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关键字
平面设计平面人物与团队 → 正文
中国顶尖设计机构专访–东道设计
作者: art2000 fape sanbo 来源: 视觉同盟专稿 时间: 2006年2月14日
采访对象:北京东道形象设计制作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兼设计总监 解建军
采访人:廖翔 樊鹏 张海新
采访地点:东道设计公司


北京东道形象设计制作有限责任公司

东道设计成立于1997年。是中国资深的企业形象设计公司。创始人兼设计总监解建军。
北京东道形象设计制作有限责任公司专长于VI设计、CI导入、平面设计、环境艺术设计、导示、导向、导示设计、导向设计、指示设计、标牌设计、导示系统、导向系统、指示系统、环境导示、影视制作等设计艺术类别公司服务的客户分布于政府、体育、IT、电信、金融、烟草、房地产、日化、工业、商贸等部门或行业。 公司总部设在北京,在国内外设立了若干设计事务所。东道设计服务的客户包括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凤凰通用航空、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宇通客车等。

解建军简介:
CCII首都企业形象研究会 常务理事
ICOGRDA国际平面设计社团协会 全权会员
《解读大师系列丛书》主编
《国际设计》杂志 编委
《著名设计师设计机构推介》编委
以专业第一名的优秀成绩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设计系平面专业
设计的公益海报《Homeland》由欧亚联合会推荐,代表中国参加联合国广告招贴设计大赛

设计宣传文化部1998中国国际美术年“当代中国画油画风景展”。此后,积极参与市委宣传部、市政府、精神文明办等部门和单位的社会公益宣传活动的设计工作。
1998年,设计“第七届亚洲女子垒球赛”会徽
1999年,作品被国际商标中心收藏
2000年5月,在LOGO2000国际商标标志双年奖中,设计的"东道网络形象VI方案"荣获VI设计全场唯一金奖,是中国大陆设计界所获得第一个该项目VI设计国际金奖
2001年,中国平面设计艺术大展评委提名,作品被广东美术馆典藏
2001年,作品《状态》、《保护绿色》获亚洲平面设计大赛优秀奖
2001年,主持第21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主场环境形象设计
2001年,参加“中国国际电脑艺术展”,获三个奖项
2001年10月,“亚洲平面设计大赛”上,两枚标志设计获“标志类”最高奖项
2002年9月,“第二届华人平面设计大赛”,VI作品获优秀奖


东道设计 设计总监 解建军

视觉同盟:解总,首先感谢接受视觉同盟网站的采访?
解建军:
也非常感谢你们。其实我觉得很荣幸,也谢谢你们关注设计界的公司。

视觉同盟:请介绍一下这个东道是怎样从一个比较小的规模发展到比较大的规模,是什么样一个阶段吗?
解建军:怎么说呢,所有的公司在最开始的时候,都是面临很多困难的,实际上我觉得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那个年代,中国的平面设计刚刚被称为平面设计,市场比较乱,虽说那时机遇大,但是困难也比较大,你很难收上设计费,因为大家对设计不是很认可,不是很认同,开始的时候要感谢我的老师和朋友们,他们帮了很大的忙,他们也帮我介绍了一些业务。而且那时候我们是要知名度没有知名度,要业绩没有业绩,要经验也没有经验,什么都没有,一穷二白的。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就是凭着热情。我们的设计真地能被市场接受,能被社会所接受,就是凭着这股热情。没白天没黑夜地工作,经常一个礼拜就睡两三天,就是这么拼,而且当时利润是很薄很薄的。
当时有一个故事,我们在第一年的时候,我们第一个活,我们第一个活是一个朋友自己开了一个公司,知道我也自己开公司了,就委托我设计标志和名片,就那个一个标志一万块钱,还送人六盒名片,那六盒名片是我亲自跑到印刷厂去给他盯的,我觉得在灯光底下调颜色都不准,然后跑到阳光底下,把人家(印刷厂)的油墨拿出来,自己动手来调标志的色彩,六盒名片印出来后我又把每一张名片拿橡皮擦得非常干净,然后拿一张纸包好,包好之后还打个蝴蝶结给人家,很有意思的。不过我们做事认真倒是所有的客户都是这么认同的,到目前为止,绝大多数客户都是说我们做事很认真,我们始终提倡的一句话,我们不止是为钱做设计,我们一旦签了合同之后,就不再考虑钱了,也许是很低的成本,我们一样会认真做好。那么做的过程当中,往往都把客户给感动了,现在很多客户都是我们很好的朋友,把他们感动到什么地步啊,他说如果我们早知道你们是这种工作态度的话,我们还肯定会给你加钱。那到最后客户就说,我再给你介绍几个朋友,往往都是这样的,很多,百分之八九十的客户都是回头客。再说刚才那个事,那是第一次印名片。后来又做招贴,当时因为没有活,整天闲着没有事干,后来我就打电话,我就打到北京市委首都精神文明办公室,打电话去了,就说我这做了一些环境环保的海报,你们要不要啊。人家说小伙子你过来吧,我们看一看,后来我就拿过去看了看,一看还挺挺满意,后来就用了,修改了修改,然后又设计了几张,四张一套的。从那之后,他们就是我们很重要的一个客户了,然后一印海报就满大街的都是,当时一印就十万张。其实像这种机会,我们公司往往就是在最开始时候赖以生存的时候,就是说你没有钱交房租了,怎么办,然后就是一个活下来,你就能挣点钱,交了房租,反正每天都是当时就是为了房租而拼命。


解建军获2000年国际商标标志双年奖金奖

这样两三年之后,在2000年的时候,我参加国际商标标志双年奖,就是CCII办的国际标志双年奖,当时就是没有想到一下就拿了个VI设计全场唯一金奖,这个对我增加很大信心,而且在银奖空缺的情况下,拿到了唯一金奖。当时我还很年轻,看起来像个学生的样子,后来组委找到我说,恭喜你啊,明天你有没有时间啊,我说什么事啊,他说几个评委想想见见你,我说好啊,后来第二天我就见到他们了,见到石汉瑞了,当时他还是国际平面设计联合会的主席。石汉瑞见到我的第一个动作就是,从衣服里拿出一张名片来,双手拿着,递给我,我当时就觉得我们心目中的大师这样恭敬,就觉得很有感受,后来中午吃完饭了之后,石汉瑞还有史蒂夫,史蒂夫就是美国的平面设计联合会主席,曾设计过美孚石油的标志,石汉瑞设计的是汇丰银行的标志,渣打银行的港币。问我你有没有时间,咱们一块出去转转,我说,好啊,我就带着他们去国子监、雍和宫、国子监,后来去了孔子庙,走到一个亭子旁,边上有一个龟,龟背上驮着一个碑,是佛驼。石汉瑞从兜里把钱包拿出来了,拿出十块钱的港币,签了个字,送给我,说:“解,我送给你一个礼物,这个港币是我设计的”我看到那张港币上面就有那个佛驼,他就是典型的跨文化背景进行设计的一个设计师,他是美国籍犹太人,二战的时候,在波兰被一位美国的老太太给救走了,当时他妈妈抱着一个小孩就过去,问那位美国老太太能救孩子吗?那个美国的老太太就说:“唉呀,这么可爱的一个中国小男孩啊,好啊”,父母都死了,他活了过来,后来从耶鲁大学毕业之后,奠定了香港的设计基础,其实香港的设计繁荣和石汉瑞有很大关系,石汉瑞他给我印象很深刻。从那(Logo2000获奖)之后吧,一是自己对这种设计更加有信心,还有就是设计界逐渐地更多的认识我们了。

视觉同盟:为什么选择在奥体作为办公地点呢?
解建军:我们原来第一年就在看台楼的边上,现在搬到这块来,第二年就搬到这来,第三年是扩充上面的一层,后来又往外扩出一些面积,后来我们还在一个公寓里面呆了一年多,但是觉得公寓太压抑了,我们还想搬到好的写字楼里面去,但是总觉得那不是我们呆的地方。然后我们会总觉得我们家有一大片树林子,有这么粗的树,谁家都没有的,然后到了夏天之后,这么一大片草坪(在东道设计旁边有一片树林和绿地),感觉挺好,就不愿走。在日本就有一个很小很小的小楼,跟我们这个小楼差不多,走出了,不能说是设计大师吧,就是日本很著名的年轻的设计师,那么我们也希望从这个楼里能走出一些中国很知名的设计师。

视觉同盟:请问东道怎么来实施本着务实有效的设计坚持有效的设计理念的,怎么来理解这一点的?
解建军:这点也很重要,其实每个公司都有他自己的对它所从事的行业的一个认识,还有它自己的价值观,每个人他都有自己的价值观,就比方我们设计师,我们怎样认同设计,怎么样认识我所做的行业。我所做的事情,刚才我就说了,我们不止是为钱而做设计,我们更看重的是(我们的定位)首先是设计师,第二才是是商人,如果是说你纯粹把自己当成商人,忽略了自己是个设计师的话,是这样的公司不会长久的。其实我们是这样理解的,先说原创的设计吧,这是我们对设计的一些理解啊,就是说设计的生命是什么,设计的本质是什么,我想设计的本质是创造,我曾经问过我的老师余秉楠先生设计的本质是什么,余老师说:“是创造,不但设计的本质是创造,各行各业的本质都是创造”。他就是很有意思,其实不但是设计行业如果任何一个行业没有更新,就没有进步。设计尤其就是一个充满创造的行业,就是充满创造,充满挑战,这也是我们在这里面(设计行业中)乐此不疲,虽然说很苦,但是依然的,还是很亢奋,很有精神存在,跟这个有很大关系,所以说设计的本质就是创造,我喜欢从本质考虑问题,做设计也是这样的。


东道设计设计部

视觉同盟:咱们务实有效的设计是指?
解建军:务实有效的设计是主要是从商业角度来说的设计,因为你设计光好看只是次要的,关键是是否有效,我给人做了一个包装,这个包装好看是挺好看的,但是是否准确,是否能有效果,你比如说这个东西是在农村卖的,你给人设计一个特别高雅的,农村的人理解不了,也接受不了,那这个东西就不是一个好的设计,所以讲的务实有效的设计。如果这个东西是在北京卖的,但是北京人不喜欢,那这个东西也就没有意义了,所以说这个东西不但要好看,好看是第二位的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要有效,要真正能给企业创造效益,这也是设计师的一种责任心,否则没有效益他也不会再来找你。


东道设计设计部

视觉同盟:法国的设计大师米雪·布韦曾经访问过东道,请你介绍当时的一个情况?
解建军:米雪·布韦我跟他有点渊源,我觉得我特别喜欢这个人,我们两个在一块,他老说“咱们像一个乐队的”,我说对,他头发跟我一样,也是长头发,这个人也是特别好的一个人,我越接触就越觉得很厉害真正厉害的人,反到像很普通,普通的不能再普通随和的不能再随和的一个人,一点架子也没有,我想这是大师的本质,在国外见过他两回,每次见面以后我们都很高兴在一块,后来他来北京,想参观公司,我说好,就过来了,就是这么过来的。过来之后,他很吃惊,他问我公司有几年历史了,我就告诉他,他很吃惊,他就看着他的老婆,他说天啊,你们公司不到半年之间能做这么多的航空公司。对,我们做了五家了,做了那么多的航空公司简直是不能想象的,所以我觉得这个行业里还是有很多机会,就是国外没有机会再作航空公司了,因为航空公司都已经做完了。现在咱们一天到晚都有公司成立。他很吃惊,最大的吃惊就在这块。然后他很吃惊的还有我们的设计,他没想到我们做的这种商业设计很好,我,拿出来相对比较西化的包装来给他看,问他如果去欧洲这些东西能被欧洲的客户接受吗?他指了指,这些东西能直接被欧洲人接受,我就觉得挺高兴的。他又同时说了另外一些设计,他说这些东西是很中国的,这些东西也是能被西方接受的。

视觉同盟:这也体现出公司这个名字上,东道西器这个概念?
解建军:
对,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我想做东方的设计,但是我觉得我们掌握的是西方的设计语言,就是平面设计语言,西方的当时我们觉得还很现代很领先,但是后来在中国市场上一磨合,就觉得不对,就觉得差了很远,跟市场接触不上,然后就逐渐的调整,但是我们又从另外一条思路继续完善国际的平面语言是什么,了解他,我老是忘本,我说作为一个设计师来说要想把设计做好要忘本,像学外语一样,首先要先把你的母语忘掉。


东道作品:第29届北京2008 奥运会会标设计第3名

视觉同盟:我记得东道获得29届奥运会会标设计的第三名,当时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解建军:当时因为我们老早就拿到他们奥组委的邀请函了,拿到邀请函之后,我们一直没有时间做,平时总是加班给别人干活,总是没有时间来做,但是我们想在中国办奥运会,我们必须得参与,你知道吗,这是义不容辞,必须要参与,而且必须要中标。当时我在公司就说,我们一定要中标,是这样的,我们肯定会中标,我当时脑子就是这么想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中标的信心就越来越不足了,因为没有时间做了,原来说有几个月,后来逐渐地有二十天,后来变成十天了,还没有开始做呢,然后正好是放假,我记得当时正好是十一放假,放七天假,我想正好用这七天时间做吧,于是我叫了两个设计师过来,用七天时间做出来,用了七天时间,从设计,画了很多方案,做了很多方案,一个邀请函只能送三个方案嘛,我们就送了三个去,然后到最后就这么个结果。



东道设计设计部

视觉同盟:我记得咱们中国文化部驻外大使馆的礼品形象也是咱们设计的,你能介绍一下这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吗?
解建军:
当时文化部找到我们之后呢,他们选了很多公司,到最后就定了,选了我们公司来做,是不是有其它公司,我就不知道了,当时他们那个负责人就说,说是这个是国礼,文化部抓这个事情,但是做完之后,是国家的礼品,是中国驻外的大使馆,领事馆送给外国友人的,当时就说这个是代表国家的.第一,我们是古国,五千年的文明;第二,我们又很现代,那时神五上天了,他就说,咱们很现代化,神五还上天,既传统又现代,这是我们对你们的一个要求,就要把它体现出来,后来我们找了一本书,把这个概念,那里面没有文字,是书法的概念,它很象一个现代画,现代绘画,就几个概念,几个笔触,这种东西,做到了既传统又现代.后来,文化部的人特别高兴,很满意。

 


东道作品:北京广播电台VI

 
东道作品:中国国际航空公司新VI系统

视觉同盟:我记得象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中国人民广播电台、北京广播电台、还有国美电器等等,这些大企业都是东道的客户,您透露一下,当时是怎么接触到,后来又是怎样用设计来说服他们的?
解建军:我们到目前为止,都极少请客户吃饭,很多客户请我们吃饭,这很怪的.我们几乎就没有客户服务,我们的客服都是签合同,讨论合同,然后哪块修改,哪块执行,哪块有问题,我们所有的市场人员,全部做这样的工作,他们都不会出去跟你喝酒啊,玩啊,都不会的,没有那样的,多年来,都是这样一个.我们总觉得我卖的是设计,我们不卖别的,所以说不做那些工作,但是,我们发现市场逐渐在良性,最早之前,可能因为这样,丧失一些客户,但是越来越好,人家还是要你的设计,人家抓这个事情,你给人家做好,就是对人家的最大支持,所以说,我觉得挺好的,主要靠设计。

视觉同盟:东道设计在国内已经算是有名气和实力的一家设计公司,请问今后有一个什么样的发展目标吗?
解建军:目标是我们想成为一个真正的国际设计公司,我希望我们的设计能走向世界。

我们怎么说,可能是象你说的那样,多少有点影响力,有点知名度这样的公司。不过我认为才刚刚开始,其实我们的想法是挺远的,如果没有一个长久的或者是很远大的想法的话,东道设计公司也不会有现在这种状态。我们的目标不止是在国内知名,我们想成为世界知名的一个公司,真正国际化的。因为目前中国人好象还没做到真正世界知名,就连香港的一些公司也并不是世界知名的公司,可能(他们)主要的影响在广州深圳一带。

视觉同盟: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呢?
解建军:
我觉得这主要是跟设计师需要依托文化背景来进行设计,跟这个比较有关系,因为本身中国的设计师很难跨文化背景来设计,我们也在想一种模式能不能真正能实现一个公司可以跨不同文化,跨不同的地域进行设计。我曾经写过一些文章,里面写到过就是说国际化,什么是国际化,我认为如果我们的设计能够在世界占主流的国家没有障碍的传播,实际上这就是一个国际化,如果说我们的设计放到伊斯兰国家、美国去、欧洲去,他们不能理解你的东西,因为你可能考虑到自己的设计、概念,或者一个寓意,是依托中国的文化背景,那就不行了。比如说,国际红十字会,要换标志的那个事情,因为它之前是两个标志,一个是红十字,一个是红心月嘛,两个标志,一个是在基督教国家用的,一个是在伊斯兰教国家,阿拉伯国家用的红心月。但是,以色列人很反对啊,以色列说我没法用,一直都不加入国际红十字会,后来美国也是很支持以色列,然后美国拒绝交会费了,每年450万欧元,一下拒绝了四年。到现在为止,弄得国际红十字会没有办法了,说然后就再设计个标志吧,以色列说行,那你用我的大卫盾吧,红十字会说这不行,这哪行啊,用大卫盾的话,整个就成了宗教的陈列馆了,一个十字,一个新月,一个大卫盾,不对。后来红十字会说干脆,我们重新设计一个,这个标志没有宗教,没有文化,任何背景都没有,看不出任何痕迹,后来用了一个红的菱形,挺有意思。


视觉同盟:您作为设计界的知名人士,谈一下您对中国现在设计行业的现状?
解建军:我觉得它是越来越更好,设计是一个很苦的行业,有的时候,大家做到一起聊,设计是一个挣一口,吃一口的这样一个行业,好像看上去一个单子很大,有点钱,但是,当你把活做完之后,你会发现其实也挣不到什么钱,因为你的费用也很高,所以我对设计这个行业既乐观,也不是很乐观,也不能说是悲观吧,象国外的那些,象李吉博尔说过这样一句话,"他有一个朋友,很好的一个朋友,他的孩子要学设计,知道他是一个在欧洲很著名的设计师,然后就跟他说,让我的孩子跟你学设计吧,李吉博尔就说,让你的孩子学别的行业吧,别学这个行业,这个行业太苦了",实际上,我认为这个行业是个很苦的行业,我始终跟我们设计师说,我说,不要用游戏心态去做设计,而设计是很惨烈,很残酷的,你可能做很长时间,这个设计都无法通过,也许一个活,你要用两年时间来做,那你一辈子能做几个活啊,所以千万不要把活当活做,要把设计当设计做,这样的话,你就不会觉得痛苦了。

你也是从著名的艺术院校中央美术学院出来的,因为您是上了几年的专业的艺术教育,所以您对国内专业的艺术设计教育有什么看法?
解建军:
现在学校扩招的厉害,但又没有师资,这些学生们就很盲目,学不了多少东西,然后这些毕业生呢,将来就会冲击整个设计市场,他们接不到活,没有工作后,他们就自己干啊,很低的成本作啊。于是造成了恶性的竞争,越来越恶性,价格越来越低。我认为中国需要十个设计大师,而不是一百万设计大军,一百万设计大军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一万个人加在一块你抵不过一个大师,大师一个灵感的闪现就解决了根本性的问题了,就把设计往前推进了。为什么不管是鸟巢、水立方、国家大剧院还有CCTV新楼全是国外设计师的设计,很奇怪啊!咱们的建筑院有多少啊,咱们的设计师有多少啊,为什么就拿不下来呢,人家就两三个设计师就搞定一个项目了。所以说是不管是欧洲还是美国,还是日本,它们就是那几个大师很活跃,许多的著名的设计都是他们设计的,并且很高的设计含量,他们能把设计往前推进,推进。他们不象咱们这样吧,百万大军在那放着,不管用。



东道作品:凤凰通用航空VI

其实我觉得挺幸运的能在第一时间接触到国外的好多设计,不能说第一时间吧,算是间接第一时间,我得老师都是国外留学回来的,他们都是中国比较早国外留学回来的,他们带回来好多国外先进的教育模式,然后使我们对设计有一个深的认识。其实在我们很多时候受老师的话影响很深,包括我做第一个作品往上交作业的时候,老师就说你做的这是工艺美术这不是设计,你就意识到原来是这样的,就是说那个是不对的,如果说没有人告诉你的话,可能你现在还在做装潢呢,还在修饰那个字体呢,其实这一点挺重要的。真正能了解到认识到这一点的人并不多,学校的老师有责任和义务让学生少走弯路,有责任和义务让学生意识到什么是好的设计,我也希望这样的老师这样的学校更多更多一些,希望能做到。

对年轻设计师的忠告
视觉同盟:因为我们网站里面有很多正在成长的设计师和同学,如果他们想加入到做设计公司这个行列里面来,您对他们有什么忠告吗?
解建军:
尊重设计!经常有学设计的人发邮件给我,问我怎么能把设计做好,有什么办法捷径吗,我就告诉他,投入精神做设计,我都不说投入你的精力了。我很多设计是在晚上做梦的时候梦到的,就等于说是,我本身是设计的一部分,不是说设计是我的一部分。我所有生活的每一个细节可能心里面想的都是设计,很多时候都是这样的,所以我觉得要投入,要热爱他,要投入他,首先别把他当成挣钱的一个地方,其实挣钱有很多地方,很多方式,可以挣到更多的钱,很多很多,其实最终更倾向于精神。
另外就是踏实一点,再踏实一点,认真一些,别把它当成游戏,其实这个东西根本不是游戏,设计根本不是说我玩,但有很多人是游戏心态做设计,但是我觉得设计不是游戏,设计是很严谨的,很严肃的东西。


东道作品:少林寺VI

视觉同盟:如果您那招聘设计师的话,基本上有什么样的要求?
解建军:因为我们要人挺苛刻,挺严的,首先你得真正的懂设计。你可能不是做的特别好,但是至少你对设计的理解是正确的,因为如果你理解错误的话,根本就太难改变了,这是第一,对设计的理解是正确的。第二呢,需要一定的这种做过设计的经历和经验,比如说你至少做过一些东西,最起码的东西我不用手把手的教你,你至少对一些平常的设计不管是软件也好,还是说制作过程中出现的一些问题也好,他都应该有一些了解,其实学生在上学的时候就应该找一些机会去公司兼职,然后你就能接触到一些问题,我们更希望招那些成熟的设计师,不惜成本,不在于多少钱,而在于好。

视觉同盟:请对视觉同盟的读者说一些寄语吧?
解建军:和所有关注视觉的人在一起,关注视觉同盟,视觉是你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多么好的一个事情啊,我觉得我真是太热爱这些东西了,本身视觉同盟作为一个平台来说,我觉得挺积极的,你们做这样的工作,我就感觉到很高兴,也非常感谢你们能够做这样的事情,能把设计上面这层布揭开,把他展现给大家,让大家看一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某些人谁在做什么样的事情,并不是蒙了一层布,里面传出来声音,根本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把这个布揭开以后,你能看到里面这种具体的,不就把他的视觉展现出来了吗。
你希望他们做到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就行了,我觉得这样说就可以了
希望他们都能成为大师,这是最本质的一句话。


(从左到右)视觉同盟主编廖翔、东道设计总监解建军、视觉同盟运营总监张海新、视觉同盟副主编樊鹏

关注更多>>中国顶尖设计机构专访
视觉同盟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视觉同盟”

(责任编辑:  

作品欣赏

  • Free Rabbit图标设计
  • 智利Mauricio Cancino概念设计
  • 葡萄牙09FDIP公共中心
  • 躺着的艺术雕塑公共座椅设计
欢迎关注视觉同盟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vudn2004”或扫描下面二维码:
English | 关于我们 | 站点地图 | 联系热线 | 合作伙伴 | 艺术顾问 | 订阅 | 手机版
版权所有 © 2004-2020 视觉同盟 visionUnion.com)
Copyright © 2004-2020 VisionUnion.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05192号
视觉同盟旗下子站:品牌专区 | 中国创意设计人才网 | 视觉同盟社区 | 视觉同盟论坛 | 英文版