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关键字
2022中国设计智造大奖 | 2022台北设计奖 | 2022金芦苇奖 | 2022年时报金犊奖 | 2022 INNODESIGN PRIZE
平面设计平面专题 → 正文
视觉同盟·2008中国设计企业家高峰论坛北京致翔创新设计总监肖军涛访谈
作者: vincent 来源: 视觉同盟 时间: 2008年3月20日

视觉同盟:请您谈一下对于举办这次论坛的看法吧?
肖军涛:
我觉得比较好,设计我觉得不应该分成时装、建筑这么多类,我觉得设计是一个很大的范围,跟电影一样。整个电影产业分纪录片,故事片,剧情片,武打片,但是它整个是一个大的产业。我觉得只要整个大的环境好了,整个设计才会好。就跟法国一样,法国既出知名的时装设计师,也出著名的建筑设计师,我觉得这种方式非常好,光做一个小圈子我觉得太窄了,很难说清楚,大家越说越迷糊。

视觉同盟:您觉得通过这次论坛,会对设计行业有什么促进作用?
肖军涛:
我觉得这种影响可能在表面,在论坛上可能是凸现不了,因为短短的三个小时,很短的一个时间,应该是在私下,就是在上面可能只是一个物理现象,把大家捆一块,见一面,真正的作用应该是发生在下面。我觉得需要时效性,就是用长时间做的事情,就跟俩人交朋友一样,不可能见一面之后就很熟,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跟整个的设计行业发展是相关的,包括比如说产业链的组建,原来可能都是一点,可能最终不是以设计公司的意志决定,是我们想把这个产业链,没准是甲方要你产业链,往往我认为设计是被动,不是主动的,至少在中国现状是这样。

视觉同盟:那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这次论坛创造了一个机会,通过大家会后的努力再进行改善?
肖军涛:
对,我觉得这个可能很难是强制性的,说必须把这俩企业捆在一块,我觉得不应该是这样,市场一定是有需求,有需求才有合作,如果对方没有需求我强行去跟他合作,就是你们家不想装修,我去给你们家装修房子,那你肯定不会接受的。

视觉同盟:那你谈谈咱们是如何改变业内的这种状态?
肖军涛:
可能我比较挑剔,我始终不满意。可能因为这个原因吧,你说我乐观也好,悲观也好。比如说设计行业,从大面看可能是乐观的,但是从局部看绝对是悲观的,悲观的就像肖勇说的一样,从大面上中国有很大的市场,但是面对这种矛盾我们怎么去处理,我可能确实始终不满意,我不仅认为设计师挣的少,我认为设计企业家拿的更少,因为我觉着至少我看到了,包括跟我们合作的国外企业,包括设计公司,他们那边的情况可能会好于我们。但是他们也不满意,也并不是非常满意,我就已经怎么样了。人都是有目标的,所以我们就因为这种目标,我始终要求我们的这边的设计公司发展,保持一定的速度和力量。但是也有一个现状我觉得也不能太急,因为我觉得现在中国的设计已经到了一个急功近利的一种状况了,我觉得也不好。因为什么?
在二十年之前咱还是禁欲阶段,就是说你压制物欲,消费欲,咱们真正有设计,是很短的十几年的时间才出现设计的事情,大家才开始去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设计师的能力得到锻炼是非常非常少的,而国外他们可能已经多少年了,都是处于一种私有制,他们一直是在鼓励这种消费的附加价值,咱们原来买的产品里面没有附加价值,这个附加价值是被忽略掉那我们现在恰恰在做的事情就是在做这块,所以我们的经验是很少的。在这一部分我认为中国整个企业这种进步是必然的,我认为是什么,我觉得小学考初中是容易的,初中考高中也是容易的,高中考大学稍微难一点,应该是这么一个过程,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的发展阶段还是比较容易,真正再往上走会越来越难,越来越难,包括要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那个可能真的是非常难,多方面原因,条件都得具备,要有钱,要有时间,要有人,还要有院你才能干这件事。
包括慈善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慈善家,说我有一个慈爱的心我就可以当慈善家,这个有是很多因素要考虑的。

视觉同盟:现在的设计行业存在一个恶性竞争的现象,您对这个现象怎么看?
肖军涛
:我觉得这是一个必然过程,而且我觉得这种恶性竞争不会消除的,就因为这个行业现状,刚才我所看的,因为不好所以才会产生恶性竞争,大家都吃不饱必然会抢,等大家都吃饱自然就不抢了,你中午都吃完饭了,我再给你两碗面你可能就不吃了,像这种情况我觉得在中国暂时不会消失,而且在各个行业都会有,因为中国属于人口大国,我知道学设计可能几十万人,这些人如果在没有需求的情况下,这些人干什么?刚才他们都说了,设计师什么都不会干,只会干这个,那不抢抢什么,这是正常的。
只不过在这里面大家要分清的是自己的职责是什么?而且我觉得大家应该关心自己在整个行业当中的职责是什么?我觉得关心好了,自然就分清了,我觉得路边现在写着刻字,打字那也是设计,他们做一个logo可能两百块钱,我们可能两万块钱,这种我觉得不叫恶性竞争,我觉得这个是合理的,在国外也是这样的,这也是市场经过必然的一个过程。就是不能这些公司不让它干活了,你让他收两万块钱,那你也不干,你也不应该去扼杀消费者的权利,包括甲方的权利。甲方说我就一万块钱做设计,你不能说你必须凑到十万块钱你再来找我,这肯定是不合理的。所以这种现象的造成其实不是设计公司本身,而是整个外部环境造成的,企业就三百块钱要干。应该要解决的是他们的问题,我们问题我们解决不了他们的问题,设计公司肯定解决不了企业的问题,除非你自己就是企业,等那天我一转脸我说我是联想,那我一定要设计一个怎么样怎么样,但是我不是联想。

视觉同盟:那您现在是,你从设计师转变到管理者的角度,您当时是如何抉择是偏重于设计还是偏重于管理?
肖军涛:
我可能是偏重于管理。
   
视觉同盟:就是当时是如何做的这种抉择?
肖军涛:
这个抉择不由我做,但是到了这种程度等你发现四五十人都在这儿站着看着你的时候,你再说来我教你一块画图,这事就已经不现实了,我不是学校,这个职责我觉得应该由学校去做,而我更应该去管好,负责他们笔下每一个作品。
   
视觉同盟:您如何平衡设计师的感性和企业管理者的理性?
肖军涛:
我也感性,所以感性的人管感性的人还好一些,就是否则理性的人管感性的人表面上看着好像合理,但是俩人其实都不明白。
   
视觉同盟:咱们是如何把一群感性的人凝聚到一块的?
肖军涛:
了解,你得了解他们每一个人的性格,设计师跟工人不一样,工人你在这个工位上有一张图告诉他三圈得编好,设计师不一样,你要安排它这个工作,就是说我们的管理方一定要了解每一个人的特点,这个在任何设计企业的角度来讲,看你把它看待成什么?肯定不是这样,应该是有足够的感受。

(责任编辑: ll11

作品欣赏

欢迎关注视觉同盟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vudn2004”或扫描下面二维码:
English | 关于我们 | 站点地图 | 联系热线 | 合作伙伴 | 艺术顾问 | 订阅 | 手机版
版权所有 © 2004-2022 视觉同盟 visionUnion.com)
Copyright © 2004-2022 VisionUnion.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05192号
视觉同盟旗下子站:品牌专区 | 创意设计人才网 | 视觉同盟社区 | 视觉同盟论坛 |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