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关键字
平面设计平面人物与团队 → 正文
中国顶尖设计机构专访-早晨设计电影与视频设计工作室负责人石头
作者: Art2000 Sanbo 来源: 视觉同盟专稿 时间: 2007年6月4日


早晨设计电影与视频设计工作室负责人石头

视觉同盟:您如何加入到早晨设计的团队的?

石头:
我和魏来是中学同学。我毕业之后在电影学院学了录音,从电影学院毕业之后,就一直在做目前的工作了。我真正喜欢和擅长的是剪辑,但是我1996年入行的时候,行业划分得没有那么明确,我一入行做的是广告,从粗剪、精剪到合成,我都做过。2003年,我联系魏来是因为我当时在做一个电视剧的包装,那是赵宝刚的《别了,温哥华》,在做这个戏以前,我没有认为电视剧的包装是我们的一个主要项目,我也就做个那几个导演的,比如张建栋,都是警匪题材,我做的第一部是《刑警本色》,后来还有《绝对控制》和《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我开始做的时候,只是把我们在广告里的一些简单的经验拿到里面来,包括颜色,包括剪辑的节奏,后来做《别了,温哥华》的时候,突然感到我们目前的影视行业缺乏设计,所以我就联系了魏来。当时他是在远洋天地的办公室,当时我去跟他聊了几次,聊的时候我就觉得他的公司的模式很好,他从事平面设计,但是也做相应的视频剪辑,然后我们就合作了一次。当时我觉得作为一个电视剧导演来说,他不像广告导演那么知道他要什么,所以我们就按照广告的流程去给他设计了一次,我说我想做成一个大概什么样的,也从魏来那儿吸收了一些平面构成上的思维和想法,然后回去就做。做完那个之后,就有很多很多电视剧的制作方来找我。这是我跟魏来在毕业之后初次的联系,现在我们现有的后期的视频工作室已经成为了早晨设计的一部分,我们双方的合作是双赢的,通过他的设计,我可以让我们客户的审美逐渐提高,这样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比较好的帮助,而我除了给客户提供一些制作的服务之外,还可以帮客户去更多地想一想他的目的和要求。我们除了有熟练的制作能力,合法的、而且是版本比较新的制作设备之外,我们还能给客户提供一些新的、不同的想法,这是我们目前两之间的一个合作状态。

视觉同盟:那现在这种合作是合用设备吗?

石头:
不是。这个行业有这样一个不太好的现象。我从1996年入行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市场环境是相当清澈的。我加入的第一个公司叫“视点”,现在是一个很有名的公司了,我入行的时候,我使用的是一套正版的设备,当年那个设备是216万人民币,因为那个设备叫“flint”,是一个最低端的合成设备,当时在北京没有盗版的情况,除了中央台这种正经的国家单位和电影集团这样的对口单位,私营单位里面“视点”是最大的。但是这个行业过了十年之后,现在太多用盗版的小公司了,所以就造成了这样的结果。这个设备作为我个人来说,为什么我不去买,就是因为我买了之后,是没有意义的,现在是比以前便宜了,现在一个高清的smoke能13万到14万美金,我如果拿那个钱去买,那我面临的竞争是他可能用13、14万人民币就可以攒一套跟我一样的设备,只不过他的软件是非法的,那如果是按照这样一个竞争的话,那这个行业的最终结果是因为有了盗版的存在,我们上游的客户就被人截断了。他就认为这个行业就应该这么多钱,他做这样的一个预算的时候,他自然就会想到要找10个公司报价,这10个公司中他并不知道哪一个是正版公司,哪个公司是盗版公司,他肯定认为便宜的是能做下来的,他就可以去做。这个行业慢慢地就变成了一个特别奇怪的行业,其实按道理来说,我们投入的设备资金,应该是比平面这个行业投入的资金要多,你需要的新技术要多,但是你产出却比别人少太多了,因为我们还没有进入到一个靠头脑去挣钱的时代,所以这是我跟魏来达成的共识。我们也算命比较好,租到了这样的设备,在十年当中,我们能有这样的途径租赁到这样的设备,首先的前提是我在用合法的工具工作,另外是我不去争那些中端的或者是中低端的项目,我做我擅长的。比如说电视剧就是这样的,我只做这几个导演的戏。我现在手头的工作是海岩的一系列作品,我去年做过《深牢大狱》,现在改名叫《阳光像花一样绽放》,今年新做的是《五星大饭店》和《河流如血》。我只做这一部分,因为只有这样的商业戏,他才能知道他投入的这些费用可以请到这样一批人,他的钱是能靠他出售电视剧挣回来的。其他的我们就不接了,广告我们也是这样,一年里头我们接的广告也就是那么四、五位导演,我们不是什么活儿都做的。

视觉同盟:那你们的包装都是电视剧的吗?

石头:
对。

视觉同盟:还有其他的一些包装吗?

石头:
我们会有一套胶转磁的设备,这部分我们主要是做电视剧的校色。因为目前以我们的财力,我们只能做到这步,高清我们不可能买得起,所以我们是想把电视剧和电影的一部分初端的工作放到这边来做;广告那部分,PC现在做广告也足够,因为现在我们接的所有广告当中,有95%以上是标清的,现在大家没有做到高清。从去年的3月份到现在,将近一年多的时间,我只做过两单高清的业务,一个就是《卧薪尝胆》的校色,那是高清的,还有一个就是目前我做完的一个TCL的高清测试片,它在卖场上播出的画面内容是我们用高清来做的。目前我只有这两项业务是高清的,但是以后高清肯定会是一个趋势,这是我在目前电视剧业务当中能体会到的。

视觉同盟:咱们做影视包装设计跟国内其他的做影视包装设计的公司有什么不同点或者是优势?

石头:
你如果说包装的话,可能在我们心目中它有点太局限了。其实我想不管是平面设计这个行业,还是影视动态行业,我们首先要有这么一批人,有了这一批人,你干什么都行。现在之所以中国这个行业没有如火如荼地发展,并不是因为我们没有这样的条件、没有这样的工作,或者说我们没有这样的设备,而是我们没有这样的人。这是我们早晨设计想要做这件事的一个最大的基础,就是从人员角度来说,现有的这些小孩,要比我们所有的这些已经在这个行业当中干了很长时间的操作员们的心态要积极得多,这也是早晨最吸引我的一点。因为我们这个行业绝不是一个人的行业,他不可能是一个全才,我们需要的都是专才,这些专才必须得有一个很积极的心态。因为这个行业不是一蹴而就的,我们一上来今天学完了,明天就能干,而且一干就干得特别好,这不可能。我们必须有这个耐心,我们要用一年、两年,甚至三年的时间里才能培养出一个人,这个人还不是一个合成师或者动画师,他只是一个合格的操作人员,我们前面有例子,远的不说,就说香港的DJDision,它不是说今天招进来,你明天就能上岗,它的随便一个机房工作人员都要在这个岗位上工作3-4年,你才能去做一个粗剪的助理或精剪的助理。所以,目前在国内,我们的优势不是设备优势,因为我们的资金就只有这么多,我们只能量力而行地去投入一些我们能投入起的设备。从业务角度来说,我们也没有太多的职能性的关系,不像华农,必须上他那儿去做特效,不管谁投资的,你要在国内发行,要在国内制作,你必须要有华农的参与,我们也没有这样的背景。我们现在靠的就是我们个人的名气和个人魅力,也就是说我干了这么多年,我的工作习惯、我的工作态度能被客户认可。我入行的时候赶上一个比较好的时代,1998、1999年那个时期,在我学会这个软件已经能全心投入到这个行业的时候,正好赶上广告大发展的契机。当年我们合作的一些人,不管是年轻的,还是年长的一代,他们现在都已经很成功了。比如说比我岁数大的高晓龙,当年我们在“视点”合作的时候,他是刚从深圳到北京来做后期,还有跟我岁数差不多大的,叫李然,这批人在自己的行业当中都已经很成功了,可以说我们赶上了这样一个时代。真正从优势上来说,我们也没有太多的优势,这也是我为什么要跟早晨设计合作的一个原因。工作了这么多年,我发现其实这个行业最终你剩下的就是人的优势,如果没有人,那一切都是空谈,你有了再好的设备,你有了再好的工作环境,你有再多的活儿,都没有意义。所以这是我跟早晨设计的一个最直接的合作点,就是我需要这样一些人,他们能知道我们10年来的成长历程,我希望这个历程是可以拷贝的。我们看到早晨设计目前的这样一个状态,我觉得可能任何一个人到这儿来都会有这样一个感觉,就是不管你来没来过这个公司,认识不认识这帮小孩,但是他们给你带来的那种朝气蓬勃的感觉,你都能体会得到。所以我觉得这是最吸引我跟早晨合作的一个原因。

我们影视这个行业,要想出来一个摄影什么的很容易,因为电影学院每年都会毕业那么多小孩。比如我现在合作的、像曹玉他们这样的摄影师,当年我们在拍广告的时候,他们只是助理,可能不用太长时间,他们就能成为一个摄影指导,现在有什么工作还要带着他的助理去。这样的一个历程很容易就锻炼出来一批这样的人。唯独我们后期这个行业,是没有这个体制的,我们绝对没有——这一拨人出来,下一拨人的助理再上升到他们当年的位置上,他们这些人再往上走——这样一个情况出现,我觉得这就是因为我们在这个行业中缺乏对人的这种观念的培养,所以这是我跟早晨设计合作的一个最主要的目的。

视觉同盟:作为影视制作的工作室领头人,请您谈一下对早晨设计管理方式的看法?

石头:
我最欣赏的就是早晨设计目前公司化的管理带来的人员的稳定性,因为我们这个行业当中最恐惧的就是这一点,我们投入了钱、投入了时间、投入了我的客户去培养出来一个人,但是这个人就走了,就跳槽了,我觉得这是谁都避免不了的。我们现在很多公司都这样,不管你是做平面设计的,还是做影视的,都存在这个问题。一个人培养出来是有成本的,这个成本一方面是你付出工资的成本,还有一方面是你客户资源的成本,客户资源成本是更大的一块。如果他真的是学会了,走了,那么他只是一个人走了还好,但是他如果带走你的客户,那你赔本就赔大了。但是“早晨”给我的感觉是,魏来有他自己一套独特的管理方式和体系。首先他不是一个资本家,他也不是靠剥削这些员工来牟取他的利益,因为他本身是一个user。就跟我的类型特别相似,我不是一个经营者,我只是一个干活的人,干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我还有其他方面的能力,所以我在不丢掉我现有技能的前提下,还可以发展另外一个领域,不管是经营,还是做生意。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他知道一个user最想要什么,这跟其他的任何经营者都不一样,这是我希望能跟早晨设计合作的一个原因。我觉得它会带动我行业的发展。魏来跟我聊过他想象的公司的结构,他希望是公司由早晨这个品牌下的无数个小型工作室构成,而每个小工作室都是由一个小团队组成。他给大家提供的是工作上的一个习惯,这个习惯已经不仅仅局限于你干活的流程,或是干活的方式,而是你的客户和你想象的工作的档次,这是他培养出来的。所有这些人一旦出现这种情况——比如说有客户跟底下的设计师说,这活儿我单独给你干,咱们顶他一个公司——他们不会选择这样一条路。因为在早晨这样的一个气氛下,他知道如果我想把我的公司做成这样的话,那我投入的资本是很高昂的,如果我投入这么多成本,我就肯定不可能去压榨我的价值去争到更多的活儿,我必须得提升我的品质,但是如果要靠我一个人去撑起这样一个你习惯了的工作习惯、你想要做成这样一个公司,你会觉得我还不如在早晨工作呢。这样就变成了一个良性的循环,就是我不怕你去分走我的业务,因为这个行业不需要全才,这个行业需要的是专才,专才是他就干他擅长干的这事。作为一个后期公司来说,你接到一部有大量特技效果的电影,你不可能一个人把它完成,你要分成无数个小组,哪个小组适合干什么,就让他做什么。你要养出这样一批人这是不可能的,你有多大的资本去撑起这样一个顶尖的团队?而且每一个小环节都在它的领域中是最顶尖的,这不可能,在国外也不可能。在国外,我接到这样一个业务之后,我把它分包,找到不同的小组,然后我们凑到一起来合作,做完这个项目之后,大家解散了,一定是这样一个过程。现有的魏来已经打造出的早晨设计的管理模式和早晨设计的企业文化,这是我们在这个行业当中最大的优势。

视觉同盟:你们的影视制作进入到早晨设计有多长时间了?

石头:
要从2003年的第一次聊天算,已经差不多得有4年的时间了。

视觉同盟:那请谈谈你眼中的魏来。

石头:
魏来能找到一个特别好的缺口,因为在我这个行业当中,我接触到了太多有个性的,或者是有想法的人;但是在我的行业当中,我不太可能接触到有商业潜质的人,我不会接触一些商人,我接触的都是一些艺术者。其实拍广告不是艺术,广告是一个商品,它的目的是要卖商品。在这个圈子当中,有很多有才华、有个性的导演,包括摄影、美术,在我的一圈朋友当中,大家认为魏来是一个很出色的有商业头脑的人,但是在魏来自己的客户群当中,大家都认为魏来是一个有艺术敏感力的人,这一点是特别好的平衡点,他能把他商业部分的经验和能力放到经营当中去,在经营当中他又不完全迷失,因为他自己本身是一个设计师出身,所以这是我所比拟不了的。所有不认识魏来的人,听完他的历程,听完他现在做的这些事,都觉得他是一个特精明的商人,当然这并不是一个贬义词,因为他不仅仅是个商人,他首先是个设计师,这是我特别羡慕的一个状态。

视觉同盟:你创造这么多作品中,自己最满意的哪个?

石头:
如果是广告的话,我自己最满意的是2000年的时候做过一系列的广告:IBM的三条公益广告;电视剧这方面到目前为止,我觉得最满意的就是《别了,温哥华》,但我最满意的不是现在播出的那一版,而是它没有上字幕的那一版。我现在正在做的《五星大饭店》,我希望从字幕的构成方面能比以前做得更精致一些,但是这得取决于最后导演给我多少上字幕的人名,如果不是特别多的话,我们可以做得很精致,就像电影一样,如果特别多,就是纯功能型的字幕的话,那可能就没戏了。

视觉同盟:好!非常感谢!


早晨设计电影与视频设计工作室负责人石头(右)、视觉同盟主编廖翔(左)

更多内容:中国顶尖设计机构-早晨设计创意设计专题

(责任编辑: art2000

作品欣赏

  • Free Rabbit图标设计
  • 智利Mauricio Cancino概念设计
  • 葡萄牙09FDIP公共中心
  • 躺着的艺术雕塑公共座椅设计
欢迎关注视觉同盟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vudn2004”或扫描下面二维码:
English | 关于我们 | 站点地图 | 联系热线 | 合作伙伴 | 艺术顾问 | 订阅 | 手机版
版权所有 © 2004-2020 视觉同盟 visionUnion.com)
Copyright © 2004-2020 VisionUnion.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05192号
视觉同盟旗下子站:品牌专区 | 中国创意设计人才网 | 视觉同盟社区 | 视觉同盟论坛 |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