然后那天在人民大会堂讲,那是一次,再就是这一次,那么一下子视觉同盟突然出来了。就说咱们这个行业里面很多活动就出来了,没了,你看又出来了,没了,他没有持续性,当然我说这是不是批评,没有这个意思,我觉得真的很难得。
那么,这样一个设计,你说视觉同盟这样一个企业,他是做服务于设计师和设计企业家的,我觉得就是说如果能够形成一个经常性的活动,就会更好。然后视觉同盟能够做这样一个事情,挺不错的,挺好的。

视觉同盟:那您觉得通过这次论坛的话,对于改善设计行业的一些情况,有什么积极的意义?
姜林:
改善这个情况不是一下就能做成的事情,现在这个大环境就是这样。这么多的设计学院的毕业生参差不齐,那么他们也要口饭吃,那么他们要去生存,不管他们以什么样的原因加入到这个行业里去的,他至少要尝试一下吧。所以刚才我也说了,如果你要想创业的话,你最好先想你是不是很热爱它,你是不是很执着,是不是能吃苦,你很努力,而且能够坚持,像马拉松那样去做这个事情,还要看你适不适合做这个,否则你还不如去做一个非常不错的设计师,何必要当一个企业家呢?当企业家那些事情真的是你喜欢做的吗?实际上很多企业家他天天想作的,实际上我还是想做设计,我不想去管那些人,挣那些钱干什么?我们没有生活了。
我觉得现实这个状态,不可能一下改变,你想在业内几年提倡不竞标,不竞岗也是不现实的,他得有一个过程,但是我想可以通过多一些这样的交流,多一些这样的活动,然后能够在设计的圈里边,比较骨干的,比较影响力大的一些公司,我觉得可以初步形成一些联盟,好像深圳的平面设计师协会,香港也有平面设计师协会,能够一起做一些事情,能够一起谈一些行业规范的东西。这样的话,在某种意义上,当然这需要有人去组织,他不管是从企业,还是为企业做服务的这样一些公司,他们做了了这样一些事情,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我觉得可以做一些规范性的东西,能够在一些恶性竞争,恶性的比稿啊等等,这样一些方面的现象所限制,或者说出台一些比较好的规范,然后让更多的人能够参与进来,能够把这个市场稍微净化一些。方方面面这样的一些东西出来以后,能够让设计行业有条理性,在北京这一块,能够创造一个相对来说健康的一个环境。

视觉同盟:那如果比稿的话,因为最终只会选择一家,然后其他的都会被淘汰,这样一种现象,会不会对其他的,就是说被淘汰的企业,有促进的作用,或者推动他提升他的设计品质的作用?
姜林:
从设计的角度来说,你只要去做了就会提高你的设计,因为你从事了你去做了而不是说设计这个东西,不是说大脑里想一想就行了,很多设计师他有好的想法,说的很棒,对客户说的很棒,但是回到家里面他做不了设计。
这就是说有的设计师出去的时候往往不一定谈客户,设计师他不会说,人家根本就不买你的账,反而是一些善于表达自己的,可能很善于去操作的设计师,他能够说的很不错,能够把产品卖出去。设计师也需要有一个商业的事情,才有意义。所以我觉得像你刚才说的这个问题,他是要提高,肯定要提高,但是这种现象的确是很可悲的,大大小小的公司都要参加竞标,比稿。我觉得很多公司做的也很客气,我就不参加,你甭管是国家项目,奥运项目,我也不参加,能做到这一点的不容易。因为很多大的企业,北京尤其是这样,大的企业你想做的很不错,你想放弃这样一些机会很难,都在参与这样一些比稿,当企业做大了就有选择了,这个项目太小。但是小公司怎么办呢?他要生存,他为了生存,很低的价格他可能就去做了,没有办法,所以说需要规范,需要市场的一个调节。

视觉同盟:那您是作为管理者,如何带领柏林视觉,保持一种业内很高的水平?
姜林:
其实这是一个协作的问题。做设计企业其实挺难的,你说快乐。是的,这个快乐看怎么说。做设计其实是痛并快乐着,你做任何一个企业都是这样。现在就是市场竞争,你不光是设计企业,尤其是设计公司。像平面设计、工业设计都是这样的,他面临着一个不太被社会,不太被市场认可和接受,不被人承认你是一个很高级的植物,好像很多人还没有摆脱,你就是卖工艺价值的,这样的一个状态。
所以,你在这样一个状态里面去从事自己一个喜欢的工作,而且还要经常加班加点,熬夜去而且要被客户批判,甚至说你这个东西一文不值,你说这个过程是不是挺辛酸的呢?但是你喜欢它你就去做了,做的过程中,你得到了自己的满足,客户说好。但是像我们公司现在,实际上不怎么熬夜,不怎么通宵加班,这就是和有些公司不一样的地方。我们尽可能把设计做成一种快乐的设计,然后我们不想做那种压榨员工的公司,我觉得那样的话不长久。
我们希望把设计和这个公司当成自己的一个生活,一个乐趣,然后去从事它,不想因为做这样一个事情,把自己变成一个工作的奴隶。我想我们在招聘人员的时候,也是找类似这样的一些差不多有一些共同点和目标的这样一些人,大家一起去做。
  
视觉同盟:那咱们是不是通过这种快乐理念,把一群感性的设计师凝聚在这一块儿?
姜林
:努力这么去做,但现在还需要摸索,需要摸索和提高。
   
视觉同盟:那您作为设计总监,如何平衡一个设计的感性和管理的理性这两方面?
姜林
:我刚才也说了,每天我都在克制自己,别去参与他们的设计,大家也老说:哎呀,姜指导,你别在公司,我还是建议你不上去抢人的鼠标。我真的很爱去做设计,看到这个设计师他这样做,那样做,做出来的东西很着急,有的时候也是跟他说不清楚,怎么办呢?就克制,因为你必须把精神放在很多方面是条理大家的设计,是让整个团队能够做出更精彩的东西来,然后让客户满意,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精力让你做设计,事实上那个设计师做的不如你好嘛,也不见得,应该让他们主动发挥自己的特长去做。这样把不是时间啊,强制的东西去让他发挥自觉性,他是需要主动的,他喜欢的,他自己认为这样是和他的目标是一致的这样的方式,去主动的做事情,才能够做得更好。

(责任编辑: ll11

作品欣赏

欢迎关注视觉同盟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vudn2004”或扫描下面二维码:
English | 关于我们 | 站点地图 | 联系热线 | 合作伙伴 | 艺术顾问 | 订阅 | 手机版
版权所有 © 2004-2022 视觉同盟 visionUnion.com)
Copyright © 2004-2022 VisionUnion.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05192号
视觉同盟旗下子站:品牌专区 | 创意设计人才网 | 视觉同盟社区 | 视觉同盟论坛 |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